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食人鱼
  
  话说自打顾六郎拒绝就医蹲在我家白吃白喝以来,我突然觉得钱是多么重要的东西。
  每天7点半出门的时候,顾六郎穿着睡衣在客厅里面吃鸡蛋喝牛奶,晚上7点半回家的时候顾六郎还是穿着睡衣在客厅里面吃鸡腿喝鱼汤。
  打开冰箱,冰箱空空如也。
  我整整衣服,做到满嘴是油的顾六郎对面:“顾先生,我跟你商量个事请。”
  顾六郎从鸡腿中哼了一声,意思是让我继续说下去。
  我叹了口气:“顾先生,您的饭量实在是太大了,我工钱有限,快要养不活你了。”
  顾六郎想了想,从兜里面摸出来一块金子放到我面前,继续吃鸡。
  我看看灯光下亮灿灿的金子,苦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认识一个人,一个地方,只要你帮忙干点事情,包吃包住。你这么住在我这里虽然说我是行侠仗义救你一命,但是我男朋友出差就要回来了,他这一回来,看咱们两个这么住着有点不大妥当。”
  顾六郎撇了撇油汪汪的嘴角:“有什么不大妥当,他要是觉得不大妥当,那就是心底不纯洁不善良。”
  我翻白眼:“那是我觉得不大妥当好不好?”
  顾六郎满嘴的鸡油邪魅一笑:“那就是你心里不纯洁不善良,要不咱们干脆生米做成熟饭,你跟了我吧。”
  我看着顾六郎吃剩的盘子,整整三只鸡的骨架:“顾先生,不是我不想,而是我实在是养不活你了,我送你去一家好人家吧。”
  顾六郎郑重其事的放下鸡骨头:“你什么意思。“
  我叹了口气:“在不远处有一家小饭馆,方圆百里还有点小名气,老板娘厨艺不凡,尤其鸡类食品那是可以一年不重样的做,什么清蒸红烧干炸,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吃过的。老板娘是我的熟人,只要你过去帮着端个盘子扫个地,饭只管吃。“
  顾六郎眼睛亮了亮。我看他意思有松动,赶快添油加醋:“更何况这饭馆后院极为宽敞,等晚上打烊了你可以住在后厨,随时想吃随时吃,多么好啊。“
  顾六郎看看盘子里的鸡骨头,擦了擦手:“远么?“
  我连忙说:“不远不远,几步路的事情,绝不会让你累着,咱们打车。“
  说着,我把顾六郎从椅子上拖起来,边拖边说:“话说自打我在北京看见你以来,你这么飘飘忽忽的貌似也没个正经职业,你要是到饭馆打工了多少也有个正当职业不是,你快换换衣服吧,稍微整洁体面点,好好一小伙子到哪里吃不成?“
  顾六郎抬头看着我,眼睛亮晶晶,就在这么一刹那,像极了一只等食物的大型犬。
  当然,当然,我也有种抛弃好狗狗的主人应有的愧疚和难过。
  等顾六郎衣冠楚楚但是明显步履还有些蹒跚的走出卧室门,期待的看着我的时候,我的这种愧疚和难过很明显了,我对自己说,我没有抛弃他,而是给他找了个更好的主人,不,找了个更好的栖身之地。
  目的地当然很明确啦,杜若的小饭馆。
  我们得到的时候人正多,顾六郎微微斜倚在柜台旁边,明显有些体力不支。但是不晓得是闻到了饭香味还是怎么着,眼神一副非常饥渴的神情,只是强自忍耐着。
  我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顾六郎有些害怕,还没等说什么,就听见嘈嘈嚷嚷中,“啪“一声盘子碎裂的声音。
  是谁摔了盘子?在这个夏末秋凉烦躁的夜晚?
  扭头,杜若一脸震惊和泫然欲泣的表情站在那里,再看顾六郎,也突然间站直了身子,张大嘴巴一副吃惊的样子。
  越过饭馆中的喧闹,两个人就这么看着,要哭不哭要喊不喊的。
  张子亮不晓得从哪里走了出来,看了这样,招呼阿穷:“跟客人说,店里临时有事请让他们先走,今天晚饭统统免单。“
  说罢,站在杜若旁边,关切的拍拍杜若的肩膀:“杜若?“
  就听见人群渐渐散尽的饭馆里顾六郎有些激动但也有些怯意的喊了声:“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