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热烈抱抱蔡菜emily、水星羊羊、微茜、zzj、苏京、忘川之云、chenyaoo 、未蓝左岸 、谁藏在故事里、沫沫ss、我本颓废、lance0124、山中风景
  呵呵,谢谢大家惦记,如梦今天终于恢复正常饮食了,能正常吃饭实在太幸福啦,呵呵,如梦这次纯属自作自受,坐在风口里吃不干净的豆腐干导致的,教训啊教训。
  lance0124同学,好久没见啦,现在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呀
  如梦拉着风景的手,嘻嘻,如梦现在是少了哪顿都不行,这两天没吃饭如梦都快馋死了:)
  谢谢微茜美女啦,以后常来看呀
  吼吼,招呼先打到这里,如梦这就更新特别先给lance0124的《绿豆饼》去,话说如梦也很喜欢吃绿豆饼啊
  抱抱蔡菜emily,为什么心情不好呢,可怜的孩子,不快乐的时候出去走走能舒服一点,今天心情好了没?呵呵,我们没办法要求每天都快乐,那起码大部分时间都不要不快乐就很好啦:)
  
  抱抱水星羊羊
  
  谢谢我本颓废,呵呵,如梦感动的眼泪哗哗的
  
  风景,呵呵,没办法,这两天和同事出去吃的还都是辣的,单位附近没什么好地方可以喝稀饭,不过总算过来了,再次抱抱亲:)美女也千万注意身体呀,真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第五章是给lance写得绿豆饼,可怜的孩子现在一个人在国外,不知道生活适应的怎么样,周围能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不,不过总之,希望lance看到如梦写得东东能够快乐一点:)
  
