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我看着顾六郎有些乏力的坐在椅子上的样子,突然觉得他有点可怜,伸手拨了拨他额前的黑发。顾六郎皱着眉头看着我。我问:“你那里不舒服?怎么皱着眉头?”顾六郎想了想:“我胸口疼。大概是那个人类的心吧,真麻烦。”我好奇:“当日你真的得到她的心了?”顾六郎苦笑:“本是玩笑,没想到自从你们回去之后,我的心里面渐渐有了人类的爱憎,挖不出赶不走,真难受。都说人类最容易修炼成仙,我倒是觉得人类感情太多太复杂,想要修仙真是难上加难。”
  我好奇的看着此刻的顾六郎。也是,记得当年第一次见顾六郎的时候,他凶残暴戾,这次北京见他却仿佛变了个人一样,有邪气但无戾气,偶尔的还挺惹人喜欢。
  顾六郎像是跟我在解释什么,又像是自言自语般的说道:“以前我们族中有个传说,也不叫传说吧,就是个预言,预言说我们一族命运多舛,每逢千年之后总会出来一个奇才,此人天生仙种,能达到我们其他人等这辈子根本无法企及的境界,换句话说就是到达神佛境地,但是世间的事情总是公平的,我族能出这么一个人,上天会降雷劫于我族,只有全族用命来换,方能保的他一人平安。
  我小的时候常听老人说起这个事情。那时候距离上一次族中大劫已逾千年,老人们都说这次劫难降至,不晓得会在我们这辈还是下一辈到来。我小时候虽然顽劣,但是却有几分天分,大家都怀疑我将是那个得大道者,我自小自负,便也信了这个说法。
  到了略大一些,看族中妇人男子人心惶惶,不由得想成神成魔于我而言意义不大,但是倘若我自毁前程救了一族人性命自此扭转乾坤改变一族命运,比自己一人得道强多少倍。为此,我大开杀戒,终于被押入九幽之中,虽说九幽中尽是各色妖怪,还得受无穷苦楚,然而我却自以为得计,心下坦然。”说到这里,顾六郎苦笑一声,眼中却是凄苦了:“没想到我算尽机关,自以为得计却人算不如天算,老天根本选中的人就不是我。我仍然只是族中平平常常的一员罢了。这么多年我在九幽之中所受的苦,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倒还不如当年随大家一起遭天劫,同生同死也好过现在这个样子。”
  我看着顾六郎的样子,实在有些不忍心,便拍拍他:“不管怎么样,你总是为了全族老小尽过力了,刚才杜若姐不也说了,青凌公子说你是一族的骄傲么。虽然我不了解你们族中到底都是什么人怎么一回事,但是我想能够得到青凌公子如此评价的人物怕也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吧。”
  顾六郎听我这么说,神色不像刚才那么郁闷了,咧嘴笑了笑:“这倒是真的,我哥轻易不这么说别人。”
  正想说什么,顾六郎突然凑过脸来,轻轻亲了我一口。
  这一下实在是意料之外,我一下子愣在原地,如果能用什么来形容的话,我想用那个日本漫画中的表达,就是一阵天雷滚过,我的脸咔嚓嚓碎裂了。
  就在我瞬间脑子被电击中短路了的时候,就听“咔嚓”一声响,我秀逗的脑子极慢的在想,莫不是我的脸真的碎了?真的?
  然后就看见顾六郎身子底下的椅子瞬间已经碎裂,顾六郎狼狈的坐在地上,捂着肋骨,瞪着眼睛看着门口:“我见过你。”
  我扭头,卓轩,青着一张脸站在门口,这家伙不是说明天才回来的嘛?

  我看着顾六郎有些乏力的坐在椅子上的样子,突然觉得他有点可怜,伸手拨了拨他额前的黑发。顾六郎皱着眉头看着我。我问:“你那里不舒服?怎么皱着眉头?”顾六郎想了想:“我胸口疼。大概是那个人类的心吧,真麻烦。”我好奇:“当日你真的得到她的心了?”顾六郎苦笑:“本是玩笑,没想到自从你们回去之后,我的心里面渐渐有了人类的爱憎,挖不出赶不走,真难受。都说人类最容易修炼成仙,我倒是觉得人类感情太多太复杂,想要修仙真是难上加难。”
  我好奇的看着此刻的顾六郎。也是,记得当年第一次见顾六郎的时候,他凶残暴戾,这次北京见他却仿佛变了个人一样,有邪气但无戾气,偶尔的还挺惹人喜欢。
  顾六郎像是跟我在解释什么,又像是自言自语般的说道:“以前我们族中有个传说,也不叫传说吧,就是个预言,预言说我们一族命运多舛,每逢千年之后总会出来一个奇才,此人天生仙种,能达到我们其他人等这辈子根本无法企及的境界,换句话说就是到达神佛境地,但是世间的事情总是公平的,我族能出这么一个人,上天会降雷劫于我族,只有全族用命来换,方能保的他一人平安。
  我小的时候常听老人说起这个事情。那时候距离上一次族中大劫已逾千年,老人们都说这次劫难降至,不晓得会在我们这辈还是下一辈到来。我小时候虽然顽劣,但是却有几分天分,大家都怀疑我将是那个得大道者,我自小自负,便也信了这个说法。
  到了略大一些,看族中妇人男子人心惶惶,不由得想成神成魔于我而言意义不大,但是倘若我自毁前程救了一族人性命自此扭转乾坤改变一族命运,比自己一人得道强多少倍。为此,我大开杀戒,终于被押入九幽之中,虽说九幽中尽是各色妖怪,还得受无穷苦楚,然而我却自以为得计,心下坦然。”说到这里,顾六郎苦笑一声,眼中却是凄苦了:“没想到我算尽机关,自以为得计却人算不如天算,老天根本选中的人就不是我。我仍然只是族中平平常常的一员罢了。这么多年我在九幽之中所受的苦,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倒还不如当年随大家一起遭天劫,同生同死也好过现在这个样子。”
  我看着顾六郎的样子,实在有些不忍心,便拍拍他:“不管怎么样,你总是为了全族老小尽过力了,刚才杜若姐不也说了,青凌公子说你是一族的骄傲么。虽然我不了解你们族中到底都是什么人怎么一回事,但是我想能够得到青凌公子如此评价的人物怕也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吧。”
  顾六郎听我这么说,神色不像刚才那么郁闷了,咧嘴笑了笑:“这倒是真的,我哥轻易不这么说别人。”
  正想说什么,顾六郎突然凑过脸来,轻轻亲了我一口。
  这一下实在是意料之外,我一下子愣在原地,如果能用什么来形容的话,我想用那个日本漫画中的表达,就是一阵天雷滚过,我的脸咔嚓嚓碎裂了。
  就在我瞬间脑子被电击中短路了的时候,就听“咔嚓”一声响,我秀逗的脑子极慢的在想,莫不是我的脸真的碎了?真的?
  然后就看见顾六郎身子底下的椅子瞬间已经碎裂,顾六郎狼狈的坐在地上,捂着肋骨,瞪着眼睛看着门口:“我见过你。”
  我扭头,卓轩,青着一张脸站在门口,这家伙不是说明天才回来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