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生活就是这样,在你郁闷的时候往往能给你很大补偿。
  地铁上我就深沉的装了一把色狼,回来给大江和小徐他们说,羡慕,不,嫉妒的他们两个痛恨自己被阿彩灌得如此烂醉。
  其实真的是,艳福从天上掉下来,你挡都挡不住。
  自打我上了车以后,一个俏俏的小姑娘就站在了我的眼前,小小的腰身下是低腰裤。
  我至今都想不明白,这个小姑娘是怎么把裤子挂在身上的,因为实在不是我不纯洁啊不纯洁,而是这个裤子很个性,到底怎么个性呢?这样形容吧,这个小姑娘白生生的半个屁股就露在外面,啊,我就不再描述下去了,再描述下去,本文的性质就要发生变化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小姑娘就这么站在我的眼前,我贪图座位的舒适,就没有顾及我纯洁的形象硬生生的看了一路。旁边两个小青年嗤嗤的笑了一路,几乎要得哮喘。
  一个老大娘实在看不下去了,操着浓重的唐山口音提醒小姑娘:“闺女,那啥,你的裤子快要掉下去了。”
  小姑娘不屑的撇了下嘴,蹦出一个字:“土”。然后小脑袋冲老大娘相反的方向示威似的一扬。够帅气!
  
  闲话少说,找到长城饭店的时候,我突然感慨万千,我到底是劳动人民的本色,这么豪华的饭店实在是第一次开眼。想当年我那总监虽然让我走南闯北的出差开眼界,可是那一点差旅费基本上暗示我还是哪里有同学朋友就往哪里凑和凑和。
  别的不说,单一进门,门口站的那个帅哥温文尔雅的冲我一笑就笑去我三魂六魄:“您好,请问有什么能帮您的?”
  我飘飘忽忽的拿出记着地址的小纸条:“我是幸福快递公司的员工,308室的伍先生找我们公司送快递。”
  帅哥“哦”了一声,嫌电我电的不够晕似的,又冲我妩媚的笑了一下:“请您稍等好吗?”我能说不好吗?!
  帅哥掏出一个对讲机,对暗号似的说了些什么,又冲我微微一笑:“您请进,向里走右拐是电梯,您直接到三零八室就好了。”
  我扯了扯嘴角,露出八颗牙齿,也微笑了一下,径直上楼。
  308室的门开着,我轻轻的敲了下门,里面传来一声带点台湾腔的江苏口音:“请进,请进。”
  我犹豫了一下,在门口说道:“您好,我是幸福快递。”哼哼,我还是很有警惕的嘛。
  房间里面的声音有些苍老:“对不起,我的腿不大方便,您请进来说话吧。”
  我探头一看,房间里面一个老先生坐在轮椅上,满头白发苍苍,正微笑着看着我,那微笑像极了我去世多年的外公,睿智而又温暖,我一下子竟然想哭。
  
  老先生看着我,微微的笑:“小姑娘,怎么不开心了?”
  我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我是代表公司出来的嘛,不能这么不顾形象。可是在这个老人跟前,我只觉得自己像一个小女孩,怎么也不能像平时一样装bility。
  走到老人跟前,老人脚边有一个小方凳,我自觉坐到小方凳上。老人冲我笑了:“大热天的,喝杯水不?”
  我摇了摇头。
  老人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从膝盖上的毯子里面取出一副卷轴来:“这个东西我想麻烦你帮我送给一个人。”
  我点了点头,老人却没有把卷轴给我,只是出神的摸着已经泛黄发旧的卷轴出神,我不敢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等着。
  过了一段时间,老人回过神来,自嘲的笑了:“真是,年纪一大,就容易沉到旧事里面出不来,小姑娘,你帮我把它打开,送走之前,我想再看一眼。”
  我接过卷轴,轻轻打开,不由赞叹一声:“真漂亮。”
  虽然我不懂国画,不会形容,但是眼前的画只要不是瞎子,就都能看得出漂亮。
  画的是风景,小山小水,清秀空灵。碧波之上一叶小舟,撑舟的人荆釵布裙,应该是个女子,正温柔的回眸看着舟上,舟上坐着一个男子,手握书卷,笑看山水。
  画卷之上,题着一行清秀飘逸的字:“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
  我看良久,老人也看良久。
  良久之后苦笑:“少时相劝,都是良言,奈何宦海沉浮,身不由己。其实到头来,都是一场空,而人,却结结实实的辜负了。”
  我不明所以,不敢说话。
  老人长叹一声,挥挥手示意我卷起画卷。对我说:“小姑娘,我这次恐怕是最后一次来了,本来想亲手送过去,奈何身体实在支撑不住。又一想,五十年不见,当年伊人,现在不明生死,大喜大悲,非吾所宜。这件事情就偏劳你了。”
  我唯唯。
  老人看着我,微微笑了:“真是辛苦你了,这是地址。老地址了,找起来费劲,要是实在找不到,这幅画就送给你好了,权且当作纪念。
  我小心翼翼的收下纸条:“爷爷,您别这样说,我尽力去找,找不到的话我把画还给您,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敢要。”
  老人笑了笑:“贵重不贵重,只在人心而已。这幅画又不是名家所做,也不是什么古董,我刚才看你是真喜欢才这样说。想来这画跟了我五十年,五十年缘分将尽,我留着也就是带到棺材里面,没什么用了,再说了,”老人笑眯眯:“没准还能找到人,把画物归原主呢。”
  我一愣,是呀,还没说尽力去找人呢,就想着要画不要画的问题,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老人笑了,不以为意,从钱包里面取出一百快钱:“这些够了吧。”我忙说:“要市内的话,只要六块钱。”
  老人把钱塞到我手里:“拿着,大热天,不容易。”
  说罢,闭上眼睛,看是有些累了。
  我看了看手里的画和钱,不太敢多说什么打扰老人,只好静悄悄得出了房门。
  出了房门,看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