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夏维走到屋子里面叮叮当当得翻找着什么,我打量房子,房子收拾的很干净,干净的几乎找不到一丝灰尘,可是偌大一个客厅,就中间这么一个前不找村后不着店的一个大沙发,茶几电视音响一概皆无,就像一片大海中的一个汪洋小舟一样,难道夏维刚搬家?再单身汉也没见过谁把家里整的这么空空荡荡的。
  正在想,夏维端着一个大碗出来了,本想坐到我的身边,刚坐下,却又站了起来,捧着碗,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我奇怪,至于嘛,我是女生都没想到避嫌,你倒比我更小心。夏维犹豫了一下,席地而坐,把碗放在了一边。
  碗里面是一锅冷掉了的砂锅米线。
  冷却的砂锅米线并不好吃,油也凝固了,米线也泡烂了,看上去一片混沌。
  夏维把签过的单子交给我,单子上的字是正楷,一笔一划规规矩矩工工整整。
  我收起单子,刚想起身,夏维抬眼看着我,是那种想要跟人说话的眼神。
  我看着夏维的眼神,那么的寂寞孤独,仿佛在求我陪他说说话一样,就没有起身。
  夏维见我动了动又坐好,挠了挠头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让你跑这一趟。”
  我看着眼前腼腆羞涩却又孤单的夏维,不知道怎么,突然间挺同情他,这么一个人待在这一间房子里面,满室皆空,只有孤孤单单的一个沙发。
  夏维仿佛知道我心里面在想什么一样,有些讪讪的:“让你笑话了。”
  “我第一次和小云约会的时候,请她吃的就是砂锅米线。”
  夏维眼睛看着空气,脸上神色渐渐的温柔起来,仿佛又看到了当年你侬我侬的时候。
  我看着夏维静静的微笑,不知道怎么突然间很感动,热恋的时候,大概就算是简简单单普普通通一锅砂锅米线,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也可以吃的有滋有味。
  正漫无头绪的在想,夏维开口,声音几许难过:“这半年来,我不在她身边,也真难为她了。大概换了别的女孩子早就提出分手了吧,她能坚持半年,很不容易了。”
  我有些摸不清头脑,便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听夏维继续说下去。
  夏维却抬头看着我,眼睛里面的难过让我看了都觉得心里面有些疼。
  “她还说什么了没有?”
  我仔细的想了想:“没有。”
  夏维有些失望,低头看着米线,自嘲般的说:“这么分手了也好,不见面,干干脆脆。其实,我应该去看看她,却始终在这里傻等着,不敢去看她,怕吓着她,我真是没用。”
  我想安慰夏维:“她给你送砂锅米线过来,说明她还是关心你的吧,也许并不是说要分手呢?”
  夏维苦笑,看着眼前的砂锅米线。
  想起当年第一次牵手,简简单单的砂锅米线热气腾腾的飘着香。
  现如今,冷油浮在米线上,米线已经泡的肿胀而又脆弱,再也没有刚出锅时的韧道。想都不用想,就是吃也不用吃了。
  从砂锅米线开始,到砂锅米线结束,简简单单的恋情,普普通通的男女。
  
  门口有人敲门。夏维有些迷茫的抬起眼睛,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门,低下头,堂堂七尺男儿,突然间就那么的软弱起来,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手足无措。
  门口的敲门声不疾不徐,仿佛成竹在胸的敲着,敦促着什么一样。
  就在我想起身开门的同时,夏维长吸一口气,抬起头来。
  抬头的那一刹间,眼睛一扫刚才的黯然,突然间就明亮了起来,是谁说只有女子的眼睛才能灿若星辰?
  我看着夏维,夏维冲我笑了:“对不起,烦劳你这么长时间,真是太谢谢了。”
  我看着微笑的夏维,心情也轻松不少。
  夏维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说:“其实我等这么长时间她一直不来,我早就应该猜到结果了,只不过自己不甘心不敢面对而已。这样的结局,对我和小芸来说应该也算是最完美的结局了,可遇不可求。”
  说着,站起身来。
  我知道,离开的时间到了,看夏维能想明白,自己也松了一口气。
  打开门,奇怪的是,门口并没有人。我看看夏维,夏维站在门口,一身清爽的衣衫,微笑着冲我挥挥手。
  走出去,外面天色已黑。
  
  走到楼梯口,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子愁眉不展的带着几个搬家公司的人往上走。
  我侧身让开,那女子却径直向夏维的房间走过去,拿出钥匙开了门。
  我有些奇怪,反身回去,却见屋子里面,搬家公司的人抬着惟一的家具,那个沙发,就要往外面走,难道夏维今天搬家?
  正看着,对面门开了,一个老太太从房子里面走了出来,好奇的看了看我走到屋子里面,那女子一见老太太眼泪不由滚滚落下。
  老太太搂着女子唠唠叨叨的安慰:“好了好了,别难过了,你这个样子,小维在天之灵也会担心的。”
  我听着,心中疑窦顿生,正要仔细听那女子呜呜咽咽的说什么,对门又出来一个老头,看了看我,叹息着说:“小楠这孩子真是苦命,多好的小姐弟俩,谁想小维就这么走了,扔下小楠一个人。”
  我奇怪的问道:“小维是谁?他走哪去了?”
  大爷也奇怪的看着我:“你是谁?”
  我说:“我是夏维的朋友。”
  大爷更奇怪了:“你是小维的朋友?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小维去世都半年了,你难道不知道?多好的孩子,从小到大没惹是生非过,那天听说是刚跟女朋友吵完架,过马路的时候没看见车,就出事情了。”
  
  
  走在外面的夜色中,凉风习习吹过,良久,我才意识到自己在慢慢的步行着。
  大排档的灯光热闹喧嚣,一个小伙子牵着姑娘的手,两个人年轻的让人羡慕:“老板,来一碗砂锅米线,一碗就行了。”
  
  谁说爱情一定要海枯石烂,生死不渝?长久见不到面,听不到消息,再热烈的爱情就像砂锅米线一样渐渐冷去乏味。哪里有那么多的坏人,大家都只不过是普通人而已。
  
  站在车站,一个姑娘正在打电话:“跟你说了,不要再找我,过去的都过去了,ok?”
  
  第三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