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大江隔着鱼缸看鱼,这鱼倒也有意思,游到大江正对面,一动不动的停在鱼缸里面,不晓得是睡着了还是在凝视大江。
  小徐摸下巴:“这鱼看起来很不好看啊,不过话说不好看的鱼一般都好吃,我对这条鱼有信心。”
  这鱼貌似能听见小徐说什么一样,听了这话猛的转过来冲小徐游了过来。
  小徐叹了口气:“我说这条鱼啊,你就想着和我较劲了,你在水里,我在陆地上,咱们两个距离很遥远,如果要亲密接触那也是我把你捞起来放在案板上的时候。”
  我提了小徐一脚:“你这么大一个人就别老欺负一条鱼了。”
  话音刚落,我突然看见这条鱼鱼嘴一张,一股紫色烟雾喷将出来。
  我靠这什么品种的鱼,还能吐烟?!
  念头没转完,就觉得满屋子都是烟,烟雾腾腾中大江小徐都不晓得在哪里了。
  我拔腿奔向窗口,这得开窗户透气,要不就得打火警电话了。
  正狂奔着,撞到一个人。抬头,是个女人。
  美女啊美女,等我看清楚这个美女的时候我突然间觉得所谓的满屋子烟那根本就不叫个事情,这美女站在我眼前,一双眼睛恰如秋水,转头看我一眼夺魂摄魄。我着了魔似地眼睛离不开她,只管看着,哪怕屋子里面烟熏火燎。
  美女轻飘飘的转身要走,我不晓得为什么赶快跟上,仿佛这么跟在人家屁股后面理所应当一样。
  美女也不在乎,只是往前走往前走。
  我着了魔似地只是跟着只是跟着,高跟鞋又开始有点不舒服了,我很后悔今天没有穿旅游鞋来。
  美女走出房子天知道朝哪里走,我也就这么跟着,不晓得跟了多久。
  山清水秀。
  我进了山才发现自己进了山,发现这一点让我倒抽一口冷气,北京有山的地方怎么说也是快到河北了不是,我就能一口气从三环走到河北?我做梦了。
  意识到自己在做梦,我就更加从容了,梦里面看美女更大胆更专注不是?这就是大江常说的我这辈子怎么看怎么就应该是个男的。
  当然了,我跟着的美女压根就没意识到或者在乎我跟不跟的这一个事实。人家衣带飘飘的站在山上,山峰一吹,很有凌空飞去的感觉。
  这场景咋就这么熟悉呢?
  然后,然后我熟悉的卓轩同学就吊儿郎当的坐在一棵树下面,和平时温文尔雅的样子颇是不同。样貌年轻许多,让我来看,就是十七八岁的小青年,手边放着一柄戟。我看着这武器颇是奇怪,当然,小说中说什么方天画戟这类东西我实在是兴趣不大,没有仔细看过戟的细分种类,不管怎么样,卓轩手边放的就是一柄戟咯。卓轩仿佛没看见这个美女,坐在树底下吃大饼。要说卓轩平日里吃东西挺斯文的,这会就像个庄稼汉一样,大口的吃着饼子,饼子里面貌似加的有东西,卓轩拿饼子的手不断往自己身上蹭蹭像是在擦手。
  我没见过卓轩这个样子,也许在我潜意识里面卓轩这个样子更好?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卓轩突然扔了饼子拿起戟站了起来,神色颇是戒备。
  卓轩看的地方正是美女站着的地方。
  仿佛受到卓轩的影响,美女也突然间转头,神色颇是惊讶,从神色上来看,这两位应该是突然意识到对方的存在,让我说这也实在是修为太低了,书上不是说么,高人能够意识到方圆几百里之内的任何事物。
  不管怎么着,这两位虎视眈眈的对视了一会,美女轻轻说:“对不住,我正在想事情,打扰了尊驾,还望见谅。”
  卓轩仰天长笑:“哈哈,我在山里面苦苦转了一年,连个像样的妖精都没看见,今日见你,终于可以抓一个回去交差了。”
  美女眉头轻皱,淡淡说:“尊驾这话说得没道理了,你我无冤无仇,今日也不过就是一见而已,你如何说话如此狂妄?”
