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我自己都能听见自己上牙敲击下牙的声音。
  有的时候人就是这样,越是害怕越是动弹不得。我多么想逃走啊,可是这个时候我连逃走都不会了,只能装死,话说,牙齿啊,您能别打架吗?整出这么大的动静来我还装什么死呦。
  就听见“呛啷”一声,有人拔剑。
  那个嘶哑的声音笑了:“灭什么蜡烛,就这么几个人,我都不怕被人看见,你害怕什么?”
  张子亮的声音一反平时的轻松,带着几分小心谨慎:“看不出来尊驾已经到了如此修为,在座这些个人不是我的朋友就是我的熟人,不如尊驾买我个面子今天就此罢手,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那个声音“啧啧”道:“小子,你胡说什么呢?眼前的小狐狸我找了多少年才找到,今天一放手,还不知道以后什么时候能够找到,你说罢手就罢手?”
  卓轩沉静的声音道:“你们有什么仇怨,倒是说出来听听。”
  那个声音听见卓轩开口,居然静了静,不像刚才那么嚣张无礼了:“阁下,我与小狐狸的恩怨不是一天两天,你要听也成,把小狐狸给我我摆酒请客慢慢告诉你,只怕你到时候会后悔认识这个无耻下流的畜生。”
  明铛微笑,说不出的妖娆魅惑:“苏潭,你我之间不就那点事情,我做事从来不遮遮掩掩,这些人与我非亲非故,你也不用与他们作甚么交易,这些事情不用你说,我自己来说。”
  说着,就见一点绿光缓缓升起,绿光下,明铛甩开张子亮和卓轩拉着她的手,傲视着面前,面前站着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凉风嗖嗖,难不成是鬼啊鬼,我活活的见鬼了,这身影啥时候冒出来的?!贞子比起他来还有个具体形状,眼前这一团就冒着令人恐惧到死的潮湿气息飘啊飘,我只差没有双眼一翻昏过去而已,昏昏沉沉的,绿光中我看了一个故事。
  
  对,不是我打错字了,而是我在绿光中真的看见一个古代的故事,为什么能看见不要问我,这只能用超自然来解决,反正就是那么一瞬间,那个故事我就清清楚楚的知道了,我都知道了,想来卓轩和张子亮也都知道了。
  
  说起来简单,无非就是一个道士被一个小狐狸诱惑了,小狐狸把道士迷惑了以后不知道下了什么药,反正把能偷的东西都偷走了,什么炼丹的葫芦和葫芦里的丹,道士的七星剑,道士的银子,道士的符,道士的道袍,道士血乎兹拉的内脏。
  内脏…
  让我晕了吧,我强大的神经啊,再不晕过去我就要被吓疯了。
  
  看完“视频”,我的牙齿不打架了,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气息微弱奄奄一息了,以后立碑的时候可以这么写:活活被吓死的道茜不眠于此。
  以后我还敢睡觉吗?一闭眼都是这些东西。Xx的,我还有以后吗?
  
  苏潭,就是那一团黑影冷冷道:“不错,是这么个事情,诸位说我该不该报仇?”
  张子亮摇了摇头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剑晃了一下又不见了,随后就走到我旁白坐下。卓轩叹了口气,也走开来。
  剩下明铛自己一个人面对着那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我自己手心一股热气传过来,顿时精神稍微好了一点,扭头,张子亮正拉着我的手,我简直要热泪盈眶了,好同志啊!
  那边卓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严启亮弄到沙发上了,正皱眉看着。
  
  明铛把头发挽起来,就这么静静地站在苏潭面前。
  苏潭咬牙切齿:“畜生,你还有什么话吗?”
  明铛淡淡道:“你也杀了不少人,感觉如何?”
  苏潭不吭声,那股黑影越来越黑,就像一大滩墨汁一样,黑的没有一丝光线,令人绝望。
  
  明铛说:“我自记事起,修炼全凭自己摸索,丹道之事一窍不通,只道夺人内丹可助修炼,可是内丹怎么得到我却一无所知。你是我遇见的第一个人类,你说你是道士,有内丹在腹中,还给我指了具体位置,我一时无知,便起了贪念。现在看来可悲可笑可叹,到现在,我为了此生仅有的一次杀业得费多少功夫弥补,其中辛苦,不说也罢。早知道当时不如跟你一起修炼,有你指点,倒会是一条明路。
  你今日既然放不过我,我也拼却所有跟你做一了断,你如能杀了我,取内丹也罢,拨皮抽筋也好,甚至将我拉出轮回道永世不得超生我都无话可讲,只是你,杀了我,多一条杀业,自己掂量清楚。”
  
  苏潭嘿嘿一笑:“敢作敢当,不错!”话音刚落,就见黑影中伸出无数手臂来抓向明铛,我看着那些手臂多的让人头皮发麻,张子亮牢牢抓着我满是汗的手,支撑着我的重量,我说大哥,你何苦来,让我晕倒岂不是比较厚道?!
  
  明铛动作轻灵快捷,还是用的九阴白骨爪,我两眼发直,就觉脸前阴风阵阵,耳边若有若无的哭喊仿佛来自地狱,话说这哭喊声仿佛从那团黑影里面发出来,又像是从地底下传上来一样。眼前眼花缭乱,脑子里只想着怎么才能快速的晕过去,胃里面翻江倒海的想吐,手心里面直冒冷汗。
  
  世界突然间安静了。
  我不知道怎么发生的,反正刚才还在阴风惨惨,这会突然安静了,照明的那个奇怪的绿光一点一点在暗淡,黑影不动了,明铛也不动了。
  
  明铛缓缓坐倒在地上,躺了下来,用袖子遮住脸,袖子下,人的形状渐渐看不见了,那一点微弱的绿光中,一个古装女子的脸在一片春花烂漫中微微笑着,天真美丽,回眸,惹得清秀的小道士看又不敢看,不看又想看。
  绿光终于没有了,世界一片漆黑。
  
  电灯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的,打开灯,明铛和黑影都不见了,我仍然瘫痪在椅子上。大江挠着头:“我说小道,你这个法官不好,你说谁家玩杀人游戏得一闭眼闭一个小时,我刚才都睡着了,得,我看还是换个法官吧。”
  严启亮在沙发上奄奄一息:“老四,你在哪里买的酒。我这不叫喝醉叫酒精中毒,心里面怎么空荡荡的。我看我是不行了。你赶紧把我送医院吧。”
  张四过去一摸头:“还真有些发烧,得,哥几个自由活动吧。我送启亮去医院瞅瞅,可别在我这里弄个什么三长两短。”
  
  卓轩皱着眉头跟不知道什么时候松开我的张子亮低声说话,话音断续传到我耳朵中:“行了,能保住命就不错了,能活今年是几年…..”
  
  Jenny的香水和笑声又传到我的鼻子和耳朵中,我终于成功的两眼一闭,不是晕过去,而是睡着了,这种灵异事件怎么老让我遇见?该天我真该好好算算命看看风水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