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北京的夏天闷热闷热,坐在车上,司机师傅把空调打开,才觉得刚才出汗已经把衣服湿透了。
  司机师傅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我聊着:“你们是从台湾来的吧,这两年从台湾来的人老多了,都是回来找亲戚朋友的。运气好的,找到了,运气不好,咳,毕竟这么多年了,都难说得很。”
  小伍先生点点头:“是呀,都这么多年了,当年的地址谁知道有没有变。就算没有变,人也会变啊。我爷爷这么多年了,总是在念叨北平。我就跟他说,现在的北京跟以前你没走的时候可不一样了,你想想,连名字都变了,城市里面更不得了,他就不说话了,很伤心的样子...”
  我看着窗外,突然间有些忧郁。
  如果,如果那幅画里面的书生就是老伍先生,女子是云霓的话,这应该有一段美好的故事吧,要不然怎么能让老伍先生念念想想直至去世?
  
  这会不是出行高峰时间,司机师傅在二环上开的挺快。我看着四周一闪即逝的景物,其实人生又何尝不如此?转瞬即逝,谁又能抓住似水流年?几十年转眼即过,回过头,物是人非。
  小伍先生似乎也有些感慨,说:“其实论起来我应该是江苏人,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从小在江苏长大,会不会像我爷爷一样挺有那种过去江南书生的气质。”说着,挺起劲的看着我:“真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什么地方长大,就有什么地方的气质。前两天我去看猫熊,你还真别说,长的还真有四川风味。”
  我看着小伍先生,何谓猫熊?
  小伍先生看着我不解的眼神连比带画:“就是圆圆的,胖胖的,眼睛有黑眼圈像你一样,哈哈,开玩笑啦,哎呀,你怎么还是不明白,就是团团圆圆嘛。”
  我晕,不就是熊猫嘛,还猫熊。
  “那什么叫四川风味呢?”
  “矮矮的,水灵水灵的呀。”
  我倒抽一口冷气,感情我们四川在小伍先生心目中是这等形象。
  司机师傅憋着笑,拧开收音机,好巧不巧的,收音机里面在放《北京土著》这首歌。
  说实话,这首歌我自打在地铁里面听过一来,连着几天走到哪里心里面都默默唱着“切一片西瓜四五两真正的薄皮脆沙瓤”。
  这个歌还真是有老北京的特色,挺贫。
  
  听着“一个板儿农骑着板儿车拉着板儿砖上班”司机停了车,跟我们说:“到了。”
  我看着外面的小胡同巷子,时光似乎还真就倒流了。
  我们走进小巷子,小伍先生兴奋地跟我说:“这还真是传说中的胡同呐,我还以为没有胡同了。”
  我看着小伍先生笑了,再怎么着,也不能一下子现代化的那么快嘛。
  沿着胡同往里面走,胡同里面人越来越少,走着,看见一个大姐。
  您说这大姐怎么就那么像《功夫》里面的包租婆呢?长得胖不说,穿着一身凉快的睡衣,不,准确的说是吊带睡裙,那华丽丽的小碎花看的小伍先生眼睛都直了,要不是大姐的背影实在胖的太过销魂,我还真能把小伍先生当色狼了。大姐就这么在前面飘着走,文胸的带子和小碎花睡衣的小吊带和谐的在我们两个眼前晃悠着。
  小伍先生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这不会也是老北京特色吧。”
  我倒。
  
