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蔡菜emily,呵呵,如梦现在的问题是工作时间上不了天涯了,不但不能上天涯,就连偷空写小说都成为不可能,像今天的东西就是刚才现写的,热气腾腾新鲜出炉:)
  我本颓废呵呵,如梦也希望尽量多写多更新大家高兴:)
  清清甘露:如梦当然要继续写下去呀,后面两章的标题都出来了,就是《绿豆饼》和《巧克力》。不过白天更新不了,全靠晚上了,所以可能不如以前那么快和有规律:)
  zzj呵呵,琵琶不太淡定的拍拍zzj,兄弟,谢谢顶贴:)
  地址很是普通,倒是送达的人显然是个女子:“云霓”。
  我看着这样的名字,突然间有些不真实感,仿佛就像看小说一样,美丽的名字美到一定的程度就不像现实了。
  现实中叫做云霓的女子应该是冰雪聪明又清丽绝俗的吧。
  
  琢磨着,我就走出了宾馆。
  大太阳底下一晒,突然就回到了现实,刚才的老人家忘了给我签快递单了。
  门口的帅哥严肃而疑惑的看着我:“请问小姐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
  我瞪着帅哥,我看起来就那么不像好人?
  帅哥有礼貌的微笑着,丝毫没有在我愤怒的眼神下觉悟到自己的错误。
  我没有办法,只好说:“我刚才忘了让伍先生帮我签快递单了。”
  帅哥看着我没有说话。我有些怒,大热天的,我跑来跑去,容易吗?!
  这么想着,我掏出快递单给帅哥:“您要是不放心我,您自己把快递单交给伍先生好了,我在这里等着您,签完后给我就行了。”
  帅哥仔细看了看快递单,掏出对讲机:“三楼服务员,三楼服务员?”
  对讲机那边的声音清楚地我都能听见:“请讲。”
  “有客人访问三零八室,请接待。”
  “好的,请上来。”
  我胜利的看了一眼帅哥,大踏步走上楼去,心里面有些不爽。
  为什么小说中那么容易就能开展一段感情?比如刚才的桥段,按照言情小说的套路就应该是我虽然被帅哥气着了,可是帅哥却对我一见钟情,然后不懈追求,然后突然发现帅哥的父亲其实是长城饭店的老板,帅哥是太子实习,最后我心不甘情不愿的嫁入豪门。
  我承认我言情小说看多了,中毒太深。
  
  走到三零八室,房间门已经关上了,我敲门。
  敲了三下,屋子里面传来声音:“请稍等。”
  老人家行动不方便,我等就是。
  耐心的等了一会,房门开了,一个很阳光的小伙子站在我面前,操着台湾普通话微笑着问我:“请问您找谁?”
  我拿出快递单子:“我是幸福快递公司的员工,刚才伍先生忘记帮我签一下单子了。”
  小伙子有些皱眉:“伍先生?”
  我点头:“是呀。”
  小伙子有些奇怪:“我刚才在睡觉,没有叫人帮我送快递呀。”
  我也很奇快:“我说的伍先生是个老先生,坐着轮椅。”
  小伙子脸色有点变化:“你具体的说一下好吧。”
  我有些郁闷,这年月小伙子们怎么都这么抽象起来?一点都不好沟通:“是一个头发全白了的老先生,腿不好,坐着轮椅,轮椅上搭着一条薄毯子。老人家气质挺...嗯..挺儒雅,说话带江苏口音。”
  小伙子瞪着眼睛看着我,就像见了外星人一样。
  我不解,不过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台湾同胞,我还是不要冒冒然说什么,别给人家留下不良印象。
  小伙子显然就没这么想,张着嘴站了一会,突然问我:“你手里面拿着什么?”
  我看了看手里面的画卷:“是伍先生让我送的快递。”
  “是什么快递?”
  我本来不想说,但是看小伙子神色不善,还是老老实实的为妙:“是一幅风景画。”
  小伙子倒抽一口冷气:“是不是一副水墨山水,画中有女子摇船书生看山水的?”
  我点头,兴许这小伙子是伍先生的家人吧。
  小伙子瞪着眼睛想了想,突然冲过来抓住我,又松开手:“不对,不是梦,你是真的。”
  想了想,又使劲掐了自己一把,然后疼的叫了一声。
  我好奇的看着小伙子。
  小伙子激动地气都快喘不上来了:“爷爷,爷爷你是不是一直都在我身边?”
  这一下轮到我睁大眼睛了,我完全的弄不清楚事情,莫非眼前的小伙子精神有问题?我再怎么看也是一个女的吧,就算看着老,也总不能当爷爷咯。
  小伙子激动地喘着气看着我,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小伙子。
  对视了一会,我看小伙子没有说话的意思,便小心提示:“请问伍先生呢?他签完单子,我还要赶着送东西去呢。”
  小伙子颤抖着指着自己:“我就是伍先生啦!这里只有一个伍先生,那就是我,你看到的伍先生是我爷爷啊,我爷爷已经过世一年啦。”
  
  我瞪大眼睛看着小伙子,说实在的,这两天我经过的灵异事件实在是太多了,如果刚才真的又经历了一次灵异事件我决不会太过吃惊。
  小伙子激动地说:“你们大陆信共产主义,无神论,不信这些,不过我说的千真万确是真的啦。我爷爷一年前去世了,去世之前看着这幅画放不下心。我这次来大陆带着这幅画就想找一找人帮我看一下这幅画有什么让我爷爷一直不放心的事情。可是我来北京以后事情太多太忙,一时没顾上,千真万确没有叫什么快递公司,刚才我一直在睡觉,没有看见你,真是神奇,一定是我爷爷在天之灵想托你把这幅画送出去,可是送给谁呢?”
  我听着小伙子唠唠叨叨长篇大论的说完了,才好奇的问了个问题:“好吧,就算这是灵异事件,可是,你爷爷难道没跟你说过这幅画的来历和要送给谁吗?”
  小伙子摇头:“从来没有啦,我们家人都不晓得,我爷爷从来没有对我们家人说过这幅画,那,我爷爷有没有对你说要把这幅画送到哪里去,送给谁?”
  我点点头,伸手去找刚才老人家给我的地址,找啊找,得,还真就找不着了。
  我心里面一激灵,刚才老人家还给了我一张钱,千万别不见了。
  打开钱包,钱居然还在。
  我羞愧的鄙视着自己把钱放好。
  小伙子激动的说:“那你还记不记得地址啊。”
  我点点头,那时当然,那么好记的地址和人名,怎么就能忘掉呢。
  小伙子说:“那我跟你一起去好不好,我也想看看我爷爷到底要把这幅画送给谁。”
  我心里想,老伍先生当时说过如果找不到云霓,就把这幅画给我。可是眼下要是找不到云霓,我还真不好意思跟眼前的小伍先生厚着脸皮要画。
  
  心里想着,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微笑着说:“那好,咱们这就走。”
  小伍先生点点头,说:“请稍等,我拿一下钱包。”
  说着转身回去。
  我趁机又看看屋子里面,屋子是个小单间,一览无余,哪里有什么轮椅和老人。
  
  外面骄阳似火,不过跟着小伍先生有个好处,就是我们打了个车。我有些好奇,不知道让老伍先生念念不忘的这个云霓会是什么样子。
  按照年龄上来说,也应该是老太太了吧,不知道年轻的时候是何等佳人,现在还能看到当年风采的一些印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