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雨越下越大。
  时不时的,天上还有雷滚过。
  我有些发愁的看着外面。
  张四说:“晚上吃火锅吧,你们这里有家火锅店挺出名,大家试试?”
  这一倡议立刻得到大江小徐两人的热烈赞成。
  这些家伙都是哪有热闹往哪凑的人。
  火锅店里面大家胡吃海喝醉生梦死。我常常觉得吃火锅就是吃个气氛,一群狐朋狗党在一起,吃的开开心心没心没肺,不想柴米油盐,不想生活中种种不如意。
  所谓借酒消愁愁更愁大概就是我现在的样子。
  一杯接一杯,直到被大江夺走杯子才罢休。
  喝了多少?醉了几分?
  我统统的不知道了,只知道大家最后提议尽管我醉了,也把我一起带去,怎么说也是一次集体活动嘛,怎么能让我缺席呢。
  好哥们,有酒一起喝,有鬼屋一起去。
  雨还在下着,雷还在天上滚着,一个又一个的炸雷。
  
  迷迷糊糊的,似乎就到了。
  我们从张四的车上下来,迷糊中,隐约看到两栋挺破旧的小楼,其中一栋最顶上一间小房子里面亮着灯。
  一个人影印在窗户上,似乎是在看着我们。
  我抚了抚额头,头似乎不那么晕晕乎乎了。
  迈步试试,腿脚还灵活。
  我扭头招呼张四他们,一扭头,小徐三个人冲着一间小屋子走,屋子里面灯火通明的,似乎还有人冲我们说话。
  奇奇怪怪。
  再看楼顶,楼顶上的人影还在。
  我招呼小徐:“小徐,你们干什么去?”
  小徐没理我。
  这帮人,只顾着探险,把我们此行的任务都忘到脑后了,要是误了时间没送到东西,那个谢先生找茬退款,我看他们这个月的房租水电找谁交去。
  想到房租水电,我勇气倍增。
  不就是传说嘛,传说不一定是真的,我们要秉着科学的精神来解释世界上发生的事情,不要随便搞迷信传说。
  心里就这么琢磨着,我决定自己去送东西。
  再怎么可怕,难道还能比我上一次遇见的那什么混沌更可怕么?哼哼,我身经百战,管它来什么,“我手持钢鞭将你打”。
  我承认我还是有些醉意的,不过这样也好,起码我并不害怕。
  顺手拿起手边装花的盒子,我大无畏的决定抛弃大江他们一个人把东西送过去。
  天上一个炸雷。
  地上的路又黑又滑。
  再加上我还有些脚步不稳,走起来真是费劲。
  楼梯虽然黑,但不是很黑,起码我能看清楚台阶。
  这个楼上好像还是有人居住的嘛,也不知道是不是保安,反正走着,能看见几个人探头看了看我,然后又缩回去了,仿佛司空见惯,也没有阻拦我。
  想想也是,从网上查的这个楼名气太大了,总是有人来探险,半夜来的也多如牛毛,想来保安们已经习以为常了。
  楼板质量越来越差,不知道是年代久远的原因还是当年施工队偷工减料的原因,楼板走起来咯吱咯吱的,我觉得我的脚步很坚定,可是为什么我还是有些摇摇晃晃?!
  总而言之,我就这么咯吱咯吱摇摇晃晃的走到了顶楼。
  楼上有人住。
  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
  关着的门里面透出柔和的橘黄的灯光,让人心里面一下子宁静起来。
  我敲了敲门。
  敲门的声音在这栋空空旷旷的楼里面听起来特别的响。
  楼外面雷雨交加,我觉得头上都掉了几滴雨点下来。
  这楼还能住人,我还真佩服他。
  但愿这住着的人不要把我当作幽灵才好。想想,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一个人独自住在小楼上,突然间,门外面传来三声轻轻的敲门声……
  这么想着,门吱呀一声开了。
  我必须承认,这开门的声音也真是叫一个响,就是那种陈年老屋门轴锈到极点了的声音。
  门开处,站着一个美女。
  
