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外面一股热气扑面而来,这天,才五月份就这么热,等到七八月,该怎么办呢?
  杀出重围坐在,不,站在开着空调空调开着窗户冷风热风一起嗖嗖吹着的公交车上,拎着手中的砂锅米线,心中无限感慨。你说我多事不多事,大热天的非要和别人和自己都过不去,要是我笑眯眯的把袋子递给大江,然后笑咪咪的把大江和那个小狐狸精一起轰到公交车上该是多么高明的政治手段,结果现在可好,自己灰头土脸的拎着砂锅米线跑来跑去...
  正出神的时候,车上一声惊叫:“啊,我的手机呢?”
  抬头一看,一个时髦妹妹无助的抓着自己的仿lv包包睁着一双涂满眼线眼影睫毛膏的大眼睛花容失色。
  公车上遇见小偷了。
  我痛恨小偷,就像一个美女痛斥的那样,大家都是穷苦人,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呢?要是有钱,我们大热天的挤什么公交车?!
  且不说时髦妹妹惊慌失措楚楚可怜,像我这样的群众演员擦着汗拎着一袋子砂锅米线闻着周围的汗味口臭味苦苦等警察容易吗我?
  警察久久不来,遇上堵车,就连警察也没办法飞过来。
  小偷也不容易,困在车上大热天的自己难受不说,还被人问候来问候去,开始大家只是在心里默默问候,到了后来就是大声的公开问候了,司机也很烦闷,票员也很烦闷,大家都很烦闷。
  好不容易等到警察来,小偷和时髦妹妹被带走,车重新开,就到了六点半。
  六点半意味着什么,想来大家都心知肚明,那就是可爱的堵车高峰期。
  自从失业以来我就没有再见识过这么壮观的场景了,感谢大江和小狐狸精,让我又回到了当年朝九晚五在公交车上奋勇拼搏的时代,所不同的是我终于可以不用穿着高跟鞋一路狂奔追300路快车了。
  走走停停,汗出了又干,干了又出,终于到站了。
  
  我下车,闻着还略带热气的新鲜空气,看着已经要黑不黑的天色,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往前走。
  往前走。
  前面的楼就是送货地址了,为了这六块钱,我往返还花了四块钱,生活不容易啊不容易。
  虽然这楼在墨色中显得有些阴沉沉的,但是我还是很高兴,马上就可以完成任务下班了,昨天以前的同事还说今天晚上到她家一起打牌去,这姐们出了名的会做菜。
  我兴冲冲的往前走,走到单元楼道口。
  一股冷气从楼道里面飘了出来,我高兴的心情也暂时停了一下。
  说句老实话,当年送戒指的时候那个什么肖志强住的地方就够阴森得了,但是还是比不上眼前的这个楼。
  我站在楼洞门口,竟然觉得自己全身发凉,就是不敢踏进楼门口半步。
  天色渐渐黑了。
  我吸了口气,正好准备进去,一个老太太从楼道里面走了出来。
  是一个很老很老的老太太了,梳着现在很少见的发髻,弓着背,看不清脸,背上背着一个大袋子,那个袋子实在是太大了,几乎要比老太太大一倍,里面鼓鼓囊囊尽是圆滚滚的东西,就像是装了无数个皮球一样。
  老太太慢慢走着,我有些看不过眼,这么重的袋子,让老太太一个人背可真是。
  “奶奶,要我帮您拿东西不?”我问老太太。
  老太太慢慢的抬头,慢慢的抬头。
  我一下子愣在原地,冷汗唰的就流了下来,这老太太的双眼,竟然是两个大大的黑洞,洞里面貌似还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我的胃也跟着在蠕动。
  老太太冲我笑了,没有牙的嘴里空空洞洞,连牙床也一并皆无,就一根血红的舌头慢慢蠕动了出来。
  我的腿不争气的又开始颤抖。
  老太太“和蔼可亲”的冲我说:“谢谢啦,闺女,我自己能背得动。”
  说完,好奇的瞄了一眼,啊,我怎么形容怎么形容,我知道她没有眼睛,可是我就是知道她瞄了一眼我的口袋,装着杜若给我红色小包的口袋,然后慢吞吞的走了出去,经过我的时候,袋子里面传出一股干了的血的腐败味道。
  我头一晕,没命般的冲楼上冲上去。
  你别问我为什么不冲出楼道,拜托啊,老太太还在前面慢吞吞的走着呢,我当然要向相反方向冲啦。
  死命的冲到六楼,我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在外面喘了半天的气,刚按响门铃,突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
  门口的对联。
  虽然住在单元楼,但是门口贴对联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稀奇的是,门口的对联是白色的。
  白色的对联。
  贴白色对联当然只有一种情况了,就是家里死人的情况。
  经历了刚才那一幕,再看着眼前的“喜联”,我的心不听话的在颤抖。
  还没等我颤抖到逃跑的时候,门开了。
  一个小伙子站在门口。
  
  精精神神的小伙子。
  说不上多帅气,但是就是挺精神,挺斯文。
  我松了一口气。
  我承认我是个重表象的人,反正眼前的人让人看了心里面就踏实。
  小伙子客客气气的问:“请问您是?”
  我尽量让自己喘的不是那么厉害,摸出快递单:“请问您是夏维先生吗?我是幸福快递公司的,这是您的快递,能看看您的证件吗?”
  小伙子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说了句:“请稍等。”
  然后就进屋子去,还没等我把气喘平,小伙子就出来了,拿着个身份证:“请看。”
  我看了一眼,没错,是本人。就把手里面的塑料袋和单子一起交了过去:“这是快递给您的砂锅米线,请在单子上签个字。”
  夏维一听砂锅米线四个字,脸上的表情很是奇怪,但是语气却听平静:“还要签字啊,这样吧,您请进,我找一下笔。”
  我的腿经过一下午的站立和刚才剧烈的抖动也实在是支持不住了,看夏维不像坏人,也没多想,就跟着他进去了。
  屋子里面空空荡荡,除了沙发几乎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