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深秋的北京天黑的很快,6点半就已经天黑了。办公室里干坐了一天没生意,我开始收拾下班。我琢麽着,今天晚上我回去给卓轩好好做顿饭,话说卓轩貌似还没有尝过我的手艺呢。
  正这么想着,门响了,这钟点生意上门,真让人不胜烦恼。
  小徐打开门,就看见一女孩子,清清爽爽干干净净,提着一个大塑料袋,塑料袋里面透出阵阵香气来。
  我最喜欢的麻辣香味。我知道自己会变说话边流口水,因此识趣的站到一边,看小徐应付。小徐温文尔雅得把女孩让进屋子。女孩子有点犹豫的看着我:“你们这里能快递食品吗?”我有些发愁:“包装好的能送。”女孩子看着手中的大塑料袋子,低头想了半天,抬头看我时,却眼泪汪汪了。
  我最见不得别人流眼泪,当然,没等我开口,大江小徐已经同时开口了:“别着急别着急,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可以通融的嘛。”这两个死人平日里对我说话大呼小叫的什么时候这么温柔过了?
  女孩子掏出纸巾,擦了擦眼泪,声音还有些哽咽:“对不起,让你们笑话了。”
  小徐拉过椅子让女孩坐在上面:“送什么东西啊这么着急,你慢慢说给我听,要是能送的话我就帮你送了。”
  女孩小心翼翼珍而重之得把塑料袋子放在茶几上,不去坐凳子却坐在沙发上,可怜兮兮的缩在沙发一角,还是看着我,当然,我长得比较安全,容易跟人沟通。
  我叹了口气走到女孩旁边坐下,挥挥手:“你们两个该忙什么忙什么吧,添什么乱。”这话说得颇有气场,连我自己都很得意。就看大江小徐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一个个撇着嘴走到一边去。女孩看这两个人都走了,有些感激的看着我:“姐姐,我想给一个人送点吃的行不行?”
  我有些好奇:“同城快递?”
  女孩重重点了点头:“嗯,就在我家附近。”
  我摸摸下巴:“那你自己拎过去岂不是更方便?”
  女孩子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他和我从小一起长大。”
  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男孩叫李国涵,比女孩大三岁,从小到大把女孩当妹妹,有了好吃的好玩的都是女孩优先,有些好事的玩伴们就开这两人的玩笑,从小开到大,李国涵同学一笑了之置之不理,但是女孩不晓得从何时起,情由心生,苦苦喜欢暗暗喜欢了将近十年,从上学,到工作,到家里催促找对象,这番情意憋在心里面都快成内伤了。
  女孩也想,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想要找机会跟李国涵表白表白,然而还没等话出口,李国涵相亲去了。
  兜头一盆冷水从头到脚直泼而下,李国涵带着相亲的对象居然还跟女孩坐在一个桌子上吃了顿饭,吃饭的时候介绍得很坦然:“凤仪,这是我妹,小乐,喊嫂子。”
  凤仪嫣然一笑妩媚万状,小乐当下就更是心如死灰,原来喜欢了半天的涵哥哥欣赏如此这般的女人,自己这小清新自然不会是涵哥哥会喜欢的对象,期期艾艾五内俱焚的喊了声:“嫂子。”这一声下去,心里一片冰凉,一顿饭嘴里除了苦味还是苦味。强撑着吃完饭,从此联系渐少,至此两人已经半年没见面了。
  今天是李国涵28岁生日,小乐每年刻骨铭心记着的日子今年如何能忘?神经兮兮的花了一天时间做了涵哥哥最喜欢吃的水煮脆皮鸡,用尽毕生心力,香气四溢。
  然而做好后却又犹豫了,这脆皮鸡如何送?送去如何面对着李国涵和凤仪?思来想去,提着脆皮鸡茫无目的的走,抬头,就看到大江在窗户上打出来的快递公司字样。
  这倒是提醒了小乐,上楼来找我们,这番心意想送给涵哥哥,我们正是最恰当的人选。
  我叹了口气:“那到时候李先生要是问起来这脆皮鸡是谁做的,我该咋说?”
  小乐眼泪汪汪可怜巴巴的看着我,一副无辜无助的样子。
  我甚是头疼,话说这样的女孩最让人没有脾气,是不是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女人?长得可爱,性格温柔,一片纯真。
  我拍拍小乐的手:“好啦好啦我帮你送,你倒是给我个地址和电话啊。”
  小乐拿起笔,在小徐递过来的快递单上填了些字,眼泪掉在快递单上化开一团,硬生生的把快递单上的名字给晕染了,模糊一片,伤心一片。
  我叹了口气,收起快递费,拎起脆皮鸡,拍拍小乐:“别担心了,我这就给你送过去,送到了我给你打电话啊,你电话给我留一下吧。”
  小乐看着我,想说什么,眼泪就往下掉,转头,怆然出门,剩下我一个人硬生生把要电话的声音憋了回去。
  这份感情至真至朴,感天动地,这年月也不多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