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我能说不好吗?
  等阿彩走进厨房,云涛坐在沙发少,表情突然放松了,不那么腼腆。
  我有点好笑:“云涛,你这次来专门来找阿彩,除了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以外有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啊?”
  云涛叹了口气:“实不相瞒,实在是有想法的。“
  我循循善诱:“说来听听?“
  云涛笑了,眉眼精致,看得我感叹不已,这年月连男的都这么好看,女人还用不用活下去了。
  云涛喝了口水,问我:“天黑了,这灯太刺眼,有没有柔和一点的灯?”
  我翻白眼,把阿彩的落地台灯拖出来给插上。淡黄色的柔和灯光下,云涛明显放松了。
  我嘲笑他:“怎么那么紧张?”
  云涛叹了口气:“我在庙里面的时候从来都是一盏小小的灯,习惯了。灯光太亮,容易看清楚心事。”
  我好奇:“什么心事?”
  云涛淡淡笑了,一瞬间,云涛云淡风情的笑容像极了卓轩在某个时候的表情,我有些怔忪。
  云涛看我不说话了,自言自语的道:“我在古庙里面待了不知道多少年,总也脱不出鱼形,逃不出生天。水晶珠的传闻我族早有所闻,但是究竟在哪里我始终找不到。想来也是,我能够活动的地方就这么丁点大,水晶珠说不定是哪里的大江大河才能够有吧。”、
  也就是在那一天,阿彩走到我的庙中,不嫌弃庙祝年老唠叨,仔细听了足足有一个上午的老黄历,却不拜祝。
  人世间的人,总有求,金钱财色子女,无一不求,到了我这里,有虔诚的,有不虔诚但有聊胜于无的,当他们跪下时,我很少答应他们什么。很久很久以前,我曾经有求必应,然而人心不足,当答应了一桩事情,却又要求更高。这些年来,我也不甚在意功德与否,各人自有缘分,我答应不答应的,与我无损无益,与他们却也无损无益。
  然而阿彩不一样,阿彩只是细细端详我,然后开口对我讲了水晶珠的故事。
  月圆时,水深处,月华凝聚。
  多么简单,然而我却第一次听人告诉我水晶珠的所在。一直以来我有眼无珠,成日里在水中游,却从没想到如此寻找水晶珠。
  阿彩那天不仅跟我说了水晶珠,还说了很多心事。原来凡人有如许烦恼,这烦恼既是做人的苦恼,却也是做人的乐趣所在。
  当时我就想,一旦我找到水晶珠一定要来找阿彩,不仅为了水晶珠的承诺,更是为了想看看凡人的生活,一个如此洒脱到我庙中不拜不祷的女子却仍旧逃不出人生爱恨,我想看看她,也想体会人生爱恨。“
  我看着说话的云涛,窗户外秋雨淅淅沥沥的开始下,阿彩将饭菜热气腾腾的端到桌子上来,青梅酒温在壶中,此情此景,却也有几分意趣。
  阿彩笑盈盈的招呼我们两个:“饭都好啦,边吃边聊吧。“
  我举杯,看着阿彩跟云涛,倒是一段好故事,然而阿彩眉眼中隐隐几分焦灼总让我心中不安定,这家伙怎么了?

  阿彩举杯看着云涛,眉眼含笑:“当日我说过,倘若你得了水晶珠,便来北京看我,这么看来你果真得了水晶珠,真是可喜可贺!值此当浮一大白。“
  云涛也举起酒杯,笑道:“多谢多谢,水晶珠的确在我手中。“
  说罢,两人酒到杯干。
  我摸摸下巴,看着这两个人,哪里有问题?我怎么总觉得气氛怪怪的?
  正想着,阿彩又问:“那你现在修行无碍,应该很快就成大道了?“
  云涛却叹了口气:“不然,我虽得了水晶珠,却发现一个大问题。“
  阿彩问:“什么问题?“
  云涛轻轻叹了口气:“虽说得了水晶珠苦修加持就能够成大道,然而我发现做人却有做鱼做仙比不上的乐趣。“
  阿彩问:“那是什么样的乐趣呢?“
  云涛用筷子轻轻敲着碗,碗上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这声音自成一曲,煞是好听:“博闻广记,潇洒遨游四方,爱恨恩怨萦绕。“
  我正要说什么,脚底下却挨了一脚,应该是阿彩踩得,这家伙今天怎么古古怪怪的?
  却听阿彩问道:“做人有什么好?每天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操心,却不如做鱼安安静静无嗔无恼。你今日已经能够幻化成人型,却不是和人一样?“
  云涛轻轻摇头:“不然,我虽然能够幻化人性,但是自身所限,只能晚上幻化,更何况幻化人形比起真正做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阿彩听了这话,却不说什么了,低头喝汤。
  我忍不住问:“那你已经得了水晶珠,还要怎样才能变成人啊。“
  阿彩一听这话突然抬头,拉住我的手就往后退。
  却见云涛嘴唇渐渐往上卷,露出血盆大口,我靠,这家伙怎么嘴这么大?
  云涛的眼睛渐渐充血变红,在灯光下看起来颇是可怖。
  云涛嘿嘿笑道:“那天阿彩你走了以后我想了良久,尽管我找到了水晶珠,修为有所前进,但是能够成仙得道毕竟还是虚无缥缈的事情。倒是阿彩你,年纪轻轻就因为是人类的缘故,晓得多少我想了几百年而不得的事情,如此辛辛苦苦白费功夫的修行,倒不如让我吃了你,得到你的学识外形,我就可以摆脱鱼形成人,哈哈哈哈,虽然我成不了仙,但是能够成人也是一条捷径对不?“
  我听了这话倒抽一口冷气,就见云涛一把掀翻桌子,桌子下站立的赫然是一条尾巴,这家伙还真现原形啊。
  我和阿彩往后退,身后就是大门,阿彩这丫头还是留了个心眼,刚才坐下的时候我们两背靠着门,还好有个退路。
  然而云涛到底是个成精的东西,就在我们拔脚往外跑的时候,一股子腥风带着金属的味道从脑袋后面奔袭而来。
  我拉着阿彩一个匍匐,那股子腥风就从头顶掠过,直打在门上。门却哗啦一下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