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我跟大江说:“哥们,搭你顺风车送我一程呗。”
  大江叹了口气,刚想说什么,却听小徐说:“他送你干嘛?我送你一程。”
  我很无奈:“兄弟啊,我搭他的顺风车图个快,你没车咋个送我?”
  小徐穿上外套:“我走路送你不成?有帅哥送你你就知足吧,走走路散散步有利于身心健康,实在不成我打车送你呗。”
  我有些疑惑地看着小徐,这家伙咋地了这么反常?
  小徐看我没吭声,一阵风似地把我拉出办公室。
  到了电梯口,我甩开徐则正:“有话直说了吧,你今天奇奇怪怪神神叨叨的。”
  徐则正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嘿嘿,有件事情想跟你说。”
  我仔细看着徐则正,徐则正的脸上白里透红皮肤滋润,话说,爱情里的男人皮肤都很滋润,这家伙是在谈恋爱没错,难道说?我惊呼一声:“徐则正,你居然决定要结婚了?!”
  徐则正挠挠头,傻笑了:“小道你咋猜出来的?”
  我愤然踏出电梯,踩着高跟鞋快步走到街上拦出租车:“你们这群人本来都说好等我结了婚你们才考虑终身大事,结果现在可好,一个要结婚,一个娃都有了,说话不算话,我恨你们。”
  徐则正帮我拉开车门:“小道,你看你说的,你找到卓轩这么好的人结婚不是迟早的事情?你要是放了卓轩我和大江就不答应。你既然都已经有下家了,我们两个也说不上把你一个人抛弃了对不?”
  我坐在出租车里面板着脸跟司机说了地址,心里老大不痛快,虽说徐则正同志是我的好兄弟,但是当年我们两个也算青梅竹马不是?他要结婚了我说实在的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是还是有些怪怪的不高兴。
  徐则正坐在我身边拍拍我:“小道,说实在的,这次大江鼓动着咱们两个回去帮他给宝婷说情的时候我就想了,我从来没有带着夏天回去过,跟她谈了这么久,也该带她回去看看了,既然带她回去,就得有个名目对不?我们两个说好了,等见过双方家长了我们就去领证,酒是不想摆了,兴师动众劳命伤财,只要两个人安安静静在一起过日子就成了。”
  我长叹了一声,拉住徐则正的手:“你们结婚的结婚,生娃的生娃,到时候咱们聚在一起像以前一样的日子就会越来越少了。”
  徐则正也叹了口气,握住我的手。
  我吸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兄弟结婚还是得恭喜对不?等回老家了,咱们抽空好好吃顿饭,你和夏天都来,我提前恭喜你们。”
  徐则正笑了,问我:“回去带卓轩吧,让你妈也看看这好女婿,省得她成天跟我妈打听卓轩。”
  我摸摸下巴,看着窗户外面:“师傅到了,就是这里。”

  李国涵是个很温和的男人,有一双很温和的眼睛。说句老实话,这么些年我做项目的缘故走南闯北,见过不少人,李国涵的温和是见过生死看过大喜大悲后的淡定。这么一个人,难怪小乐喜欢成这样。
  李国涵问我:“请问您是?”
  我掏出快递单:“我是幸福快递员工,给您送快递。”
  李国涵有些微微的讶异:“我最近没有买东西啊,谁会给我送快递呢?”说着,拿过快递单仔细看了看。
  印着屋子里透过来的灯光,我看到李国涵看快递单的手突然微微颤抖了。
  那泪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在快递单上,任是谁也无法忽视。
  李国涵瞪大眼睛看着我,像是见到了什么及其诡异的事情一样。
  我无话可说,双手提起大塑料袋。
  香气四溢。
  李国涵抖着一双手接过大塑料袋,表情极为古怪。
  我看不懂李国涵的表情。按照常理来说,小乐如此熟知李国涵的喜好,这脆皮鸡想来也是李国涵最爱吃的东西,李国涵和小乐相识多年,也应该能够猜到这脆皮鸡是谁做的,可是,为什么李国涵此时的表情在我眼里更多的是恐惧呢?

  小徐拉我:“李先生,东西我们已经送到了,您先忙,我们这就走了啊。”
  李国涵突然提高声音:“等等。”
  这声音有些突兀,我吓了一跳。
  李国涵勉强笑了笑:“这脆皮鸡是小乐托你们送来的对不?”
  我点头。
  李国涵说:“她给你留联系方式了?”
  我摇头。
  李国涵看我半晌,眼神说不出的复杂,把门拉开:“请进来跟我说说小乐的现状好么?”
  我看看小徐,小徐皱着眉头看李国涵。
  李国涵叹了口气:“一年多了,我为着小乐这孩子很是难过,你们若是能告诉我小乐的现状,哪怕是小乐的样子,我真的感激不尽。”
  我看看小徐,小徐看看我,我们两个举步进屋。
  屋子里面光线不是很足,坐在李国涵对面有些个恍恍惚惚的感觉。
  小徐说了小乐来的过程说过的话。
  李国涵听着,眼中有着说不出来的凄凉。
  
  小乐自小是个古怪的女孩子。小乐家里面很有钱,独生女,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然而唯独少的是亲情。
  小乐的父亲不能说对小乐不好,然而对小乐的所有期望就是好好学习,除此之外父女之间压根没话。小乐的母亲典型的女强人,对小乐和对下级是一个说话态度与模式。小乐不是个聪明女孩,自小功课不好,班上倒着数,回到家各种失望和奚落铺天盖地,在学校各种瞧不起扩散周围无从逃避。
  李国涵同情小乐,却也说不上有多喜欢,然而这同情,却已经是小乐感情世界的救命稻草。
  直到李国涵谈女朋友,带着凤仪和小乐吃了顿饭。
  小乐看凤仪的眼神让李国涵背后冒冷气,从此减少联系不相往来。
  
  有一天。
  有那么一天,小乐主动找到凤仪。凤仪很诧异,小乐很忧伤:“涵哥哥从小爱吃水煮脆皮鸡,今天是他的生日,我来教你做脆皮鸡好么?等你学会,我就从你们两个人之间彻底消失。”
  凤仪很是莫名其妙。莫名其妙的女孩子,莫名其妙的事情,莫名其妙的思维。
  莫名其妙的爆炸。
  瓦斯爆炸,当时轰动整个城市。
  怎么能够瓦斯爆炸呢?公安局仔细调查,再仔细调查,管道没有漏气,开关也没出问题,除了蓄意,找不出任何其他理由和解释。
  李国涵看着断壁残垣,满眼凄凉向谁说?
  那锅中没做完的水煮脆皮鸡,那被炸到四处都是焦黑的水煮脆皮鸡,为了谁?
  然而没做完,总是缺憾,正如歌曲,一曲未了,总是让人心不甘情不禁,不是为了博得观众的心,更是为了这歌曲本身。
  未做完的水煮脆皮鸡,更是让人不得安稳,倘若做好了呢?在你生日的时候,圆满的一道菜,圆满的心事。
  
  李国涵的脸埋在手心里,时间静止。我不晓得说什么,也不愿意再说什么了。
  水煮脆皮鸡的香味从塑料袋中传过来,似真似幻。
  
  站起身来,我大踏步走向门外。
  门外面,华灯初上车水马龙。
  我答应卓轩的,今天为他做晚饭。
  (水煮脆皮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