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狗尾后面续的狗尾巴草
  
  怎么说呢,这个文章很久没有写了,那天跟大江聊天,大江说:“我娘子看了这个故事。”我大惊,跟他说:“本故事纯属虚构,一切熟人免看!!”大江怒视着我:“免你个头,你跟我娘子很熟吗?很熟吗???!!!”我语塞,的确,不怎么熟。关于大江娘子的事情那是一个很动人的爱情故事,有时间的话我会细细说。总之大江鄙视了我:“你好写不写的太监了,我娘子没事了就跟我琢磨:“这个明铛我怎么没见过,你怎么没跟我提过balabalabala”“你真的没喜欢过明铛,你到底过去有多少个女朋友balabalabala”等等等等,老子这两天耳边就跟飞蚊子似地,你自己跟你嫂子解释去!”我畏畏缩缩的拨通嫂子电话,低三下四的解释了将近2个小时附带八卦这个故事中其余人等的各种隐私才算罢休。
  
  放下电话,姐恶从心底起,怒向胆边生。凭什么呀,凭什么呀,不就是个小说嘛,还要跟人解释,转念一想,嫂子,我晓得你的意思,不就是在家待得郁闷了想看小说顺道八卦一下嘛,这点妹妹我绝对满足你的要求,so,这篇小说本姑娘决定重新开始挖土填坑,哇哈哈哈哈!
  
  
  上次说到哪里了?得,时间久远,咱们闲话少说直接跨入杀人现场。
  
  九点半的时候外面黑漆马虎,屋里面灯光闪烁人影憧憧。
  我拿着法官的小木槌,环顾着烛光后面众人兴奋但又有些摇晃的脸,一锤下去,游戏正式开始。
  那天我始终有种感觉,这天晚上要出事。出什么事呢?我说不来。
  我看着卓轩,这哥们首轮当警察,我剧透了,我剧透了吗?
  不知道怎么,这会看着卓轩心里面稍微安定一点。
  天黑了,请闭眼。
  话说,烛光里的人脸看起来和平时不大一样,就连Jenny都别具风格,什么风格呢?神秘而朦胧的风格。看起来好像不是真人一样。坐在Jenny旁边的高斌是我今天第一次见面,挺斯文的一个人,话不多,但是张四告诉我他会功夫,是个练家子。
  我开口,声音压低三分,刻意营造一种恐怖气氛:“杀手请睁眼。”
  Jenny,司建晨和大江睁开眼,出示手中的牌验明正身。
  “杀手请杀人。”
  Jenny兴奋地一指卓轩。大江摇头,指严启亮,司建晨点点头,指严启亮,两票对一票,Jenny有点赌气,向后重重一靠闭上眼睛。
  大江翻了翻白眼。司建晨有些郁闷。
  “杀手请确认。”Ok,没问题了。
  “杀手请闭眼。”
  所有人都闭上眼睛。
  我静静看着这些人,没有说话。
  空气中有一种很奇怪的味道。我不知道这味道从哪里传过来,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味道,但是这味道就在我鼻尖飘着,越飘越浓。
  我听见自己笑了一声,顿时汗毛就竖了起来,这不是我自己的声音,这声音说不出的尖锐诡异,就像是从腹腔里面飘出来的。
  “啊!!!!!!!!!!!”要是能这么叫我就这么叫了,他妈的,这是怎么回事?我努力要叫,结果发出来的却是阴测测的从腹腔发出来的声音“游戏的规则我来定,进了游戏,就得认命。”
  
