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我抱着笼子在出租车上昏昏沉沉。虽然那人在快递单上填的物品是《蝴蝶》,但我就搞不明白这蝴蝶还能用笼子装?!听这笼子的声音还得多大一只蝴蝶啊,笼子里面扑棱扑棱的。小徐在白加黑的作用下已经睡着了,我明明给他的是白片啊,咋跟吃错了一样?说到这里想起前两天一姐们跟我诉苦说看错白加黑的说明书了,一口气吃了三片黑片,觉得自己活不成了,跟我唠唠叨叨昏昏沉沉的交代了将近一个小时的遗言。
  扑棱声越来越响,我有些烦。伸手想打开盖笼子的布罩,想了想又忍住了。说实在的,蝴蝶这个东西好看的好看,不好看的是真吓人。记得人骨拼图里面那些个蛾子,长的真妖。想到这里,我硬是忍住没打开。擦了擦手上的汗,刚要把笼子放到一边去,车猛地一个急刹,我“呯”的一下就撞在了前座椅上,不偏不倚撞到鼻子,疼得我两眼直冒金星。就听小徐吼:“啊!!血啊!~”低头一看,我的鼻血哗啦啦跟开了闸一样往下流,我吓得手脚冰凉,本来就晕的脑袋顿时更加昏昏沉沉,我手足无措的看着小徐:“小徐啊!看样子我今日命犯天煞孤星…”没等说完,小徐扑上来捏住我的鼻子把我的脑袋仰了起来。我脖子“嘎巴”一声,错筋了。
  就听小徐跟大江吼:“你起来,别睡了,给我包餐巾纸。”
  大江迷迷糊糊:“干啥?”
  “道茜流鼻血了,给她擦擦。”
  就听出租车司机吓得:”兄弟,千万别弄我车上!“
  大江猛的转过身来,却诧异万分的说:”你发烧烧晕了?哪里有血?道茜脖子仰那么高干什么?我没看见她流鼻血啊?你们两个有毛病啊!师傅,别理这两个,这两个没事儿了就知道咋胡。“
  小徐却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刚想开口辩白,突然间就看见出租车顶上,一只蝴蝶徐徐飞来。
  要说这蝴蝶也长得奇怪,翅膀透明的几乎看不出来,就那么缓缓的飞着,像是一场梦。

  蝴蝶越飞越近,透明的翅膀就在我眼前扇动。我看的心里烦,想伸出手拨开,触手处,却是一片冰凉。仔细看,这一片世界到底何方?
  鸟语花香。
  托我们送蝴蝶的男人一袭白色锦袍,站在万花丛中,长发如墨,温柔一笑。这一笑笑去我三魂六魄,这么帅的男人这么一笑,我不花痴谁花痴?
  正想着打个招呼,就听一个温柔的声音缓缓道:”今天有点事情来迟了,真对不住。“
  这声音好生熟悉。我冲着声音的地方看去,一个美女微笑着走过来,仿佛没看见我一样,径直越过我走向前面那男人。阳光下,我看着她的眼睛,心里面一惊。
  这女人我认识!
  那金色的眼瞳,全身泛起的水意,这辈子我都忘不了。
  就见这两位站在花丛中执手相看,微微笑着,好一对璧人!
  我站的有点累,找了个石头坐下,看着前面这两位。
  话说,我虽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但是好歹知道八卦能看及时看的道理,这两位貌似看不见我,我也乐得看看帅哥美女,感觉就像看3D电影一样还不戴那沉甸甸的3D眼镜。
  微风吹过,花香四溢。两个人在花中拉着手低低切切的不晓得说着什么,看得我无限感慨,我跟卓轩同志咋就没这么腻腻歪歪的时候呢?看这两个多美好,多么符合小说中和理想中的爱情啊!
  就在我无限感慨的时候,措手不及的,乱风吹过,吹起花瓣无数,也吹起杀气腾腾。
  眼瞅着一披头散发的哥们就在阵阵阴风中走了出来。
  我有些吃惊。这哥们咋看咋像一个人。像谁呢?!这是一个问题!
  阴风中,披头兄淡淡的说:”两位,别来无恙啊。陆轩兄,与美人花前月下委实风流潇洒,就是不知道你偷我的东西何日能还?“
  陆轩往前走了两步,有意无意的挡在美女前面,长眉一挑:”偷?我陆某人行事素来正大光明,这偷字从何而来,倒是宋岳你成日里阴魂不散血口喷人,鬼鬼祟祟的实在不成个样子。“
  宋岳闻言狂笑,顿时飞沙走石堪比北京沙尘暴。我被风吹的几乎睁不开眼睛,就听宋岳笑道:”小子猖狂!当日若不是你趁我闭关之际夺我家业,焉能有今日?!“
  却听陆轩淡淡道:”一派胡言,当日你明知大敌将至,却接口闭关躲了起来,若非我带众人奋力抵挡,早就城池易主,哪有你今日冲我乱吠的余地。我当城主乃是众望所归,倒是你今日行径颇令我不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