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狐妖一仰头,迎着朝阳笑了,一片天真烂漫,像个小女孩一般的撒娇:“不告诉你。”
  术士的神色有些惊疑不定,但是站在那里没有动,手中仍然握着鞭尾,低声道:“胡说!”随即一声爆喝,鞭子迎空自起,狐妖拿捏不住,松开了手,就在这一刹间,鞭子竟然幻化成龙,在朝阳下五彩绚烂的张开爪子超术士门面抓了下来,术士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柄青锋长剑,不偏不倚的迎向金龙,剑锋冷冽彻骨,明铛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术士手上捏了决,那长剑竟然凌空自起,与金龙缠斗在一起,狐妖站的远远地看着,眼中光芒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明铛第一次见到如此争斗,竟不觉的害怕,只是好奇心大涨,看着长剑和金龙。
  太阳越升越高,术士额头渗出汗珠来,仿佛御剑时很累一般。
  站在旁边的狐妖眼光一闪,长爪如钩,竟然一把抓向术士,术士欲待闪避时,却早已来不及,狐妖长爪就硬生生的扎入后心,明铛就见鲜血急涌而出,那么多的血,就像是水流一般奔涌而出,淹没了四周的草地和明铛自己。
  术士睁大眼睛,看着喷涌而出的鲜血,又低头看着自心口穿出又撤回的黑色长爪,转头,狐妖美丽的脸一片苍白,却是掩饰不住的杀机四射。
  适才的妖媚不过是种掩饰罢了,去掉掩饰,狐妖的脸充满了仇恨。
  术士眼光慢慢柔和了,似是充满了嘲讽一般:“你这次终于得手了。”
  狐妖小小的脸扭曲的笑了,不知是高兴是悲伤还是恨:“你害了我一生,我恨不得掏出你的心来看看这心到底是什么做的。”说着,手掌摊开,黑颜色的妖爪上一颗人类的心兀自跳动着,这心,竟然还活着。术士看着心:“把它还给我。”狐妖疯了一样的笑着:“还给你?还给你?那我的心呢?你把它藏到哪里了?”
  术士淡淡一笑:“你把内丹还给我,我自然告诉你,否则咱们两个一拍两散,你杀了我自己也别想活。”
  狐妖眼睛圆睁,恨道:“今生今世我再不信你半分,还给你?你做梦。”
  说着,另一只手随便一抓,明铛只觉得自己凌空飞起,不知怎么就到了狐妖手中,术士怒道:“你想干什么?”
  狐妖长笑道:“我早就不想活了,只要你死在我前面我就知足得很!”
  说着,捏开明铛的下巴,不管不顾的一股脑把心塞了进去,那边厢术士大声嘶吼着什么。
  明铛只觉得一股腥味扑鼻,但是腹中正好饥饿,口中嚼动,真是狼吞虎咽一般,那心就下了肚。
  吃完,抬头,术士仍然站在那里,只是眼耳口鼻中,缓缓流下黑色的血,腥臭味扑鼻,臭的明铛只想吐。
  狐妖一拍明铛的背,明铛本已经冲到嗓子眼里的呕吐物全部返回胃里,就在胃里面翻江倒海。
  正要倒下来,眼前一片金光闪耀,那金龙不知什么时候俯冲了下来,明铛眼前一花,只见金龙抓起狐妖向空中飞去,狐妖早已现出原形,原是一只火红的狐狸,霞光中明铛再也看不清楚金龙和狐妖飞向哪里。
  
  连着两几天,明铛躺在草丛中动弹不得,起先是胃,然后是小腹,一股热气暖洋洋的在四肢百骸间游走,舒服至极,腹中也毫不觉得饿,眼前太阳月亮轮流升起,每个时辰的日月仿佛都能给明铛带来些全新的能量,而明铛的心智仿佛在一瞬间也比以前清晰了,耳聪目明,就连微风吹过草地的声音都是那么清晰的传过来。
  明铛喜欢这种变化,直到饥饿感清晰的告诉她,该吃饭了。
  站起身,明铛吓了一跳,何时身高如此之高?
  眼下的草,眼前的树,都与以前所见不同。
  明铛奔向溪流,溪流中,那个毛色杂乱的狐狸不知道去哪里了,就见一个明艳的女子在溪流中微微的笑着,模样几分像那个狐妖。
  明铛吓了一跳,摸了摸自己的脸,水中的女子也摸了摸自己的脸,此时的心智再不是那个懵懵懂懂的小狐狸了,明铛心里清楚,这,便是自己的样子。
  传说中的修炼,大约便是这样吧,先是能幻化人形,再是修成人身,最后悟出大道羽化成仙,
  这么艰难的事情居然就这样被明铛轻易的遇见了。那颗心,一定是那颗心的作用,是不是吃更多的心,就可以有更多的修为?明铛这样想着,直到有个人说:“这里怎么会有人,你是不是个妖精啊?”
  
  谁?是谁在说话?
  明铛转过脸,溪边的花丛中,站着一个小道士,眉清目秀,背后背着个采药的筐子。
  小道士看见明铛,却也忍不住愣了一下,摸摸头,莫名其妙傻傻的笑了:“对不起,说你是个妖精。”
  明铛奇怪,按理说她就是一个妖精吧,道士为什么要道歉呢?
  这座山中,长着不少奇花异草,明铛也经常看见前来采药的道士,这些道士从不伤她,因此并不惊惧。倒是像以前那样,走过去好奇的看着小道士。
  小道士挠挠头,不知道该跟明铛说些什么似地,脸都憋红了,好容易想出一句:“你家住在这里啊?”
  明铛点点头,有些警觉,又有些好奇,只是看着小道士。
  小道士脸上的汗似乎都要流下来了,看的明铛都觉得热,一举衣袖,替他擦了汗。
  小道士顿时石化了,站在原地,磕磕巴巴不知道说什么,仔细听,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
  明铛觉得好笑。真是一个古怪而有趣的小道士。
  小道士磕巴了半天,明铛才听出来,小道士问:“你叫什么名字。”
  明铛摇了摇头,她没有名字。
  小道士想了想:“你爹娘叫你什么啊?”
  爹娘?明铛又摇了摇头,她自小就独自在山洞中生活,何来爹娘?
  小道士的眼中有些怜悯:“我帮你取个名字好不好?”
  明铛来了兴趣:“为什么要有个名字?”
  小道士听明铛开口,吓了一跳:“我还以你是哑巴不会说话呢。”
  明铛有些生气,看着小道士不再说话了。
  小道士摸摸头,又有些手足无措了:“对不住啊,我不是故意的,这个…那个…”
  明铛看着小道士的额头又渗出汗了,忍不住好笑,一笑,小道士不磕巴了:“每个人都有名字啊,像我,就叫做苏潭。”
  明铛念了一遍:“苏潭。”
  苏潭的脸又红了,掩饰般的说:“我那天看书有个名字叫做明铛,我觉得挺好听,要不然你叫做明铛?”
  明铛想了想,点点头,听着挺上口,以后变成人了,要是人类都有名字的话,那么自己有一个名字不也挺好听的嘛。
  苏潭看明铛没有反对,高兴起来,在地上画着什么。
  明铛好奇,凑过去看。
  苏潭说:“这就是你的名字。”
  明铛看着地上横横竖竖的道道,不明所以。苏潭说,这是字,她的名字就是这样写的。
  明铛觉得好玩,拉住苏潭的手,让苏潭教自己写字。苏潭的脸又红了,不过没有拒绝,只是握住明铛的手,抓这个小树棍在地上一笔一划的认认真真写着字,写着明铛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