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巧克力
  
  最近比较忙,关于小说的事情也暂时停了一下。阿彩这会抽着烟坐在我对面,一边吃着杜若做得麻辣香干,一边跟我说:“小道,你说自打我认识你的时候开始你就开始写小说了,一直写到现在,题材换了无数,你倒是专心一点,好好写出一点东西好伐。我记得倪匡说过,甭管你在不在状态,一天保证五千字,长此以往,必将成才。”
  我抱着毛毛熊边吃红豆哥哥边看老友记,压根就没理会她,这姐们一张嘴又要吃又要抽烟还要抽空教育我,烦不烦人呐。虽说想当年我们两个一起也住过,可是那一次阿彩都没有这么烦人过。
  阿彩见我没理她,倒来劲了,一脚踹过来:“说你呐。”
  我一下子就火了:“得了得了,没见我烦着呢,我工作工作没着落,写东西能当饭吃?你当我是天下霸唱?一下子火了一下子就挣足了。”
  阿彩也较真:“胡扯,你当时在鬼吹灯吧写的那个古董还是什么的,我就说挺好,你要是坚持写下去,就算鬼吹灯比不上,比起那个什么盗墓笔记总算不差。人家为什么就能出书就能赚钱?因为人家坚持,你懂不懂什么叫坚持?这么些年你白活了,找工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还整天嚷嚷着失业,丢人不丢人。我看到时候大江和小徐两个人不想干快递了,你一个人能撑住公司?那个时候你要工作经验没工作经验,年纪一大把,90后的妹妹们又年轻又漂亮,你跟人家争,你做梦吧。”
  我听了这个话,气不打一处来,想想阿彩说的又是实话,想反驳还没办法反驳,真是活见了鬼了,大晚上的无缘无故我找一顿骂。
  阿彩见我不说话,还来了劲了:“你别嫌我说得难听,说实在的,这些话如今除了我谁还跟你说?大江和小徐看你是女生,不忍心说你,你就这么自己耽误下去,等再过几年我看你怎么办?”
  我心里面难过得要死,就在这一刻,简直恨死阿彩了,以前别人跟我说阿彩太过犀利,我还不当一回事,今天领教了一下,真是让人无法忍受。
  关键时候,我嘴笨的特色发挥的一览无余,就这么张嘴结舌的看着阿彩,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自己都觉得自己窝囊的要死。
  想到这一点,我更加生气,一面气阿彩,一面痛恨自己,想着,把毛毛熊一把仍在床上,穿上鞋就冲了出去。
  阿彩在身后喊:“你干什么,这么大人了说一句还搞离家出走?”
  我靠,老娘今天还真就愤然离家出走了,怎么着吧你,我惹不起你,躲还躲不起?!
  一把打开门,迎面看见刚回来一脸疲倦的杜若,还没说什么,阿彩在后面眼看着要追上来了,我赶快冲了出去。
  走出去,一股热浪迎面而来,我的眼泪就那么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我所求无非是一个安定的工作,一份稳定的工资,生活安定之余有空写写小说,不图出名,不求回报,只要有几个人看,只要自己快乐就好,为什么非要有一个远大的理想。找工作的事情我一直没有停,可是面试了不下十家单位,过五关斩六将,连老总都见过不下三个,可是最后总是说等通知等通知,结果等来一大堆保险公司的通知,我在努力,可是我看不到任何希望和方向。为什么阿彩就不能理解,不能宽容一点点呢?
  转头,一个卖花的小女孩怯怯的拉住我,在灯火阑珊的街头,害羞然而又不得不艰难的问我:“阿姨买点花吧,好不好?”我擦擦眼泪,看着小女孩,小女孩未经尘世的眼睛明亮而又害怕,怕着什么呢?
  我蹲下身来,平视小女孩:“妹妹,这么晚了,为什么还要卖花?”
  小女孩的眼神里净是恐惧,慢慢向黑暗处退却,嘴里却还在哀求着:“阿姨,买点花吧,只要一点好不好,漂亮阿姨都喜欢花的。”
  我看着小女孩眼中差一点就要滚落的泪水,突然间想起网上看到的种种,这个小女孩这么晚了还在街头卖花,她的父母呢?就在我想掏钱给小女孩的时候,突然间大家都在奔跑,小女孩有些不明所以,但是身边突然伸过来一个胳膊,一把拉住小女孩朝前跑,我看着踉踉跄跄的小女孩,突然就想起杜若的儿子来,同样是小孩子,家里那一个想吃就吃想睡就睡,想让谁抱谁就抱,万千宠爱集一身,这个小女孩,以前也应该被家人所宝贝所爱护的吧。
  
