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话说我兴高采烈的甩掉了被辣的脸都快变形了的大江独自踏上回家的路时,心情是非常好的。这么早就回家,最近还是第一次,回去干什么好呢?呵呵,当然是看片啦,《粉红豹2》还放在柜子里呢,一直没时间看,今天一鼓作气看了,对了,再买些鸭脖子带回去边吃边看。
  
  就这么一路打着如意算盘,我到了张子亮的家门口。话说我们这个小区就是有这种好处,每个楼道都亮亮堂堂,丝毫不像以前去的楼道那样阴阴沉沉让人不愉快。刚抬起手,还没按门铃,突然就听见了一个声音。
  近在咫尺,尽在耳旁,野兽的吼声。要是谁告诉我这声音是功放发出的声音,我要捏死他,就算是FM ACOUSTIC也不成,效果再好的功放也是功放不是,这声音,活活的就是野兽,活生生的野兽在吼。
  带着血腥的味道。
  你问我从声音怎么能够听出血腥的味道,这种描写也太文艺了吧,那我同样要跟你拼了,搞错没有,一股子血腥味直冲鼻端而来,是闻见的,天啊,我在一个单元房里面听到了野兽在吼,还闻见了血腥味!!!
  又一次的,我的腿不争气的抖成了琵琶状。我要撤退,坚决的要撤退。
  还没等我爬到楼梯口,门开了,张子亮笑眯眯的一张脸出现在门缝里:“咦,是你呀,你来干什么?”
  我来干什么?平白无故的我愿意来受这惊吓?!
  不过此时此刻,屋里面貌似还有野兽在吼,我也没什么底气了,哆哆嗦嗦的从口袋里面取出快递单和信封来:“这是你的快递,你签个字吧。”
  我不要看身份证了,大哥,管你是不是张子亮,张明亮也好,章子怡都成,帮我签了单子,放了我吧。
  张子亮拿过快递单,奇怪的说:“粉红猪信封?!这是什么东西。”
  说着,签了单子,顺手把信封拿过去。
  一看信封,张子亮的脸色就变了,说不出的古怪,不过也就是一刹间,接着,笑眯眯的跟我说:“辛苦了啊,多谢多谢,要不要进屋来坐坐?”
  我靠,我头吃肿了才会进来。
  正想着,那只伪装成猫的老虎的脑袋也从门缝里凑了过来,屋子里面一时间安静了,仿佛刚才的腥风血雨都不存在了一样。
  我看着那只猫,不,那只嘴边还有血迹的老虎,上帝啊,我连笑都笑不出来,一句话没说连滚带爬的冲下楼梯,我还有说话的必要吗?有吗?没有吗?但愿我从此以后再也不要看见张子亮和这只伪装成猫的老虎,话说也不知道开发商怎么想的,会把房子卖给这种诡异人士。
  我太唠叨了,这章就此结束。
  
  第七章完
  
  蜂蜜柚子茶
  
  实话说,当这个单子来的时候,我真的没有心思想去送快递。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原因很简单呗,今天是星期五啊。星期五杜若要做大菜等卓轩同学来吃饭的。
  说起卓轩,这两天没事了,他就跑到我们办公室坐坐。说起来也很简单,他的会计师事务所就在我们楼底下,当时他看大厅里面的公司名子牌的时候看见了我们公司,所以才走上来让我们送东西。
  这两天是他们这一行的淡季,卓轩的时间多得很,没事了就上来找大江,再加上小徐三个人不是海侃就是打游戏,再加上我和阿彩当老妈子端茶倒水看孩子,倒是一副热热闹闹其乐融融的样子。
  阿彩这周几乎天天过来,我怎么瞅着她看卓轩的眼神不是很对劲,呵呵,本姑娘在这方面还是很敏感的嘛。
  杜若显然也看到了这一点,有一天就悄悄把我拉到一边:“小道,你看阿彩是不是有点喜欢卓轩啊。”
  我点头:“我也这么觉得,可是这才几天啊,喜欢一个人会这么快吗?”
  杜若白了我一眼:“你有没有听说过一见钟情这个词啊。”
  我想了想:“不对,阿彩绝对是那种理智战胜情感的人,怎么可能呢?”
  杜若叹了口气:“我看你瞅着卓轩的眼神也有一点色迷迷,这可怎么是好呢?”
  我晕。这是从何说起。不过话又说回来,帅哥就是让人流口水的嘛:“我说,你就来了这么一次,观察的还真够仔细啊,你放心吧,我对卓轩也就是色迷迷的瞅瞅而已,真的给我,我还不敢要呢。”
  杜若感兴趣的看着我,期待着一个答案。
  我翩然转身倒了杯水:“卓轩这个人啊,太招女人,小道我自己长什么样还是有几分自知之明的,要是真的喜欢他了,那是自己坑自己自己跟自己找不自在。”
  杜若看了看我,叹了口气:“真是人心不古啊。”
  我又一次晕菜,和着我不喜欢卓轩就是人心不古了?!这是什么逻辑。
  
  啊,我跑题了。
  实话说,我真愿意这么整天八卦下去无所事事不务正业。不过当业务上门来的时候我也不能把客户挡在外面不是。
  这个客户是小徐的女朋友夏天给我们介绍来的。对,我没有说错,夏天,姓夏名天。就是那个通过黑猫搭线小徐认识的长头发女孩。至于这只黑猫,夏天给我讲了很多关于它的故事,总之就是特神特神的一只猫,说它是猫精都不为过,当然,这些故事什么时候没有业务好说又为了凑字数瞎扯八扯的时候我会慢慢写,嘿嘿,总得留点素材不是。
  啊,又跑题了,我痛恨一本正经的说事情。
  
  闲话少说,话说我正蓬头散发汗流满面咬牙切齿的弯腰扶着杜若体力精力过人、活泼过度的小东西走路的时候,门铃响了。小朋友顿时兴高采烈的扑向门口,我也跟着踉踉跄跄的扑向门口。
  回过头看桌子边上三个聚精会神打游戏的大男人,我一股无名怒火冲向脑门。
  小徐仿佛感应到了我飚飞小刀子的眼神,有些不情愿的慢慢站起来,腿向门口迈过去,眼神还留在电脑上。直到打开门。
  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个金发妞。
  这年月金发妞也挺多,像这位全染金的也不少。
  不过别说,这位染了金发倒也不丑。
  金发妞居高临下的瞟了我一眼,随即把目光转向小徐:“徐哥,夏姐跟我说你们这里可以送快递是不?”
  这声音要多甜有多甜,怎么形容呢,当你突然间喝掉一大口蜂蜜的时候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了,甜的也太腻歪了。
  小朋友一个哆嗦迈腿掉头就像窗户旁边猛冲,我一个没抓住,差点被他拖到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