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话说北京这两天天气很不好,我看着灰色的天空,竟然有些厌倦的感觉。或许跟卓轩离开北京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就像清川夫妻两个一样窝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倒是不错。
  正想着,手机就响,居然是顾六郎打过来的,这家伙自从上个月买了个手机以后不定时骚扰众人,杜若昨天还警告他,当他和杜若在一间屋子里面的时候不许打电话给杜若。接起电话,顾六郎的声音很是着急:“道茜,你赶快过来啊,出大事了。”说完“咔嚓”挂了电话。这电话打的多好,干脆利落绝不拖泥带水,可是兄弟啊,我就算再赶快,我得过到哪里去呢?
  拨通顾六郎电话,就听顾六郎着了火似地:“小道你又怎么了?”
  我很有耐心:“兄弟啊,你到底在哪里?”
  顾六郎还没说话,就听那边清露的声音冷冷道:“她现在是个凡人,你把她弄过来干什么。”
  我翻白眼,重点不在于我是个凡人,而是我是个人类好不好,你们一堆非人类的事情我还懒得瞎凑合。
  云离的声音云淡风轻:“你倒是还挺疼你姐姐啊,真是有心人,我看着就喜欢。”
  我耳朵顿时都快竖了起来,OMG,有热闹可看。就听顾六郎吼:“道茜,我们就在云离家,你打车赶快过来啊。”说完,又“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我靠,看个热闹也不容易。
  我看着手中的纸盒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打了个车,反正也不是加急件不是,只要今天内送到就成。
  等到了云离家门口,我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刚站在门口,突然发现有一个奇怪的事情。
  云离家门口居然有一株很奇怪的花:昙花。
  昙花不奇怪,只是在这个灰蒙蒙的北京深秋,这么一株昙花开的如此灿烂实在是令人瞩目。
  我见过晚上开的昙花,却还真没见过这大白天开的一丛一丛的昙花。伸手轻轻摸一下,花瓣柔软,绝非塑料。
  还没等我缓过神来,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条路,曲曲折折的,仿佛那昙花就像个机关一样,摸了昙花路就出来。正想着,顾六郎狂奔过来随手扔掉了什么东西,这家伙跑的如此之急,不由我回头看了看,他是冲着我跑来的不?我靠,一回头,昙花呢?我进来的大门呢?眼前弯弯曲曲的路突然间朝后延伸,活活的现实版的盗梦空间。
  还没等我说什么,顾六郎已经跑到眼前,一把拉住我往前跑,我几乎被他拖着前进,好在跑不了几步,眼前豁然开朗。
  
  一个悬崖。
  山风习习,清露和云离两个正站在悬崖边上。
  关于悬崖我是比较有发言权的,毕竟想当年咱也跳过一回不是?就冲我的经验来说,被树枝挂住以的概率为0。
  我瞅着悬崖边上的两个人,云离云淡风轻的站着,笑的极妩媚,清露咬着嘴唇,倔强里面带着些个孤单。
  从纯粹人类的偏见来说,我觉得云离更像传说中的狐狸精。清露看起来可怜兮兮的那个小样子哪里跟妖媚有半分联系。
  我捅捅顾六郎:“你觉得她们两个哪个漂亮?”
  顾六郎苦着脸:“姑奶奶,你就别拿我开涮了,我这都够愁得了。”
  我笑:“有美人为你打架,你该高兴才是,我就觉得奇了怪了,云离跟你的事情我咋实现一点点风声都不晓得?”
  顾六郎无奈的看着我:“姐姐,那边都快要出人命了,你先别八卦了成不成?”
  我一摊手:“我一个凡人,那边都是能踢能咬的主,你让我咋办?我好不容易投胎转世一回,不想莫名其妙的又掉下去。”
  顾六郎愤然:“你个冷血的家伙。”
  我好奇:“话说,兄弟,我第一次见你,你比我有过之无不及,杀人就像吃白菜一样简单,你咋现在变得婆婆妈妈了?基因突变?”
  顾六郎皱着眉头看着我,突然间吆喝了一声:“道茜!”
  我冷不丁被他吓得一哆嗦,却见悬崖边那两位突然间转过头,清露一咬嘴唇,飞奔向我,一头扎在我怀里面,眼泪就像开了闸的水龙头一样。
  云离带笑不笑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到底是姐妹情深啊。”
  我轻轻拍着清露的背,像哄小孩子一样哄她:“好了好了,不哭了,到底怎么了?”
  云离轻轻吹了吹手指,娇笑:“道茜,你这妹子大半夜不睡觉跟我找麻烦,你说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