  卓轩、张子亮和明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看的方向各有不同,张子亮在看我,明铛在看我,卓轩在看严启亮。
  我也看向严启亮,严启亮闭眼靠在高背椅上,仿佛睡着了,脑袋向后仰着,仰的角度让我很不舒服,就好像是有人揪着他的头发用绳子把脖子绑在椅子上一样。
  严启亮到底怎么了?上帝啊,尖叫也好,让人打电话也好,狂奔过去开灯也好,我要发出我的声音!!!!!!,一张嘴,那阴测测的声音竟然笑了起来:“警察已经睁开眼睛了啊,好,那就指认吧。”
  卓轩的目光和张子亮对视了。
  就听明铛银铃般的声音娇笑起来,在我不由自主发出的阴风嗖嗖的声音中,这声音也好不到哪里去,怎么说呢,就好比是兰若寺里面的娇笑声,怎么听怎么让人毛骨悚然。
  “我”也笑了,xxx的,还是那种阴风嗖嗖带着些嘶哑的笑,就像是我自己的喉咙被锯开了一样听得我牙齿发酸腿发软“姑娘认为这个游戏好玩吗?”
  明铛轻轻俏俏的说:“好玩,当然好玩,不好玩我还坐在这里干什么?大不了屠了村子,你喝你的血,我采我的药,就只怕这两位不答应。”
  我的目光飘向卓轩和张子亮。卓轩微笑点头,张子亮抓了把瓜子开始嗑瓜子。
  “我”笑:“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就继续吧,警察来指认?”
  明铛继续笑,指着我,笑的娇媚邪气,跟刚才的小甜甜样判若两人。那长长的涂着指甲油的指甲指着我,如果没看错的话,指甲在摇曳的烛光中伸长了一下又缩了回去。
  卓轩开口了:“游戏规则还麻烦尊驾再说一遍,我没玩过这个游戏。”
  “我”笑了,颇有些猫抓耗子的得意:“就这么些人,死了就死了,没死的命大,还用得着怎么解释?要是他们杀了你,那也是你命不好,我坐收渔利而已。”
  XX的,甭管这丫是谁,学过小学语文没有,说的话狗屁不通,话说回来,你他娘的有本事你自己说话,附到我身上说话算哪门子事情,这破锣嗓子就是唱莲花落都没人舍饭。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笑了一声,还是那个破锣嗓子。
  卓轩点点头,认真的看了看我,转头看张子亮,张子亮“噗”的吐出瓜子皮,又抓了几个扔进嘴里,含含糊糊得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卓轩笑了。
  “我”却有些发怒,尖声道:“都给我睁开眼睛!”
  “村民”们睁开眼睛,除了严启亮,我指着严启亮:“他已经死了,你们说,谁杀的?”
  “村民们”居然异口同声的指着明铛,明铛的脸在一霎间变的惨白。
  “我”桀桀的笑了起来:“好极啦!小狐狸,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明铛小脸一沉,突然间五指如钩,竟然朝我的脸抓了过来。
  九阴白骨爪!!!
  不是我搞笑,而是明铛的手真的是个骷髅手,指甲近距离看就跟五把刀刃一般,带着股嗖嗖的冷气就过来了。
  我没躲。
  不是我不想躲,而是我瑟瑟发抖动不了啊!!
  你个混球张四,玩什么不好,玩杀人游戏,老娘也是吃饱了撑的,出来玩什么玩,窝在家里看会片多好,眼瞅着大好性命今天就要丢在这里,我这是着谁惹谁了啊!!!
  人在极端害怕的时候力量是极大的,我居然听见了自己的声音:“啊!!!!!!!!!”尖锐且音量大,声音直冲屋瓦,多么可爱的声音啊。
  张子亮“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说时迟,那时快,就看见眼前一晃,难道我挂了?我挂了?为什么我还能想这个问题,那就说明我没挂???
  随即就听见一声爆炸,我一下子被震到椅子上气都上不来,就看见火光从我刚才坐的地方熊熊升起,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卓轩的座位上,而卓轩和张子亮抓着明铛正往后退,明铛头发整个散开,十指如钩,整个手都变成黑的,而严启亮倒在地上,舌头伸的老长,脸色惨白,活脱脱一个吸血鬼的模样。
  我又开始不争气的发抖了,严启亮到底是死是活啊?!
  而就在这一刹间,所有的蜡烛都熄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