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番外:山外青山
  明铛是个普通的狐狸。
  那个时候还不叫明铛,准确一点,那个时候还没有名字。
  修仙这种事情是要靠缘分的,有的狐狸天生仙种,有的狐狸后天机缘巧合悟道。然而无论是人是狐,能够修成大道的举世间寥寥无几,天劫人劫都能躲过的,能有几个呢?
  明铛自小在山野间长大,没有什么机缘,也无从修炼,普普通通而已。
  
  机缘是那个术士。
  山野间,明月当空。明铛正在洞中睡觉,就突然间觉得很不安定。
  没有什么缘由的,就站了起来,抖抖毛,朝洞外走去。
  洞外,一个术士正打开一个葫芦。
  葫芦开处,妖精翩飞。
  明铛一个激灵,坐倒在地,本能的害怕让明铛连逃的力量都没有。
  艳丽而又诡异的妖精,一个一个的,从葫芦中飞出,蝴蝶一般,彩衣翩然,都长着人的脸,女子的脸,妖艳的,美丽的,从术士的葫芦中飞出,飞向黑暗的天际。
  术士看着妖精,面无表情,握着葫芦的手像是握着看不见得风筝的线,不管风筝飞得多高,飞得多远,最后仍然要回到他手中,挣不开,逃不走。
  
  等到妖精们都飞走了,术士把葫芦放回腰间,看着明铛。
  仔仔细细的看着。拎在手里看毛色看牙口看耳朵,揪着颈毛转圈的看,不像看一个活物,倒像是看一截木头能用不能用。
  明铛羞愤难当,自打出生以来还从未受过如此羞辱。粹不及防的,一口咬在术士手腕上,术士翻手扣住明铛,结结实实的揍着,血溅了出来,疼的明铛两眼直冒金星。
  术士看完,放下明铛,不管不顾的,闭着眼坐下。
  明铛想逃走,却逃不了,很简单的,腿断了。
  卧在术士身边,舔着自己身上的血,明铛记仇了。
  狐狸天性记仇,尽管普普通通,可是这不妨碍明铛记仇。
  过了很久,东方渐渐亮了起来,远处飘飘渺渺的,那些妖精们不情不愿的往回飞。
  术士睁开眼,将腰间的葫芦打开,放在面前的地上,脸上模模糊糊的有种快乐。
  第一次,明铛这么近这么清楚的看着这些妖精,凭着气味,她知道有些和她同种同族。
  长袖翩飞,幻化成人型的妖精美的惊人,不像夜里出去时那般苍白飘渺,此时的妖精血色充盈,艳丽无匹,带着股浓郁的血腥,弄得明铛想吐,也想吃东西。
  明铛看得出妖精们神色间的无奈与凄楚,也是,谁愿意被关在一个葫芦里面为他人驱使?这样的妖精不做也罢,又或者做不做都已身不由己。
  术士围着葫芦踩着奇怪的步子做法,那妖精们脸上的血色越来越淡,血腥的味道也渐渐消失在晨光中,晨风中,围着葫芦凌空飘舞的妖精就仿佛是霞光,绚丽却又单薄,最终,如轻烟般一缕缕的重新回到葫芦中。
  术士没有封住葫芦的口,站在原地,皱了眉头。
  天色已大亮了,术士仰头看着天,不晓得什么时候拔出来的桃木剑轻轻敲着手心。
  明铛不知道他在等什么,但是自己的肚子已经饥肠辘辘,想走又不敢走,生怕一动就被术士发现了。
  桃木剑越敲越急,就像催命的鼓点,明铛听着这声音只觉得说不出来的不舒服。
  随着桃木剑敲击,远处终于飘来一个身影。
  明铛有些困惑和害怕。
  困惑的是,这味道虽然混合了人的血味,但是不折不扣的,是狐狸的味道。害怕的是,这个身影所散发出来的妖气如此之重,同族中,明铛见所未见。
  霞光中,那个身影迤逦而来,发髻斜挽,长裙曳地,看着有些慵懒,却又无限风情。
  走近,所有的霞光都照在她的脸上,淡淡一笑,惊心动魄。
  术士看着她,居然微微的笑了,和刚才的狠绝肃杀相比,多了几分温雅。
  狐妖走进,术士开口,声音依然冷峭,带着几分责备:“每次回来都晚。”
  狐妖没有回答,眼风掠过明铛,笑了:“倒不如说每次我给你带来的血气都最多?”
  笑声甜腻,听的明铛似醉酒一般,狐妖媚眼如丝道:“我到现在,为你杀的人最多,晚回来一时片刻又如何?”
  术士皱眉道:“我跟你说过,外面高人多,天明后你这么堂而皇之的走,怕是有危险。”
  狐妖仰天长笑:“多谢你一番好意。”笑着,突然间身影翻飞,一条长鞭猝不及防的打向术士的脸。
  术士站立不动,一翻手腕,抓住了鞭尾,狐妖咬住下嘴唇:“你每次都防着我。”眼波盈盈,朝阳下倒似汪着眼泪一般,楚楚可怜的站在那里,连明铛都禁不住可怜起她来。
  术士脸色铁青:“这鞭子哪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