  希望大家都快乐,呵呵:)
  那天快到下班时间了,我正在琢磨着要不要到杜若那里拿两个菜回家让老娘尝尝鲜,门就响了。那敲门的声音是非常的诡异。
  怎么个诡异法呢?这么说吧,就像是爪子挠门,又像是指甲尖敲门。
  我就纳了闷了,您说这得是什么人敲门才能把个门敲成这样啊,就像小道这样留长指甲的,敲起门来也没有这声音啊。
  我就出去开了门。
  嘿,你猜怎么着,门口什么人也没有!
  这会我就想起小道整天说起以前送快递的事情了,说真的,兄弟我压根就没怎么相信过,你想想,光天化日的,哪来的那些个神神叨叨的事情。更何况了,小道那小说我翻着看了一下,你说那些灵异事件,动不动就发生在小道睡着的时候,这简直是胡扯,我做梦的时候还梦见和诸葛亮一起打魂斗罗呢。再加上小道将近800度的近视眼带100度的散光,你能相信这姑娘说的话?她能看清楚门槛就不错了。
  扯远了,就说那门口吧,我左看右看,左看右看,就俩字:“没人!”
  然后我就把门给关上了。
  说也奇怪,那门就又响了,还是跟爪子挠门似的。你说这人也就是无聊,你有空了打扫打扫楼道也算是为人民服务了,有事没事的用指甲挠我的门,吃多了啊。
  我懒得动了,挠吧挠吧,我看你就挠穿了门才算本事。
  你说这事情也真叫一个邪门,挠门的声音就这么坚持着,不大不小,不依不饶。那叫一个糟心,不管你干什么,这声音都钻到耳朵里来,我简直处于崩溃的边缘。
  这人纯属没事了找抽型的。
  我一把拉开门,太岁头上动土,不想混了吧。
  结果你猜怎么着,门口还是没人!
  我伸着头左看右看,左看右看,大爷的,还是没人!
  我卷起袖子,两步冲到电梯口,电梯口站着一个姑娘,穿着职业装,那小裙子那个紧呦,能走路简直叫奇迹,再加上足足有10厘米的高跟鞋,我看她也没这么大的能耐悄无声息的从门口瞬间漂移到电梯口。
  这话说着啰嗦,其实当时也就那么一瞬间,说时迟,那时快,我一看这姑娘不像,撒腿就朝对面楼道口跑,小样,我看你能跑多远?
  楼道口倒是干脆,一哥们站着抽烟。
  我一看就撤退了,这哥们绝对不是。为什么?这哥们就是大江呗,大江再无聊也不至于无聊到这个地步。
  我就回到门口,刚一想,不对,应该问问大江了,万一他看见有人跑下去了呢?
  刚要走,我靠,有人挠我裤脚!!
  我低头,你猜怎么着,咱们门口坐着一只猫。
  你们别不相信,真是一只猫,黑的,四只爪子是白的,像是穿了白袜子一样。
  我记得阿彩说过吧,这样的猫叫做什么乌云盖雪什么的,挺值钱的。
  嘿,我就乐了,小样,你再挠我,把你送到动物园去让你抓老鼠,进行生活再教育。
  那猫倒是不怕我凶狠的眼神,绿幽幽的眼睛执着的看着我,嘴里面喵了个咪的念叨着。
  我乐了,打开门:“兄弟,请进来说话。”
  那猫也真不客气,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走进来没两步,一想,又出去了。我还想着这猫感情就是串个门啊,结果人家又回来了,嘴里面叼着一个包的挺好的粉红色包装袋,袋子上还系着个蝴蝶结。
  我一看就笑喷了,作为一只猫,它还挺有情调。
  猫一躬身,跳到桌子上,把袋子好巧不巧的放在桌子上的快递单上。
  我琢磨着:“你是寄快递不是?”
  猫赞赏的看了我一眼。
  我拿起袋子,想了想:“你快递到哪里去?”
  那猫一跳跳下桌子,用眼神告诉我,跟着哥走,有肉吃。
  我一看表,也六点钟了,左右反正闲着没事情,不如跟着这猫寻个热闹去。
  这猫带着我东走西走,你说这猫也是,你说一声我打个车不就到了嘛,还是这猫怕跟我到了车上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了?
  你说你又不是美女,我除了炖一碗红烧猫肉,还能把你咋滴?
  反正就在我不耐烦要撤退的时候,猫看着一个小区停住了。
  要说这小区你们两个都知道,小道没买房子之前还在这里租过房子,挺老的小区,房子也是老房子,猫仿佛知道我要撤退了,走过来咬住我的裤腿,生拉硬拽。
  我跟着它就往前走,你说这个点上是遛狗的点,大大小小的狗们看见这猫一起涌将上来,还连嚎带叫的。那猫说时迟,那时快,“唰”的一下就窜到我头上了,我还没来得及赶它,猫已经骑到我头顶了,上了头顶,这猫才松了一口气,你们两个别不相信,那猫在我头顶上,松了一口气我听的一清二楚。
  然后猫就抻着脖子,死命的朝一个楼栋叫。
  周围大姑娘老太太的看着我直乐。
  我那个羞愧呀,赶快一头扎到楼洞里。
  反正都到了楼栋,多一步不多,少一步不少,跟着猫走吧,就算进黑窝,也是进了猫的黑窝,也不知道带头大猫会不会戴一副黑墨镜,然后像我头上这仁兄一样穿四幅白手套?
  想着,就在一家人门口站定了。
  猫开始叫门,一长一短的喵着,活像对暗号:“天王盖地虎?你今天吃了没?”
  说也抽象,门里面还真就传来一短一长的叫声,活活的:“宝塔镇河妖,哥们你回来了。”
  我想象着一只猫会给我开个门,然后一窝猫列队审视?
  正想着,门开了。
  门口站着一个姑娘。
  姑娘怀里一只小白猫,正看着我头顶的黑猫小声打着招呼。
  姑娘一声惊呼:“白菜,你回来了!”
  我晕,这是什么名!
  反正黑猫白菜“呼”的一下子就窜到姑娘怀里,喵喵叫着还把头蹭到人家胸口占便宜。
  我觉得挺好笑的,一看,自己手里还拿着那个包装袋,就把包装袋递了过去:“这猫叫白菜吧,它给你送的。”
  姑娘有些腼腆,但是还是挺大方的接过包装袋,笑着谢我。
  小道,你说姑娘家就该这个样子不是,有些腼腆,但又不造作,再加上一头长头发,有几丝落到眼前,我当时就傻了。
  反正姑娘也没什么好说的,微笑着拆开包装袋,里面竟然是一袋绿豆饼。
  白菜喵喵的叫着。
  姑娘摸了摸白菜的头,挺感动的样子:“白菜,你回来看我就好了,还带绿豆饼。你还记得我爱吃绿豆饼呀。”
  我也挺感动,你说这猫还真挺恋旧的哈。
  
  行了,就这么多,你们两个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喜欢那姑娘又怎么样,可是萍水相逢,我不过就是帮一只猫送了次快递,怎么好借机问电话和姓名。你说就连这个事情都够匪夷所思得了是不,谁还相信我对人家有意思?再说了,我好意思嘛我,再回去找人家?借一个猫搭讪,太无耻了不是。
  
  记录完。
  
  我停止打字,看着小徐,很认真的告诉小徐:“小徐,没准那个猫是给你们两个做媒来的。”
  小徐摆摆手:“得,还越扯越玄乎了,小道你是灵异故事看多了。”
  我正想说什么,门口有人敲门,声音斯文秀气。
  我冲出去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个挺秀气的姑娘,一头长发清爽飘逸:“请问,是幸福快递公司吗?”
  我激动:“是呀,请问有什么能帮您的?”
  姑娘拿出一个快递单:“这是上一次你们公司的人落在我家楼道里的,看样子还没有签收,我想可能你们有用处就送来了。”
  我挠了挠头,突然间灵光一闪,赶快把姑娘让了进来:“呀,太谢谢你了,徐则正,快给人家倒杯水,大热天的真不容易。”
  然后又想了想:“大江,走,咱们送快递去!”
  大江会意的拍了拍小徐的肩膀,和我走了出来。
  
  清风徐徐,大江笑着说:“你说这世上的缘分还真是奇怪,怎么就没有猫给我牵个线让我也找到这么好的姑娘呢?”
  我笑了,一转头,一只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