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听得这一声,我和张子亮都愣在原地。
  顾六郎,顾青凌,还真是,我咋就没把他们两个联系在一起呢?
  不过这也不能够怪我,顾青凌长得温文儒雅中透着股子王者霸气,而眼前这位顾六郎,虽然眉眼英俊但是总有股子邪气,总让我往这哥们肯定会吃人的野路子上想。
  就在我和张子亮愕然,杜若和顾六郎相对激动的时候,一个清清凉凉的声音喊:“妈妈?!”
  我扭头,小心这个小可爱正瞪着一双无邪的大眼睛看着顾六郎。
  这么一看,小心还真的跟顾六郎有几分相似,尤其是鼻梁,都是又高又挺,估计是老顾家优良基因所致。
  顾六郎看见小心,愣了愣,看杜若。
  杜若走上去抱起小心,想扯出一丝笑容来,眼泪却忍不住掉了下来:“小心,这是你六叔。”
  小心好奇的看看顾六郎:“为什么是六叔啊?那我岂不是应该有六个叔叔?妈妈你怎么哭了?”
  杜若强忍住眼泪,勉强笑了笑:“妈妈是看见你六叔高兴的了,你喊六叔了没?”
  小心大声喊:“叔叔好!”
  顾六郎却皱了眉头:“嫂子,我哥呢?”
  这一声却不打紧,杜若眼泪再也忍不住,失声哭了起来。
  小心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顾六郎:“你把妈妈弄哭了,六叔是坏人!”
  顾六郎皱眉头:“嫂子,怎么了?我哥在哪里?你哭什么?”
  杜若擦擦眼泪,凝噎道:“咱们顾氏一族,现如今只剩下你和小心了。”
  顾六郎闻言脸色大变:“那其他人呢?”
  杜若拭泪:“一个不剩。”
  顾六郎本就有伤在身,听了这话浑身大震几乎站立不住。张子亮见状忙拿了把凳子放下顾六郎坐在凳子上,良久,才说道:“我不都已经去了九幽之下,一族之人到此总该换个太平日子,怎么会,怎么会…”
  杜若搂住小心,搂的那么紧我都怕她把小心给勒坏了,一反平日的从容镇定,杜若的声音颤抖中含混不清:“不是的,当初都以为是你,那该死的预言,说的那么含混不清,结果不是你,是小心,当初怎么会有这么大误会?”
  顾六郎呆呆坐在凳子上,看着杜若和小心:“是小心,不是我?”
  杜若满脸的眼泪,点点头却说不出话。
  顾六郎茫然的看看小心,又看看自己的手,转过头来看看我,又转过头看看张子亮,神情彷徨之极。
  我不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晓得该说什么,就这么傻傻的站着。
  刚想着要不然他们聊我先撤了,就看顾六郎突然间仰天长笑,笑着笑着泪流满面。
  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大男人哭成这个样子。
  顾六郎声嘶力竭的连哭带笑。
  杜若已经不哭了,抱着小心,一脸同情的不晓得该说什么,小心从来没见过别人在他眼前如此这般,看的呆住了。
  良久,我看顾六郎这个样子有些同情他,走过去给他递了一盒面巾纸。
  顾六郎突然拉住我:“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
  我看着顾六郎红肿的眼睛,还能说什么?抽了张面巾纸帮他擦擦眼泪,长叹一声,我也不晓得怎么安慰他,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顾六郎情绪渐渐平静下来,看着小心:“你叫小心?”
  小心点点头。
  顾六郎问:“大名呢?”
  小心朗声说:“师傅说我还小,他才帮我想着呢,等明年生日的时候就帮我起出来了。”
  顾六郎看着杜若:“师傅?”
  杜若点点头:“嗯,荆师傅是西昆仑的高人,小心能跟着他也是小心的造化。”
  顾六郎皱眉头:“怎么找了个西昆仑的人?”
  杜若笑笑不说话。顾六郎看着小心,良久,苦笑道:“不错,不错,从小有胆识有慧心,一族人的性命换这么个能够成佛成魔的人物也是我顾氏一族的造化。”
  杜若有点忧伤的看着小心:“连他师傅都说他命数未定,我…唉。”
  顾六郎缓缓站起身来,嘴角咧了咧笑的有些勉强:“也好,也好,我虽然当初自以为这顾氏的命数该在我这里,妄自开杀戒入九幽,就是为了跟命争一把看能不能扭转全族命数,没想到却是自己高看了自己,全族命数已定,奈何?”
  杜若看着顾六郎,也换换站起身,认真说道:“六弟,当日你自入九幽之时,青凌跟我说过,你为了一族人性命甘愿受此苦楚,是顾氏一族的骄傲。到今日顾氏虽然全族尽毁,但是你却幸免于难,你虽未能扭转顾氏一族的命,却扭转了自己的命,这已经大不易,又何必妄自菲薄呢?”
  顾六郎看着小心,缓缓走过来蹲在小心面前,认真的看着小心。
  小心睁大眼睛也认真地看着顾六郎。
  良久,顾六郎终于露出一丝笑容:“这孩子当真比我强太多了。”
  杜若终于微微笑了。
  我长出一口气,刚想说什么,就听顾六郎说:“道小姐,我肚子饿了,明人不说暗话,我饿了想吃人,你可能考虑一下?”
  我呸!
  杜若拍了拍顾六郎:“六弟说什么呢,道茜姑娘是顾氏的大恩人,别乱说话,你既然已经从九幽回来,以后就不要再吃人了,我下厨给你做点东西吃。话又说回来,你这浑身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六郎坐回椅子,咬牙切齿地说:“那天我看见一条蛇精走过,我想着吃了她又不犯天条就跟了上去,没想到这娘们功力不浅,几下子把我打成这个样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我养好伤前账后账一起算,扒她的皮,抽她的筋,吃了蛇胆喝蛇血,再用蛇皮做个二胡,天天拉。”
  杜若想说什么,想了想又忍住了,默默走到厨房。
  张子亮却肆无忌惮笑了出来。
  顾六郎恶狠狠的说:“你笑什么?”
  张子亮笑:“小伙子,你还真是条汉子,失敬失敬!”
  顾六郎琢磨着这话不太对,又琢磨不明白到底哪里不太对,瞪着张子亮半天对我说:“道茜,这哥们哪里冒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