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话说我这个人一向是个兢兢业业敬职敬责的人,不像大江。大江这个同志有个严重的问题就是才华横溢恒心不足。
  就拿他的本行来说,这哥们原本是软件工程师,后来兴趣所致,开发过一段时间的游戏,然后在村子里面倒腾过一阵子硬件,到了后来苦大仇深的跟我们说IT这个行业里面老得太快,姑娘们一听见搞IT的,第一印象就是秃着头缩着肩膀未老先衰加猥琐男的典型形象,就是为了泡妞也不能再干这一行了,这才有了现在的幸福快递公司,很简单嘛,没有什么高科技,不用整天爬在电脑上,有时间来锻炼身体维持形象。
  然而最近我发现大江同学对于快递业务越来越不上心了,整天和小徐两个人窝在一起捣鼓捣鼓什么电商B2C之类的名词,我瞅着这两个,很是发愁。
  为什么想到这一段呢?因为刚才的事情。
  正当我们捧着个鱼缸站在街上打车,车停下来的那一瞬间,小徐突然间一拍脑门,一把把鱼缸塞到我手上,拉着大江就上车:“小道,我突然想起来今天下午淘宝武林大会,我和大江再不去就来不及了!”话音未落,车“嗖”的就开了,速度堪比火箭,剩下我张口结舌的站在大马路上,我靠了,我们又不是淘宝商户,开的哪门子会?话说这劳什子会要门票吧,这两个从哪里搞到的票?也不给我搞一张,真不仗义。
  茫茫然的站在大街上,我看着手中的鱼缸和鱼缸里的鱼。
  鱼摇头摆尾的游得很精神,一副吃饱了喝足了的样子。
  我想了想,决定自己打车,可是有个严肃的问题摆放在我眼前,我手上捧着个鱼缸,打不了车啊!
  正想着,眼前有些暗,抬头,却见一个女子风姿绰约的站在我眼前,这女人什么时候过来的?!
  那女人到没有看我,眼睛落在我手上的鱼缸上,说也奇怪,这鱼刚才还大摇大摆得意洋洋的游着,这会却死命往我捧着鱼缸的手心里面躲,这也就是个鱼缸它出不来,要是能出来的话我琢麽着这条鱼能钻到我袖口里面躲起来。
  抬头,眼前的女人眼睛让我着实吃了一惊,端的妩媚撩人。
  也许是印着阳光和水光的缘故,这女人的眼睛恰似宝石一般,闪着光,然而不同于时下满大街的美瞳,这女人的瞳孔在正午的阳光下竟然是一线!
  恰如猫眼。
  我看着这女人的眼睛,张口结舌,不晓得该说什么。
  那鱼藏在我手心的阴影里面一动不动。
  这女人却微微笑了,慵懒妩媚:“这位女士,请问你手中端的鱼可肯割爱卖给我?”
  我愣了愣:“对不住,我这鱼是别人委托我送人的。”
  女人媚眼如丝:“那你就送给我好了,我给你钱,你再去买一条吧。”
  我叹了口气,这咋个说法?
  还没等我说什么,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远处低低的叫我:“小道?”
  转头,白衣飘飘,恰如一副古画漫卷开来,水波粼粼。
  手里的鱼貌似精神一振,游了游,要不是它是一条鱼,我瞅着这样子恨不得把脑袋探出鱼缸看看一样。
  随着水波的感觉越来越强,眼前有着一双猫眼的女人脸色变了变,突然一语不发转身就走。
  我看着白衣服的女子带着粼粼的水意轻轻走到我跟前,雍容典雅。
  不过她手里拖着的这个人可一点都不雍容典雅了。
  这个人我实在是很熟悉了,顾六郎同志。
  这白衣服女子的名字我也终于记了起来:云离。
  他两个怎么又打起来了?看来顾六郎还是没占到什么便宜。
  我看着这两个人:“你们俩怎么了?又打起来了?“
  顾六郎嘴角流血,不晓得是伤到了肺还是伤到了脸,当然,虽然我瞅着他浑身上下没有什么好皮好肉了,但是总体状态比上次来的强,起码自己能站起来。
  云离浅笑:“真巧在这里看见道姑娘了,这小子就交给你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说罢,把顾六郎仍在我眼前转身就走。
  我抱着个鱼缸,还没说什么,顾六郎踉跄的勉强站住,我正要问问他伤势如何,顾六郎突然笑了,笑的真叫一个邪乎,瞅着他那个样子我浑身汗毛直立,刚好一辆车“嘎吱“停在眼前,要不说北京出租车师傅都是好人呢,真是江湖救急。
  坐在车上,顾六郎结果我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嘴角,眼神转过来,却是带着几分笑,笑的忒邪气。
  我倒抽一口冷气:“兄弟,你今天咋地了?被人打成这样子还能笑出来?“
  顾六郎闻言,笑道:“你又不是没见过我笑,笑一笑心情好。再说了,被人打了不笑难道哭?“
  我听着他扯七扯八懒得理他,这哥们纯属找抽不是?不可理喻,都说恋爱中的人脑子短路,这家伙我看天生就是脑子短路的货。
  
  话说这家伙几日不见居然给自己整了个房子,小区还不错,环境优雅,虽然没有云离住的地方那么高档,总也算不错了。
  抱着鱼缸我觉得自己纯属一个支架,支着笑容满面古里古怪的顾六郎往他家走,我的心情那叫一个百感交集。
  等把顾六郎安顿好,天都快黑了,我抱起鱼缸往外走,你说这一天闹心不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