  坐在路边,点燃一支烟,我把满脸的眼泪藏在烟后面。
  
  不知道坐了多久,半包烟已抽完,我站起身来,刚要走路,一个小小的声音对我说:“道茜?”
  我诧异,左看右看,夜已深,街头早已没什么人了,路灯下,一个小孩子站在我对面,微微笑着,仰着头。
  我看着小孩子,这个小孩子的眼神是那么的成熟和老练,看着这双眼睛,我突然想起不知是哪一本书上曾经说的话,这个小小的身躯里面住着的,应该是一个很老的灵魂吧。
  小孩子长的苍白而又瘦弱,惨白的脸色在路灯下几乎要透明。
  我奇怪,我没有见过这个小孩子啊。
  小孩像是知道我心里面的疑惑一样,笑着说:“道茜,我认识你。”
  我逗他:“你怎么会认识我呢?那你说说,我是谁?”
  小孩笑了,说不出的狡黠,不知道为何,我看了这样的笑容,心里面有些不舒服,一个孩子,怎么能笑得这么世故和狡猾?
  小孩子开口:“你爱吃辣椒,喜欢漂亮衣服,刚和朋友吵架出来,我说得对不对?”
  我诧异,这小孩子还真是古怪,他怎么知道这些呢?
  小孩挤挤眼睛对我说:“所以,我认识你呦。”
  我看着小孩子,小孩大大方方的在我身边坐下:“道茜,我这里有巧克力,你要尝一点吗?”
  我笑着摇摇头,真是的,我一个大人,还能要小孩子的吃的。
  小孩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说:“呵呵,这个巧克力很好吃的,我知道你喜欢吃瑞士三角巧克力,可是三角巧克力的味道跟这个巧克力真的没办法比呢。”
  说着,小孩从口袋里面取出一个盒子来,盒子很漂亮,上面不知道写的是哪国文字。打开盒子,盒子里面躺着一块像贝壳一样精巧的巧克力,一股巧克力特有的甜香冲鼻而来,我的食欲一下子就被勾了起来。
  小孩在旁边说:“尝一口吧,真的很好吃呢。”
  我看了看小孩,小孩微微笑着,那笑容像是鼓励一样。我想了想,今天真是 丢人丢到家了,先是被阿彩说了一顿,然后又看见这个莫名其妙的小孩子,还想吃人家的巧克力,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小孩看我犹豫,笑着又说:“呵呵,其实你们大人就是麻烦,不就是吃一块巧克力嘛,有什么犹豫的,我家有很多,吃都吃不完,你吃一块,我又不会哭着向你要,再说了,你帮我吃掉一块,是帮我的忙呢,哪有人能吃的了那么多巧克力?”
  我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孩的声音很有说服力。也是,人家好心好意请我吃巧克力,我扭扭捏捏的多不好。这么想着,我伸手到盒子里面拿出巧克力来,巧克力的香味冲鼻而来,说实在的,我从来没有闻过这么香的巧克力,实在是让人食欲大动啊。想着,就把巧克力放到了嘴边,咬下去的那一瞬间,我看见小孩子突然笑了,血红的舌头伸出嘴来,舔了舔嘴唇,眼中尽是贪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