  说来也奇怪,最近一段时间我们接到的单子仿佛都跟帅哥美女有关,呵呵,难不成道茜我今年要走桃花运?
  胡思乱想着,美女三分惊讶,三分不满,三分温和和一份傲慢的开了口:“请问您是?”
  我忙摸了摸口袋,来的急了,名片没带。
  我忙笑:“我是幸福快递公司的,有人给吴园送东西,请问您知道他在哪里吗?”
  说真的,说完这句话我只想打自己一耳光,你说我喝高了就喝高了,干嘛说话都这么没水平,直接问美女是不是吴园就得了呗。
  美女疑惑的看着我。
  我看看美女,美女穿着一身仿民国式样的墨绿旗袍,细看一眼,上面绣着漂亮的玫瑰花。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身材窈窕,比起张曼玉来有过之而无不及。美女的发型倒是烫的卷发,也不知在哪里烫的,有一种特别的风格,看上去精致而仿古。对了,仿古。
  我再看看自己,一套职业装经过火锅店一番揉搓和刚才雨水的洗礼,水火交加之下已经皱皱巴巴,湿了吧唧,还散发着一股子火锅味,头发被雨淋的贴在头皮上还一滴滴的往下滴水。脸上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冲着我一张嘴的酒味,我就没脸提什么形象。
  我自惭形秽的没了底气。
  美女在我越来越自惭形秽的时候开口了:“无缘?”
  我“啊”了一声。
  美女看着我,眼光奇怪:“既说无缘,为何又来?”
  我有些晕菜,美女的话我没听懂,便又傻呵呵的“啊?”了一声。
  美女叹了口气:“你找错人了。”
  说着,便往后退,眼看就要把门关上了。
  姐姐,别呀,我容易嘛我,大半夜的火里来水里去,好不容易送到了您就这么一句话轻轻松松就把我打发了。
  我豁出去了,一把撑住门,美女的脸离我好近。
  还好是我来完成任务,要是换了那三个,保不齐就被当成流氓给扔出去了。
  美女皱眉,一把把我推开,有些生气了:“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我送快递!”
  “什么叫快递?”
  姐姐,您不是生活在民国时期吧,什么是快递都不晓得?“快递就是帮别人送东西的。”
  “帮谁?”
  “一个姓谢的先生。”
  
