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音乐还在缓缓的放着,哥哥的声音有些淡淡的忧郁和无奈:“人生是梦的延长,梦里依稀,依稀有泪光。”
  电脑屏幕早已经换了屏保了,哪里有韩潇潇的影子,所有的一切都如梦幻泡影一般。
  
  我呆坐着,看着不断变换的屏保,刚才的一切,难道都只不过是我的一场梦?我生活在现实中,所谓鬼神,不过都是传说罢了,也许,刚才的一切,真的不过是我的一场梦罢了。
  
  正傻坐着,门响了。
  是钥匙在开门,伴随着大江和小徐的说话。
  我不知怎的,头有些疼,揉着太阳穴,看着兴奋争吵着的大江和小徐。
  大江说:“小道,你说这个事情奇怪不,我和小徐两个人按照地址走到那里,结果你猜,这个人早在一年前就搬走了,我们两给委托人打电话,居然是空号。”
  小徐说:“我早就瞅着这件事情是个麻烦,大江你脑子被门夹了才接了这单生意,这下可好,咱们怎么办?”
  大江说:“什么怎么办?继续做生意呀。”
  小徐一听就急了:“我说,要是什么时候这个女的找上门来说咱们怎么把戒指没有按时送到,你怎么跟客户交代?难不成你真想贪了这个戒指?”
  大江冷笑:“怪就怪她,留个空号让我们怎么找?”
  我揉着快要炸开的太阳穴,大喊一声:“你们两个都闭嘴!”
  大江和小徐安静下来,看着我,我叹了一口气:“把戒指交给我吧,我来处理这件事情。”
  大江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徐。
  小徐点点头。
  于是大江从兜里掏出戒指盒子,递给我,笑道:“小道,你带着这个东西可要小心,据说高明的贼能够根据你走路留下的脚印判断你身上带了多少值钱的东西。”
  我接过盒子:“打住吧,我要回家了。”
  小徐有些担心:“我送送你?”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什么,心情有些不大好。
  小徐没有再坚持,莫名其妙的叹了口气。
  
  走出办公室,我看着晴朗的夜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这枚订婚戒指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再怎么,我都要把它送到它该去的地方。
  走进地下通道,地下只有稀稀拉拉的两三个人。
  除了过路的行人,一个弹吉他的长发青年寂寞的唱着,远处一个抱着襁褓的女人疲倦的坐着。
  我向女人走了过去,婴儿的脸朝着女人的怀里,时不时发出细弱的哭声。
  我叹了口气,对女人说:“怎么了?”
  女人疲倦之极的看着我,脸色青白,一点血色都没有,想要张嘴说什么,却没发出声音来。
  我取出钱包,想要掏钱,想了想,转身走开。
  女人失神的闭上眼睛,并不在乎我。
  我走出地下通道,走到地上的阿勇粥店,店虽不大,但粥极好喝。
  老板还在忙乎着,不过客人已经不多了。
  见我进门,老板娘热情的招呼:“想吃点什么?”
  我看了看菜单,他们说刚生完孩子的女人应该喝鱼汤,于是点了个鱼片粥又要了个粉丝鸡汤。
  汤和粥很快就做好了,我捧着外送的碗走回地下通道。
  女人还在,婴儿的哭声更加细弱了。
  我把两个碗放在女人眼前,女人被香气吸引,睁开了眼睛,来不及看我就看见了面前的饭。
  迫不及待的,女人把婴儿放到脚边,捧起碗喝了起来。
  我有些担心的看着女人,女人也不嫌烫,三下五除二就喝完了。
  我不知道这些够不够,刚想问,女人冲我笑了,稍稍有些血色的脸上竟然有一丝艳媚:“谢谢。”
  她的声音低沉温柔,颇为好听,我不由有些奇怪,也许这是个落魄的良家女子呢?
  我掏出钱包,把里面的钱一股脑掏了出来:“都拿去吧,也许能帮点忙。”
  女子看着钱,沉吟了一下,没有接,抱起地上的婴儿,解开衣襟。
  婴儿着急的吮吸起来,我都听得见大口吞咽的声音。
  可怜的孩子,不知道多久没有吃东西了。
  女人松了一口气,对我说:“救命之恩,没齿难忘。不知道恩人叫什么名字?”
  我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千万不要这样说,谁还没个为难的时候。”
  女人沉默了一下:“多谢,不知道恩人能不能多帮一个忙?”
  我点头:“什么忙?”
  女人有些不好意思:“我和这个小东西实在是走头无路了,能不能借住几天,等我身体复原以后我们立刻就搬走?”
  这点要求算什么?反正我也一个人住,看她也不像坏人,于是我点头。
  女人这次没有再谢谢我,抱起孩子。孩子已经吃饱了,昏昏沉沉的在睡觉。
  我收起钱,问道:“先给孩子买些东西吧,我不大懂,是不是需要尿布和小衣服?”
  女人摇了摇头,轻声道:“今天太晚了,先回去吧。”
  我点头,超地铁走去,女人在身后跟着,也许是太累了,步履有些踉跄,我伸手扶了一把,不经意间,瞥了一眼她怀中的婴儿,婴儿的脸竟然毛茸茸的,眼睛细长,似乎嘴巴还尖尖的。
  我有些惊,再看的时候,婴儿已经把脸扭向女人的怀中睡着了,女人朝我感激的一笑。
  我拍了拍自己的头,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是上网看了一天小说把头给看晕了,以后吸取经验教训,可不能连着看一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