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我看着满地的血和残破的花,云离倒在花丛中,压碎一地的花瓣。
  这应该是个悲剧吧,我想,脑袋又开始昏昏沉沉的疼。需不需要走过去把云离埋了?我琢磨了琢磨,还没琢磨明白,脑袋突然“呯”的撞在什么东西上,撞得我两眼直冒金星。举目一看,出租车停了下来,司机正一脸歉意的看着我:“对不住对不住,刹车刹急了。“我揉揉眼睛,哪里有半分蝴蝶的影子?除了笼子里面蝴蝶翅膀在扑棱。
  小徐帮我开车门:“到了,下车吧,车钱大江已经付过了。“
  我稀里糊涂的下了车,跟着大江三绕两绕,绕道一个别墅门口。话说,这个小区是别墅区,这环境跟我住的那小区真是天壤之别,一派幽静。小桥流水假山,这些个人造俗物一点不少。当然,说这话是典型的酸葡萄心理,如果我自己住在这里,我当然就会说这小桥流水假山别具一格颇有苏州园林的意趣。
  大江摁了摁门铃。我心里在琢磨,莫非保安看我们长得人五人六就这么放进来了?连个等级都不用?这么高档的别墅区治安也太差了吧。
  正想着,门开了,门开处,一股水意涌将出来,在这闷热的天气里舒适无比。抬眼看,果不其然的云离俏生生站在门口,金色的眼眸深如古井。
  云离看见我,颇有些诧异,还没等说什么,大江嘴快的开口了:“女士,您叫云离吗?我们送快递的,请签收。“
  云离看着我手中的蝴蝶笼子,寥寥草草签了个字,眼光就没离开笼子。我见这个样子赶忙识相的把笼子递给云离。
  递出去的一刹间,我突然松了一口气,仿佛刚才抱着的是个定时炸弹一样,弄得我莫名其妙紧张了一路。
  云离接过笼子,轻轻扯掉盖在上面的布,一只恶形恶状血红色的蝴蝶在里面扑棱翅膀。我看着这蝴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么恶心的东西亏我拿了一路,也幸好我没打开看,要不然和这东西一起坐车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云离打开笼子,轻轻把蝴蝶抓了出来,仔细端详,问我:“他还说什么了?“
  我想了想:“没有。“
  云离双手轻轻合拢,像是把蝴蝶捧在手心一样,然而手中突然使力,眼见捏死了蝴蝶。
  我看的真是恶心。
  云离双手轻轻松开,一股血色烟雾从手中逸出,渐渐飘散在空气中消失不见。
  云离盯着我看:“江山美人,若是你,你要哪个?“
  我苦笑:“我?我自己一人无牵无挂,过的逍遥开心就好,江山美人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云离盯着我看了半天,嘴角渐渐露出一丝微笑来:“前尘往事,却又如何?“
  我皱眉头,啥意思?打哑谜?咱就跟她打机锋,否则显得我没文化一样:“都前尘往事了,还提它作甚?“
  云离笑意更浓,突然间拉开门:“既然如此,请把尊友带回去吧。“
  我一愣,看向门里面,门里面一地的血,看得我那个恶心,顾六郎躺在血里面挣扎着看了我一眼。
  我靠!
  我站在门口不进去问云离:“你捏碎的是不是宋岳的魂魄?“
  云离淡淡一笑:“问这个干嘛?“
  我想了想:“陆轩当初说过要为你报仇,这不就报了?你还恨他么?“
  云离看了看手心,淡淡道:“你都说了,都成前尘往事了,还提他作甚?“
  我八卦:“如果陆轩仍然记着你,忘不了呢?你看他这么久了费事巴巴的终于替你报了仇,你一点都不感动?感动了就一点都不动心?“
  云离凝视着我,金色的眼眸如一潭古井不波,良久。
  正在这个时候,顾六郎的声音嘶哑的吼道:“道茜你看什么看,快把我扶出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个恶女人我迟早要她的命。“
  云离淡淡的瞅了一眼屋里面,做了个手势让我进去,表情甚是不屑:“宵小之辈,我懒得理你,杀你都嫌脏我的手。“
  我觉得我这倒霉人,我扶他我就不脏了?!这些人都当我是什么人?
  想归想,这人开来我今天势必得带走了,我咬牙进去把顾六郎扶起来,大江小徐一起帮我,几乎是把这哥们横着抬了出来。
  路过云离的时候,云离很嫌弃的退了一步。
  大江跟我小声说:“你说咱们送快递以来这是第一次带东西回去。“
  顾六郎的声音微弱但是清晰:“兄台,你说谁是东西?“
  大江忙道歉:“对不住,对不住,阁下不是东西。“
  顾六郎愤然要挣扎起身,我一把摁住他:“消停点吧。“
  顾六郎悻悻然被我们几个扶着往小区门口走,嘴里嘟嘟囔囔:“你们就没一个好东西,这叫物以类聚。等老子养好了伤,先收拾了那臭娘们,接下来就你们几个的心肝脾胃老子拿来下酒。“
  小徐问我:“道茜,你从哪里认识这么个小混混?“
  我无语问苍天,苍天说,这两天由大到暴雨,出门要看黄历。
  《蝴蝶》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