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顾六郎叹了口气:“那女孩叫什么名字呢?说要把心给我,一颗人类的心,让我说什么好呢。”说着,凝视着我:“人类的心跳如此不同,会高兴,会伤心,会爱会恨,你说是好还是不好?”
  我想了想:“不好。”
  顾六郎一摊手:“可不是。我都不知道这心到底怎么给我的,我也总不能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这两位吃了吧。”说着,眯起眼睛看着云离和清露:“倒是你们两个,明明的没有心,却又如此像人类,这是为何?”
  清露脸色突然间就变了,拉住我的手冰凉一片。我不晓得当我和她没有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她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情,但是她一个女子孤身一人寻仇天机山,又认识当时没心没肺狂放不羁的顾六郎想来过的不是什么好日子。
  云离看着顾六郎,却笑了:“我身居古潭若干年,倘若耐得住寂寞,即便不成仙,也不会到人间来。看人世间软红十丈,处处你侬我侬,你又如此有趣,如何能不动心?”
  顾六郎愣了半晌,突然仰天长笑:“好!”
  清露脸色更白,却见顾六郎转身冲着清露深深一揖:“清露姑娘,顾某从前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清露勉强笑了笑:“顾公子多礼了,本来就是清露一厢情愿,你我本来就不是凡人,自然清露也不会如凡人那般纠缠不休,刚才对云离姑娘种种无礼,还请见谅。”
  云离微微笑着看着我:“清露姑娘如此可人,让我也实在不晓得说什么才好了,道小姐有何高见?”
  我看着云离,云离金色的眼眸深处,竟然有一丝歉意。
  我长叹一声:“二位你情我愿,我有何话可说?只是让我和清露回去吧,这里风大,我嫌冷。”
  云离笑了笑,轻轻叹了口气,眼前山风也好悬崖也好顾六郎也好统统的不见了,刚才种种不过海市蜃楼罢了。
  清露站不住,靠在我身上,我想了想,悄悄问她:“你说你有了顾六郎的孩子,到底是真是假?”
  清露没有说话,一滴眼泪滴在我的大衣上,悄悄融了进去,几乎看不见。清露拉着我的手放在衣服里面,暖融融的大衣里面隔着肚子一个小小的脚丫轻轻踢了我一脚。
  我不知道为什么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我这个前世的妹子可以去演琼瑶苦情片了,命咋这么苦哟。
  清露把脸埋在我怀中:“我明知他与我只不过逢场作戏,却不甘心,怀了孩子后到处找他,没想到像他这么没心的人也有认真喜欢一个人的时候。”
  我没办法说什么,只能拍拍清露的背。
  清露却长吸一口气,在我眼前站直,凝视我:“姐姐,天机山的事情你真能放开?”
  我轻抚清露的秀发,此时此刻在北京的风中,我突然间分不清楚前世今生,我看着清露,看着前世今生,看着人世间恩怨种种,看过千年的红尘:“清露,爱也好,嗔也好,刹那皆如过眼烟云,过去的事情且放开手,未来的事情看不到,唯有能够好好珍惜的就是眼前。倘若为了过去未来的事情让眼前的人伤心难过,却又何苦?”
  清露的手轻轻捂住小腹,眼神错综复杂种种闪过,却不回答。
  我拿出手机,里面有小心小可爱的无数照片,翻给清露看:“你看,他自出生便没见过父亲,师父说他今后命运起伏不定,倘若为了过去未来而苦恼,这孩子就不用过日子了,可是你看他笑得多灿烂,过去未来自会发生,既然掌握不定,不如当下好好过活。”
  清露的手指划过小心因为吃了个棒棒糖笑得鼻子都皱起来的小脸,忍不住微微笑了。
  我也笑:“你现在怀有身孕,不如和我住在一起如何?我来照料你。”
  清露轻轻摇摇头,低声道:“我不想见姐夫。”
  没等我说什么,轻轻握住我的手笑:“我这么多年来一个人过惯了,姐姐放心,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
  我拉住她的手,她越是笑得云淡风情我越是心里面酸楚莫名:“你那是一个人,现在带着个小东西,一个人怎么办?”
  清露拍拍我:“姐姐放心好了,我岂又是寻常人类可比?”说罢,拿出一块墨玉放到我手中:“姐姐,这玉是我自小随身的东西,与姐姐心有灵犀,还请姐姐拿着,你我便自能联系得上。“
  我握着玉,这玉尚带有清露的体温,握在手中仿佛能够感觉到清露的心跳。
  清露有些眷恋的看了看我,叹了口气,往前走去。
  北京深秋的大风中,清露单薄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灰蒙蒙的街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