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抱抱杜杜,太感谢杜杜这么辛苦的顶贴了,好呀,第六章就叫《巧克力》:)如梦企图在这一章试试吓人点的故事。
  鱼骨头他娘:嘻嘻,如梦还写了别的东西呢,要不要看呀
  lance0124:当然是写给亲的《绿豆饼》了
  zzj好呀,大哥,我今天吃了两个粽子,你呢?
  风景也来啦,写给风景的风景画如梦努力的写的温馨一点:)
  堕落的雨季:妹妹好可爱,姐姐很喜欢:)
  广告同学,如梦这个楼里面出现频率最高的也就是您的广告了,如梦要收广告费哈,收了以后专给您留沙发和顶楼好呒?
  第四章 风景画
  
  坐在办公室里面,我的手机关了机在充电,反正也没什么人找,关不关机的都一样。
  安静的办公室里面,就听见噼噼啪啪的键盘声,那是我在上网,大江和小徐在专心致志的打游戏,我到现在都不明白那个什么wow到底是什么,勾引的大江和小徐能够如此专心致志。
  大江的手机响了,是我调的铃声,那首童稚可爱的《Schnappi》欢快的响彻整个办公室:“你是个sb,却真的酷酷的….”
  大江皱着眉头,看着手机,我在电脑后面偷笑的气都快上不来了。让你再放那首狼爱上羊。
  就听着音乐到了高潮部分:“你是个sb,sb,sb,sb…”
  大江忍无可忍,一把拿起手机:“喂?”
  阿彩在青藏高原锻炼出来的强大肺活量这会充分发挥了作用,那堪比韩红的嘹亮声音我隔着桌子都能听见:“大江,我,阿彩,小道又关机了是不,这家伙活得不耐烦了,让她把手机开开,我有话要说。”
  我飞奔过去一把抢走大江的电话:“喂,阿彩,姐姐,想死我了,你现在还在青海?”
  阿彩的怒吼声震耳欲聋,让我不得不把电话拿远了些:“你大白天的关什么机?你那个破手机隔三个小时就冲一次电,还能叫手机?!我已经到北京了,现在在西客站,你赶紧过来接一下,东西太多,我拿不动。”
  我嘿嘿一笑:“这就来,牛肉干带了没?”
  “带你个大头鬼,你赶紧的,大江和小徐看谁有空一块抓来帮我扛东西。”
  “知道了,我的姐姐,我们这就来。”
  
  大江和小徐一脸兴奋的从电脑上抬起头,围观我:“牛肉干来了?”
  我倒。
  
  我预见到了开始,却没有预见到结局。
  我预见到了东西会很多,但没有预见到东西会多成这个样子,我怀疑阿彩是不是包了一个火车皮才把这些包带回北京。
  天知道得有多少列车员帮阿彩把东西搬到站台上的。反正我们到的时候,黑不留丢的阿彩带着一顶稀奇古怪的帽子,穿着一身藏袍,坐在堆积如山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编织袋中间抽烟,浑身一股子烟臭味混着酥油味,引来围观群众无数。
  姐姐,你不是藏族同胞就不要装作藏族姑娘好不好,人家的形象被你一个人破坏完了。
  旁边的大江和小徐同时倒抽一口冷气,抬脚就想跑。架不住阿彩眼明手快,三步两步冲过来一把拉住狞笑道:“哼哼,想跑?小样,东西就在这里了,赶快搬!”
  小徐冷静的拍拍阿彩:“彩彩,镇静,镇静,这些东西我们得找个搬家公司,你就算打死我和大江,我们也扛不动啊,就算能抗的动,普通出租车也会拒载的。”
  阿彩想了想,点了点头:“小样,算你说的有道理,那就找搬家公司吧。”
  大江和我好奇的凑上去:“彩彩,你都带了些什么东西,难不成整个家都搬过来了?”
  阿彩笑着露出白森森的牙齿:“错了,我把整个青海省都带了回来。”
  
  坐在出租上,后面跟着搬家公司的车,阿彩兴高采烈的跟我们说这一年在青海经历。
  我看着被晒黑了的阿彩,突然间很羡慕,这姐姐,学建筑设计,学着学着就研究起风水来了,扬言踏遍祖国勘察风水,毕业后三年里马不停蹄的跑,当过山村老师、算命先生、风水师等等职业,这种生活在我而言简直没法想象,只有在小说中和传奇中遇到过,所以,我崇拜阿彩。
  正在阿彩口沫横飞的讲述,我和大江小徐张大嘴巴仰慕的时候,大江的手机响了:“你是个sb,却长得酷酷的…”
  阿彩大笑,大江绿着脸接通电话:“喂?”
  “啊,对,我们是幸福快递公司…哦…没问题,我们下午两点派人过去您看行吗?好的,好的,我记一下长城饭店,嗯,308室,嗯,伍先生,好的,好的,那先这样,再见。”
  看样子,又有单子了。
  阿彩赞叹:“看来你们公司的生意不错啊,恭喜恭喜。”
  我们集体晕倒。
  
  其实我很郁闷的事情是为什么每次送快递的人都是我呢?
  大江躺在沙发上酒气四溢,呼呼大睡,小徐倒是醒着,笑眯眯的看着我:“小道,你走路怎么是s形?看来你是醉了。”我看着小徐一路s形的走向洗手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洗手间里面就传过来呕吐声,恶心的我快要跳起来了。
  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恶狠狠的看着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阿彩同志。
  阿彩翘着二郎腿,喝着大麦茶,虽然小脸喝的红扑扑的,但是大眼睛还是很亮:“小道,你就不要生气了,姐姐我回北京本来就是要好好和你们聚聚的嘛,今天晚上咱们就不拼酒了,我带你们喝茶去,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我苦笑:“我说阿彩,你酒量天下无敌我领教了,可是这还是上班时间,你把两个生力军就这么活活放倒了,我又得冒着大太阳送快递,这不是坑我嘛。”
  阿彩深沉的一拍我的肩膀:“小道,姐姐我这是为了你好,你不想想,客户资源被你牢牢掌握住,以后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我张嘴结舌的看着阿彩,想了想,把嘴闭上,拎起包,换上旅游鞋:“阿彩,你老老实实在办公室帮我接电话啊,别四处乱跑了,等我回来咱们吃饭喝茶去。”
  阿彩优雅的挥挥手:“去吧去吧,有我在,您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我看了看还穿着藏袍的阿彩,这姐姐,天底下什么不靠谱的事情她都能干的出来,我能放心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