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坐在杜若家里,我环顾四周。
  今天是平安夜,我们这群人很应景的聚在一起。
  小心小朋友终于在生日那天得到一个很有味道的名字,顾逸峰,起名字那天,他师傅和玉清上人两个争了半天定不下来,最后张子亮头疼了:“你们两个,荆浩,你的徒弟用你起的名字天经地义,玉清上人你那个名字也不错,就当字好了,顾逸峰,字湛寒,都挺好,还有谁想起名字,还有个号留着呢,不够了还有别号,你们这群人就是麻烦事多,我都没说什么还轮的上你们瞎起名字。顺便通知一下,下个月我和杜若结婚,不请大家吃饭了,我们两个到阿尔卑斯山顶上去待一段时间,你们就各种羡慕吧。”
  
  我看着坐在张子亮腿上玩的兴高采烈的小心,不,顾逸峰同学,心里很是感慨万千,这小家伙从几个月开始,硬是由只会吃奶的小不点长成现在的小伙子了,还会法术,多好。
  杜若在旁边安逸的看着张子亮和小心,脸上的幸福我看了都觉得安心。
  还记得那个时候我梦游一般的穿越了,见到顾青凌,顾青凌曾经交给我一面镜子。我将镜子交给杜若的时候,杜若五味陈杂的样子看得我都不晓得说什么了。这姐姐盯着镜子看了半晌怔怔出神,我实在忍不住偷着看了一眼,结结实实清清楚楚的,居然是张子亮和杜若的照片,张子亮和杜若手拉着手,前面站着穿着小西装表情异常严肃的小心,小心小手上领着的,是一个极漂亮的小姑娘,有着杜若的眼睛和张子亮的脸型。
  我不晓得顾青凌当年看没看过这副景象,然而他在当时将这面镜子如此的交给我,我又在现在如此的交给杜若,冥冥之中到底是天意还是青凌公子神机妙算就不得而知了。
  杜若眼泪一滴滴掉下来:“这镜子是玲珑阁的钥匙,钥匙在玲珑阁便在,他到底是保全了玲珑阁,待小心长大了,顾氏玲珑阁便又可重新开张,小道,我心里好开心。”
  
  正想着,jenny拉着张四风风火火的冲到我面前,耀武扬威啊耀武扬威:“道茜,我跟四哥正式通知你,我们元旦领证,你滴明白?”
  我叹了口气,举起手中酒杯:“恭祝两位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话说这两位怎么走到一起的,我也不知道,人生本来就有很多变数,这两位倒还真是郎财女貌,很是般配。
  后来大江偷偷跟我说,他两个就从那次杀人游戏后就开始时断时续若有若无了,后来jenny大概是动了真心,各种温柔体贴寻死觅活,上感天下感地中间感同归于尽,四哥在jenny要跳什刹海的那一瞬间突然间醒悟了,对自己这么痴心的女孩子到哪里找,毅然甩了正牌女友,jenny也终于在2012年快要到来的时候成功将自己嫁了出去。
  
  阿彩端了杯酒做到我身边:“大江那个家伙自从生了闺女以后就当我们是浮云和空气,彻底沦为家庭主夫了,我刚才给他打电话他居然说要给孩子喂奶没空来,我靠,宝婷是妈还是他是妈啊,服了这夫妻两个了,早知道他这么忘恩负义,当初咱们两个就不应该轮流劝他结婚。还有小徐和夏天,你见过度蜜月度三个月的不?人家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瞅着婚姻就是友情的坟墓。”
  我还能说啥,当初十一回去的时候宝婷其实已经开始和大江他妈筹备婚礼和婴儿用品了,就等大江这么一回来结婚生孩子一气呵成。大江也就这么就心甘情愿把自己拴在老婆孩子身上从此给我们打个电话都嫌费时间,所以还是那句老话,人生啊人生,充满了变数。
  
  卓轩跟荆浩还有玉清上人兴高采烈地说着什么,话说自从兰心开始上学,和阿穷倒是越来越投机,每当看着这两个孩子讨论学习和学校,我都觉得青梅竹马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这两个孩子今天也没来,说是学校有活动,现在的学校还真的过圣诞节,哪像我们那个时候…
  正想着,顾六郎嬉皮笑脸的坐到我跟前。
  我晃着酒问他:“我问你个问题啊,你得跟我说实话,你说我妹子清露哪点不好,哪点配不上你,你就硬生生的跟云离在一起置我妹子于不顾?”
  顾六郎想了想,认真跟我说:“我从小哥哥很多,自己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有事情都是哥哥们帮我顶,唯一自己自作主张了一次还把自己整的…用人间的话说就是蹲监狱,清露跟我情况差不多,当然不是说她蹲监狱,而是说她从小就是凡事你们替她做主,我看着她就觉得心里累得慌,云离不一样,云离很清楚自己要干什么,有的时候还很清楚我要干什么,我觉得心里踏实。”
  我翻白眼,老顾家的男人都喜欢成熟御姐型的,这就叫遗传,谁知道小心以后会找个什么样的女人,估计也属于霸气一类吧:“那你当时第一次见我说什么你大哥啥了的咋回事?”
  顾六郎笑的有些不好意思:“蹲监狱嘛,总有些小团伙,你当年惊天动地的事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们老大自诩跟你很熟,我们也就都自来熟了,再说了,都是一类,多多少少带几分亲戚你就别追着问了,你看,卓轩过来了,我赶快走,我跟这家伙不对眼,说不到一起。”
  说罢脚底抹油赶快溜了。
  
  我举杯看着卓轩:“敬你一杯酒。”
  卓轩把酒拿到一边:“我跟你说个正事,以前你不是说天涯海角跟我走吗?等元旦一过,我跟你找个山里面住他一年半载的好好清静一下顺便渡个蜜月,上个月跟你回家我都没回过神来你妈,不,咱妈就把酒给摆了,这动作利落的,要不是上辈子跟你当夫妻当习惯了,我到现在都觉得跟做梦一样,可见对付你就得这样,干脆利落该咋着就咋着,没什么好商量的。我丈母娘也就这么跟我说的,以后我会严格的听丈母娘的话。”
  我拿脚踹他:“你小心我让你平安夜过成万圣节。”
  卓轩哈哈一笑,搂住我:“你不就苦恼你那个小说写的一点激情都没有,今晚上咱们就上演激情燃烧的岁月,保管你以后写小说不但激情而且还会因为尺度过大被封杀。”
  我勒个去,这家伙这叫狗嘴吐不出象牙。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