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快到10点了,我打开门,看着乱成一团的屋子很不好意思。
  屋子不大,两室两厅,厨房卫浴齐全。
  关于这间屋子倒是有些故事的,要不然就凭我在北京怎么可能就一下子买了这么大的房子,虽说在郊区,房价普遍便宜,可是再怎么说也是一套房子呀。
  所以关于这间房子我们三个到现在都有争议。大江和小徐打死都不住在这里,总是对着我嘀嘀咕咕:“这房子别有什么问题吧,否则的话哪有天上掉馅饼这样的好事情?但凡太好的事情总是有问题的。否则那女的为什么能够以20万出手?”我想了想,虽然大江的话很有道理,可是架不住房价致命的诱惑,近100坪的房子才20万,多么的便宜阿,简直是全北京独此一家。况且说了,就我当时的小积蓄再加上老爸帮忙,也就这水平,再多一点我也就买不起了。
  后来住在这里倒也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当然说,我得承认,除了每天晚上厕所里有奇怪的声音发生。关于这个事情开始的时候我害怕了那么一两天,为了脸面,又不敢跟大江小徐说,不过除了声音以外倒也没什么别的事情,于是乎,我住着住着就习惯了,当然,晚上我是坚决不去卫生间的。
  
  打开门的一刹那,我想起了这个事情,转过头对跟在身后的杜若说:“杜若姐,我们家厕所晚上不好使,要不咱们出去买个便盆?”
  杜若就是我地下通道里认识的女人,刚才在地铁里问了姓名,她比我大,我该叫姐姐。
  杜若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不过精神好一些了,她朝屋里看了一眼,摇了摇头,轻声说:“没关系,太晚了,先住下来吧。”
  我看她的样子的确是很疲倦的样子,便没有再说什么,杜若进屋,叹了口气,坐到沙发上,顺手把孩子也放了下来。
  我赶紧倒了些开水,给杜若。
  杜若喝了水,精神了一点,从怀中掏出一张纸给我,说:“小道,你拿着这张纸沾点清水贴在厕所门上去。”
  我结果一看,老天,竟然是一张符纸。
  我想要说什么,一看杜若有气无力的样子,就打住了,乖乖把符纸贴在厕所门上。
  回来的时候,杜若已经倒在沙发上睡着了,小小的婴孩面向怀中圈在手臂里。
  我不知道怎么,看着杜若憔悴的样子竟然有些心酸,回房间找了一床大被子,轻轻盖在杜若和婴儿身上。
  转过头去,看着厕所,左想想,又想想,还是不放心。
  回房间拿了一本小徐作为乔迁礼物硬送给我的据说是开过光的金刚经壮胆,我第一次在晚上打开卫生间的门。
  卫生间的灯光很柔和,很柔和。
  灯光照着我熟悉的一切,感觉非常宁静,没有什么特别令人害怕的地方,毕竟我这个卫生间也是经过细心装修的,一切都令人感到安心。
  我抱着金刚经坐在马桶盖上,等着。
  无聊啊无聊。
  等了一会,我有些不耐烦起来,这么等着,得等到什么时候?要不然我去把笔记本拿进来。
  刚这么想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自己的裤脚在动。
  
  我心里一颤,第一个念头就是啊~~~~~~~
  当然我是在心里无声的呐喊,眼睛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直到现在打字的时候我都觉得奇怪,为什么我在害怕的时候对面前的东西视而不见呢?
  面前有东西,这不是幻觉,而是因为我看见自己的刘海飘了起来,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拿起来仔细看着一样。
  虽然我一直觉得自己的刘海剪得很漂亮,但是苍天啊,大地啊,这么被人,不,被什么东西看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我终于能够看清楚眼前的东西了。
  我这么说实在是有理由的,因为一开始它离我太近了,太近了,几乎是鼻尖对鼻尖,眼睛对眼睛。
  然后它向后飘了一点,保持了点距离。
  我的刘海被放开了,服服帖帖的落回额头上。
  我看着眼前的东西,那个东西似乎也挺惊慌,飘飘浮浮的看着我。
  我们两大眼对小眼的互相看着。
  我可以通过它看到卫生间后面那块有小猫睡觉图案的瓷砖。所以它应该是透明的,可是我就是能够看得见它,看得见它的五官。
  它有五官,长的像一个男人。
  它像是不相信一样,又伸出手想摸我。
  我急了,开口道:“停!”
  它眨了眨眼,当真停了下来。
  看起来,我能跟它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