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久不去阿彩家,没想到阿彩竟然开始学习绣花,这就叫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我看着阿彩手中的花绷子,一张嘴硬是说不出什么话来打招呼。
  阿彩有些鄙视我:“咋地了?傻了吧唧的站在那里,有啥事情?”
  我合上嘴,把鱼缸塞到阿彩手中:“有人给你的,拿着吧。”
  阿彩好奇:“什么东西?”
  我把阿彩挤到一边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换上阿彩的拖鞋,真是舒服啊:“什么东西?那是一条鱼你没看见?送鱼的人长得有些稀奇古怪,这与他说叫什么来着?横什么,对了,横公鱼。阿彩,你这里忒舒服,我今天不回去了啊。”
  阿彩皱着眉头看着鱼缸:“横公鱼是什么鱼?”
  我哪里晓得啊,你问我我问谁去?
  一转头,帅哥还傻傻站在门口,我忙说:“这帅哥来找你。”
  阿彩抬头看帅哥。
  帅哥看阿彩。
  互相看着,恰如陌生人。
  我颇有些失望,本来想看到痴男怨女的狗血言情剧来消磨时光,看来是我小说看多了。
  阿彩客气地问:“请问您是?”
  帅哥也一副诧异的样子:“你是王彩?”
  阿彩点头:“我叫王彩,不过叫这名字的人太多了,指不定跟谁重名重姓的,话说你认识我?”
  帅哥很不确定的在门口踌躇了一会:“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要找的人叫王彩。”
  我倒抽一口冷气:“我说,你找人都不晓得到底要找谁啊?那你要找的王彩是男是女?个高个矮?长短肥瘦长什么样总得有个依据吧。”
  帅哥轻轻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她是个女的,叫王彩。”
  阿彩看帅哥一副腼腆样子倒是好奇了:“进来说话吧,你找我干嘛?”
  帅哥随着阿彩往客厅里面走,一副紧张羞涩的样子,坐在沙发上笔杆条直:“我找王彩是因为我跟王彩约好了一件事情,我只知道她叫做王彩,住在北京,她当时跟我说,只要我得了水晶珠,就在月圆之夜紫禁之巅来找她。”
  我靠,月圆之夜紫禁之巅,这人没找错,这么贫的人除了眼前这个王彩也不会有别人。
  阿彩听了这句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以后突然间睁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人,愣了半天,转过头看着我:“你掐我一下。”
  我求之不得,死命下狠手掐了阿彩一把,阿彩疼的眼泪滚滚落下:“天呐,我真不是做梦,道茜你这个死丫头等会再跟你算账,你难道真的是云涛?!”
  帅哥笑的很是羞涩。
  我很激动的准备看言情剧。
  阿彩擦干眼泪,想说什么,却笑了:“我原以为神话就是神话,怎么可能呢?”
  我本来不想打扰这两个人,可是就算看言情剧你也得让我明白个前因后果不是?
  阿彩全然不理我,笑的沧海桑田,为什么这么形容呢?阿彩的笑容里有种说不出来的迷茫和困惑。

  我这个人优点不多,但是最大的优点就是把复杂问题简单化,怎么说呢,当时的气氛和阿彩与那个云涛的对话很是云山雾罩,但是我硬生生的搞明白了。
  我记得以前看过一个故事,就是一个当官的带着家眷去上任,途中大雨不得已进龙王庙躲雨,当时龙王庙上有壁画,这位老爷就看见壁画上鱼虾螃蟹之流拥簇这一个少年,少年眉目清朗英气勃勃,看的这老爷感慨万千:“要是我女儿能嫁这么个女婿,我也没啥担心的了。”
  感慨完了也就完了,等风听雨住了,一家人继续赶路,没想到在大江中间就出问题了,突然间起风波,小船在大江之间眼看要翻,船老大死命的问:“谁说了啥不该说的话赶快站出来自首!”这一船人都自己琢磨着自己没说啥犯忌讳的话啊,然后官老爷就想起来自己在龙王庙说的话了,这难不成是龙王太子以为自己当真许婚了?!赶快对着江心喊:“老朽糊涂啦,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我这闺女还小,不到嫁人的年纪呐。”
  话说也奇怪,喊完以后,突然间风平浪静了,一艘小船停在江心稳稳当当,要不是大家伙衣服都被打湿了还以为刚才是做梦。
  为什么想到这个故事呢?话说,阿彩上次去山西的时候,路过一个小庙。庙外面一个小池塘,里面咋看就只有一条鱼,庙里面供着的既不是菩萨也不是神仙,也是一条鱼,鱼还有个名字叫做云涛。
  阿彩当时刚失恋,心情很不好,仔细观察庙里供着的这条鱼。
  鱼长得不好看,但是口中却衔着一枚珠子,珠子被涂成金色,倒是好看。
  看庙的老人看不清多少岁了,跟阿彩说这珠子叫做水晶珠,这里的鱼得了水晶珠就能够成仙得道,这条鱼就是附近鱼的祖宗,自从得了珠子以后成一方地仙,护着地脉,但是这条鱼的子孙后代在没有听说过有谁能够得水晶珠的,倘若能得水晶珠,也会叫做云涛,变成一方地仙。
  阿彩听了这个故事,再出庙看看庙前池塘里面游得鱼,不晓得哪根筋不对了,突然间就对着鱼开始长篇大论:“你是不是一直在寻找水晶珠呢?就像传说的那样,有了水晶珠就可以成仙么?我记得很久以前有个传说就是月圆之夜,水塘里面月亮照着的地方就会凝结月华形成水晶珠,倘若你因为我的话得了水晶珠,那么就来看看我吧,我在北京,合起来正好是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嘿嘿,还真有那么两分禅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