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啊,我简直太有RP了,在吃着零食看片和辛辛苦苦码字之间,我选择了后者。)
  
  闲话少说。话说星期五晚上到张四家里的时候,我有些诧异。这个人好端端的不知道为什么养了一大缸鱼。你说你养鱼就养鱼吧,这鱼看起来一个个又凶又丑的,据说还挺贵。这年月,变态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我看着这些个鱼就不舒服,离得远远的,把我带来的一箱子瓜子拆开,舒舒服服窝在沙发里面端了个盘子嗑瓜子。
  大江脚踩着棉花一样胳膊上挂着个美女进来了。要说明珰这丫头,装起小可怜来真的楚楚可怜我见犹怜,长头发放了下来,一张清水脸上不施脂粉,那皮肤真嫩的能掐出水来,这丫头今天学人家乖乖女的样子,睁着个大眼睛,一声不吭,大江走她就走,大江坐她就坐,把大江得瑟的云里雾里,就差问我北在哪个方向了。明珰也染发,但是头发的酒红色红的自然好看,比起硬挤在卓轩身边的Jenny来不知道高杆多少。
  Jenny今天换的香水我知道名字,就是大名鼎鼎的毒药。这个香水很是奇怪,有一阵子看小说电视大家都在说,褒贬不一,为此,我特地到西单百货指名道姓的要来闻了一下,那印象一下子就深刻起来,你说这款香水还真没叫错名字,够当杀虫剂使了。其实香水本身也没什么大问题,问题在于你不能把一整瓶都往身上倒,物极必反,这味道你很难说它叫香味了。卓轩苦着一张脸,求助的看着四周,但是方圆五米之内别说人了,连蚊子都没有一只,看看吧,这效果,简直可以和六神花露水相媲美了。
  
  “小道,你们常来聚吗?”司建晨在我身边坐下,没话找话的拿了个桃子在啃。
  我忙着嗑瓜子,没吭声,点了点头,然后觉得不礼貌,再怎么说这个人不是那么熟,我还是收敛一点吧,别让大江和小徐说我给他们丢人,虽然这两个目前都笑的跟南瓜似的,浑然不觉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要说什么,张四过来:“法官,几点开工?”
  我看看张四家硕大的挂钟:“急什么,现在才9点,先聊聊,想睡觉的补会觉,吃好在开始。”
  张四就是个刻板脾气:“那你也给个准点啊。”
  “行啦行啦,真烦人,没见我嗑瓜子呐,9点半,九点半准时开工行了不,你家有蜡烛没,没了赶紧买,我当法官就讲究个气氛,到时候电灯统统的给我关上,每个人面前一根蜡烛,够气氛吧。”
  张四冲我一翘大拇指:“不愧是玩过的,就这么办,我去小区旁边的超市买蜡烛去,你跟我去不?”
  我烦:“你让我消消停停得待一会吧,要不你把那位给弄出去,我呼吸会新鲜空气。”
  张四瞅了瞅Jenny:“你每次都把最艰巨的任务交给我,真不地道,这尊大神谁请来的?”
  我撇撇嘴:“难道是我不成,你赶紧的,到时候别怪我拖延时间。”
  张四一跺脚:“成,你等着啊。”
  说着,冲Jenny走过去,不知道说了些什么,Jenny格格娇笑着用小粉拳砸张四,一边娇嗔了什么,然后居然就跟张四走了出去。
  我目瞪口呆,真是真人不露相,四哥,以后我就跟您混了。
  卓轩转脸大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狂奔到阿彩那边找啤酒解毒去了。
  
  至于张四都跟Jenny说了些什么,这还真是个迷,因为卓轩就压根没听,张四神神叨叨的不说,我总不能看着Jenny的鼻孔为了满足一时的好奇心降低自己的人格去问吧。
  
  还有人问我再写小说没,我笑,如果跟他们说不但写,还写成玄幻了,这些务实的好孩子们估计要发疯了。
  其实人生更玄幻,你半夜QQ上跟好朋友聊天,突然间就发现怎么才几年的功夫就沧海桑田了,人和事情你都无法预料,甚至无法安慰和劝说,就连陪着流眼泪都不合适,就只好心里面难过嘴上扯些不相干的,瞎扯一顿后下线各奔东西。
  等第二天,又有一个人悠悠然施施然的报告一个最新消息,平地惊雷了吧,人家看的就是你平地惊雷的表情。
  翻看言情,都是傻姑娘写的傻话,看看玄幻,又要嘲笑。这日子。
  
  唉,老帖子里面发发牢骚感慨,日子还得照样过。只是祝愿我所有的朋友能够开开心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