  美女听到谢先生三个字,终于冷静了:“他为什么不亲自来?你是他的跟班还是秘书?”
  我再一次晕菜,我看起来就这么像跟班?
  我吸了一口气,无比冷静的回答:“我是快递公司的员工,谢先生委托我给吴园送东西,请问您是吴园吗?”
  美女皱眉头:“你说话怎么颠三倒四不清不楚的,谢必安也不找一个口齿伶俐点的送东西。送什么东西?”
  我坚持原则:“按照规定,我得查验吴园的身份证才能交货。”
  美女有些怒了:“什么身份证,不知道,赶快走,再胡说八道我就不客气了。”
  我也有些怒了,不就是挣口饭吃,大家都在江湖上混,谁容易啊,你凭什么动不动就威胁人:“你是不是吴园?是的话,我就把东西给你。不管身份证还是什么证件,你总得证明一下自己,如果你不证明,我怎么知道你就是吴园呢?如果我不知道你是吴园,我怎么能把东西给你呢?如果我不把东西给你,我怎么跟谢先生交代呢?”
  美女见我发火了,倒有几分新鲜,也是,像她这样的美女,估计也没人敢对她发火。她好奇的看了看我,然后说了句:“你等等。”
  说着,扭身款款进屋去了。
  我吐了口气,擦擦脸上留下来的雨水,这雨水怎么粘粘糊糊的。
  顺手把雨水甩掉,美女已经扭着纤腰出来了,手里面拿着一片纸。
  美女把纸递给我,我不看则已,一看就晕菜了。
  《中华民国国民身份证》
  户籍姓名大概是沾了雨水的缘故,怎么就那么模糊呢。
  我刚想仔细看,头顶上又滴下来一滴雨水,我简直要怒了,这破楼怎么漏成这样!
  没顾上擦,仔细辨别身份证上的字,雨水一不小心顺着脸就滴下来了,滴在纸上,殷红一滴,渐渐氲开。
  难不成今天晚上下的是红雨?
  我抬手抹了一把脸,再看手心,手上暗红一片,滴滴答答,黏黏稠稠,还散发着一股子腥味。
  ……
  ……
  ……
  “大大大…大姐,我…我…”我快要哭出来了,天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
  我腿渐渐软了,眼看没种的简直要跪在美女面前,天哪,我头顶被滴着血,谁知道眼前的美女到底是什么。
  在最后一刻,我奋力的朝后挺了挺,还好,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要是跪下的话也太丢人了。
  美女温和而怜悯的看着我:“起来说话吧,身份证你看清楚了?”
  “没…不,不,我看清楚了。”
  “那东西呢?”
  我哆哆嗦嗦的从口袋里面取出盒子,神啊,为什么我们总是接到这样的单子,为什么?为什么?外面天雷滚滚。
  盒子外面有些湿了,还夹杂着我的体温。
  美女眼神闪了闪,没说什么,打开盒子。
  盒子里面的花静静的开着。
  美女取出花,扔了盒子。
  殷红似血的花在美女手中慢慢的伸展着,妖娆花瓣的像是一个个纤细的手指,舒缓的握住美女的手,仿佛要带美女到一个什么地方去一样。
  我揉了揉眼睛,没错,花瓣拉着美女的手。
  美女沉默的看着花,眼神有些飘忽不定。
  我想,我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爬走?
  没等我有所行动,美女轻轻叹了口气。
  我想我还是原地装死好了。
  美女怆然转头看着我,那样子凄凄惶惶的,连我都可怜她起来:“是不是所有的等待都敌不过无缘两个字?是不是?”
  我无法回答。
  美女的眼泪缓缓从脸上滚落:“可是,可是我这么多年的等待,受得苦,还是得我一个人承担,缘分两个字,就这么难修么?”
  我还是无法回答。
  美女握着花,花指引着美女。
  起码这一刻美女手中的花该是真实的吧。
  美女的眼泪一颗颗滴到花瓣上,没有绿叶映衬的红花沾了泪水以后红的几近邪魅。
  终于,美女轻轻的放松了,长长的睫毛上眼泪就像花上的泪珠:“小妹妹,谢谢你,你和谢先生的心意我领了,我其实一直都知道我和他无缘,我这么做也只是自欺欺人罢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年我始终不愿意承认,可是,可是我真的很累了,谢先生的话是对的,我,我再留在这里是没有意思了。”
  我本来想提醒美女,这么大晚上的外面又天雷滚滚的,你走到哪里去?
  可是想了想,我终究没有开口。
  而美女就在我眼前,由那朵鲜红的花领着路,慢慢的透明,慢慢的消失了。
  我的腿麻了。
  
  “小道!!”
  我一惊,睁开眼,惊讶的发现我居然还坐在张四的车上,身上还盖着张四的衣服。而张四,大江,小徐三个人正看着我。
  我还没说话,小徐就唠叨起来:“你看看你,鼻血流成这个样子还能睡得着?要不是我们发现得早,你就出血而死吧。”
  你个不吉利的东西。
  “别管我了,东西呢?”
  “送到了。”
  “什么?你们…”
  “我们怎么了?刚才我们看你醉的太厉害就没叫你下车,保安把我们叫过去不让我们进院子,我们就说我们是幸福快递要给吴园送东西,保安就说他是,还给我们看了暂住证,我们就把东西给他了,你别说那个保安知道的还真多,他说这是他朋友特地给他找的石蒜,你说那么好看的花叫石蒜真是……”
  
  我疲倦的靠在椅背上捂着流血的鼻子。
  是不是所有的等待都敌不过无缘两个字?那么又为什么等待呢?
  天底下痴情的,无情的,有缘的,无缘的,为来为去,到底为什么呢?
  
  第二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