  卓轩更不答话,手中画戟一抖冲了上来。
  要说这会的卓轩也是个二愣子,这美女一没招你而没惹你,这算哪门子的事情?这家伙肯定没有看过白蛇传,不晓得那个法海是多么讨厌。
  却见美女水袖一甩,卓轩同学的画戟就飞了出去,美女自己却往后退了几步,一口鲜血喷将出来。
  卓轩没生气,挠了挠头:“原来你受伤了?”说着毛手毛脚的过来扶住美女。美女吃亏在猛的吐了血身子摇摇欲坠站都站不稳我看能不晕过去就已经够可以的了,根本就没力气跟卓轩在这里混闹,只是一回手一柄金光灿灿的刀掏了出来“噗”就自己给自己来了一刀,恰恰插在心口上,那血简直就像被泵出来的一样我眼前根本就是一片血雾,我靠,这电视上自己自杀然后胸口上就那么一点点血迹的实在是严重脱离事实。这血流的我看的腿都软。
  卓轩被喷了一身血也慌了:“你干嘛?”
  美女闭上眼睛,脸上都是血,看着很是吓人:“与其跟你回去受辱,倒不如我自己了解。”说着,气息渐渐弱了,竟是要毙命一样。
  这个时候的卓轩到底是年轻没见过事情,一下子手忙脚乱起来,从兜里掏出一瓶子什么要来,我瞅着挺像云南白药,慌里慌张的往美女嘴里塞了一颗药丸,又捏碎一颗往人家伤口上抹。
  我睁大眼睛看故事。
  卓兄啊,你这么隔着衣服能上药?!
  卓轩也很明显想到了这一点,眼见美女快没气了,顾不得那许多,手上一使劲,扯开衣服就把药摸了上去,血渐渐止住了。
  卓轩估计和我这个时候一样,腿也软了,坐在地上半天不晓得动弹。
  这女人性格这么刚烈实在是佩服佩服,话说卓轩也是,人家都成这个样子了还要抓回去干嘛?
  然后我就发现卓轩开始发愁,卓轩发愁的样子实在是很可爱,手足无措的先自己把衣服扯下来扯成布条,然后笨手笨脚的帮美女裹伤,裹完了想走,回头看看昏迷中的美女又有些犹豫,磨磨蹭蹭良久。
  我摸摸下巴,人都是在锻炼中成长的,卓轩现在遇事镇定自若可见都是成长过程中见得世面多了锻炼出来,此刻的卓轩实在是青涩啊。
  想了半天,卓轩终于下定决心,把美女背了起来,在山上左看看又看看,不晓得是看路还是找个临时栖身之所,当然我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这哥们不刚才说了他都蹲在山上蹲了一年了,总不至于找不到回去的路。
  跟着卓轩,果不其然来到一个山洞,这山洞倒是个舒适避风的地方,估计卓轩这一年就在这里蹲着。
  放下美女,卓轩从一个奇形怪状的容器中到了点清水给美女喝。
  要说卓轩的药真管用,美女渐渐醒来,卓轩看着。
  四目相对。
  老套路了,典型的武侠小说爱情片段不是?所以说艺术来源于生活,生活远比艺术狗血。接下来就不用再想了,我也不用再看了。
  正自己琢磨着,就听美女轻轻叹了口气:“你既然要杀我,却为何救我?”
  卓轩挠了挠头:“你跟我好好说嘛,我又不是法海,你想让我放了你只要有理有据有节我没有不同意的道理。”
  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一声不打紧,就听见大江在旁边叹气:“小徐,我想明白了,我要回去跟宝婷求婚,就算她不愿意,她也得为孩子着想不是?我关键岗位有人,应该还是能够搞定吧。”
  小徐懒洋洋的:“我都睡了一觉了你还在琢磨这事啊?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赶紧结了婚正经。宝婷也就是外强中干,她要是真狠,当初能留下这个孩子?你们两个就都是嘴硬,结婚这个老套路虽然世俗,但是往往传统的就是幸福安定的,去吧哥们,别舍不得单身生活了,有什么好?连个固定女朋友都没有,性生活极度缺乏。”
  大江一脚踹向小徐:“小道已经睡醒了,胡说什么呢,赶紧的,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