  诡异的是,大姐直着走,我们前面没有岔道口,也得直着走,大姐拐弯,我看了看路牌,也得跟着拐弯。
  就这么走了十分钟,我还没说什么,大姐突然站住了,转身就冲我们过来。
  我看着横眉冷对的大姐,还没说什么,大姐开口了,冲着小伍先生:“流氓。”
  小伍先生很是莫名其妙:“这位大姐,有话好好说嘛,干嘛平白的骂人?”
  我看着一脸愤怒的大姐和斯斯文文的小伍先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起《东成西就》里面的梁家辉斯斯文文的说:“大姐,能看看您的胸部吗?”
  不过眼前不是爆笑的时候,我看着这两位,也斯斯文文的说:“大姐,您误会了,我们是来找人的,找的人不巧跟您走的方向一样。”
  大姐冷冷的打量我一眼:“找谁呐?”
  我说:“云霓。”
  你还真别说,这两个字还真有震慑功能,大姐一下子就缓和了:“咳,不早说,是找云奶奶啊,跟着我走就行了,我和云奶奶住一个院子,你们是来采访的吧,一看就像,这两年采访的人多了去了,我跟她住一个院子,老是给人带路。”
  我一听,嚯,感情云奶奶还是名人啊。
  大姐看了我一眼:“你采访她还能不知道她是名人?骗人了吧,云奶奶那么著名的画家,都参加什么国际画展了,是我们院子里面的骄傲。”
  说话间,左转右转的,到了一个小院子里面。
  院子不大,但是收拾的清清爽爽,一排花盆里面栽着的小西红柿鲜红欲滴,一个老太太正笑眯眯的坐在太阳里面看着一个小女孩在地上跳房子。
  我看着眼前,心里面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大姐叫了声:“云奶奶,又有人来采访你了。”
  说着,站在我们旁边,看着我们,大有看热闹的架势。
  我看着老太太,老太太抬起头看我们。
  微微笑着的老人,脸上有一种沧桑过后的从容。
  有一句话再贴切不过:“摇扇小庭,看天边云卷云舒。”
  我看着老太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有一种想法,天大的事情,眼前的老人必能从容面对。
  老太太的脸上却闪过一丝惊讶,站起身来,直冲着小伍先生走了过来:“伍天舒?”
  小伍先生先生张大嘴,想说什么,老太太眼泪已经落了下来,却使劲的擦掉,仿佛怕看不清了似的:“这是做梦吗?”
  小伍先生搀扶着云奶奶,云霓奶奶的手牢牢的抓住小伍先生,仰脸泪眼朦胧:“五十年,五十年,五十年再见,却不是鸡皮鹤发,依然清俊挺拔,老天爷真是和我在开玩笑。”
  小伍先生说:“奶奶,我爷爷叫伍天舒。”
  云霓奶奶点点头,松了口气,也松开小伍先生的手:“知道,知道,你长的可真像你爷爷年轻的时候。”
  小伍先生笑了。
  我赶快插嘴:“奶奶,您叫云霓吗?”
  奶奶转头看着我:“您是?”
  我说:“我是幸福快递公司的员工,伍老先生让我给您送东西。”
  云奶奶皱皱眉:“送什么东西?他为什么不自己来?”
  我没法回答,想了想,反正也没有签单子,也用不着例行公事的看身份证了,就把画卷递给云奶奶。
  
  云奶奶好奇的慢慢打开画卷,眼中复又烟云浩渺。
  低头喃喃:“五十年前,我劝你和我退隐山野,画了这幅画,然而你仕途正顺,怎肯就此罢手?你我一错过,转眼就是五十年。五十年山高水长,你我却再无相见之日。”说着,一滴清泪滴在画卷上,慢慢散开,氲成轻舟旁一片绿水。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傻傻的站着。
  
  一个声音从屋子里面传出来:“奶奶,您怎么哭了?这两个人是谁?”随着话音,一个女孩子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我一下子愣在当地,女孩子长发发松松的扎着,黛眉俊目,一双晶亮的眼睛好奇的打量着我,全身上下,文雅而不失气度,天真却不幼稚。这样的女孩子,若非见面,当真想不到世间还有这等人物,衬得我简直如小市民一般鄙俗。
  一转眼,女孩子看见了小伍先生,脸却一下红了。
  小伍先生笑笑,我分明看见他有些紧张。
  一见钟情的老故事,用在这里,却是如此的恰到好处。
  阳关微笑的洒满小小的院子,西红柿红的水灵剔透。
  
  我松了口气,悄悄走出小院子。
  
  第四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