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第十章 大红灯笼高高挂
  
  有的时候恐怖就在于你知道有可怕的事情要发生,可是你不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这个故事发生在阿彩的舅公家,因此这个故事要献给老爷爷。
  
  阿彩的外婆住在陕西的一个村子中。那里真正称得上是山清水秀。
  阿彩的妈妈姓胡,我一直叫胡阿姨,不过阿彩跟我说,这个村子里面全部都是复姓,你在武侠小说的时候看到的那些姓氏比如呼延,在这村子里面真是多啊真是多,多到大家都不觉得稀罕,阿彩的弟弟就叫做呼延庆,表弟叫做呼延昭。
  这样的名字很容易让人分不清时间空间。我第一次在阿彩家里听到呼延庆这个名字的时候,类似单田芳评书的句子一下子就涌入脑子里面:“却说那呼延庆,手持两把板斧,杀得那真叫昏天黑地,血流成河….”当然,这和呼延庆本人的形象是对不上号的,且不说现在的呼延庆带着个眼镜瘦瘦高高文质彬彬,就那个时候也不过长得跟颗小豆芽似地,我看他打篮球时排骨根根可见的样子忍不住跟阿彩说过,让呼延庆同学多吃点,这样子实在对不起这个威风凛凛的姓,阿彩和呼延庆一起蔑视了我。
  我问过阿彩的舅公,这个村子为什么姓氏如此奇怪,老爷爷很开心有人能听他讲古,从匈奴开始,到呼家将,到灯笼,絮絮叨叨讲到大半夜,我和阿彩听的毛骨悚然。
  毛骨悚然的故事和灯笼有关,为什么这个村子的灯笼业如此发达?那是因为这个村子的祖先最早是为皇帝守陵,守陵不得要灯笼嘛,一是给陵墓里的人照明,老人家在灯底突然间瞅着我问:“知道冥灯不?”吓得我一哆嗦;第二是放在陵墓外面,不仅给守陵人照明,也防着盗墓贼,陕西这个地方皇陵最多,古董也最多,不是有句话嘛,在陕西 “挖地三尺,必见东西”,这话要说是假,那也不尽然,我在村口就看见了好几个歪歪斜斜写在墙上的挖井广告,让我很是奇怪,我问舅公,有这么多人需要挖井的吗?舅公嫌我不够聪明的白了白眼,我恍然。
  
  舅公做的灯笼在整个村子里面都是一绝,舅公的儿子曾经跟叔公说过,有这么好的手艺,走出村子走向世界又有何难?舅公总是说儿子不好好学手艺,手艺还没学精,就先急着飞,到时候摔个半死就来不及了。
  说句实在话,我见过舅公的儿媳扎的灯笼,精致漂亮,买的人多得很,但就这,跟舅公的手艺还是没法比。不过这个年月,这些手工的东西哪能那么精益求精呢?舅公的儿子现在也开了个小灯笼公司,生意还挺火,虽然舅公总是摇头叹气,但是看到家里面屋子翻新家电翻新也就既来之则安之了。
  
  舅公的绝活是走马灯。
  现在走马灯多得很,走马灯的原理也不稀罕,无非就是利用冷热空气的对流实现灯笼里面画片的旋转。
  舅公的走马灯不一样。
  那天我跟舅公聊的开心,舅公翻箱倒柜的拿出来一个灯笼给我看,那个灯真叫做流光溢彩。
  大晚上的,关了电灯,用蜡烛点燃走马灯,烛光下,原本是纸扎的灯笼看着就像琉璃瓦一样,透着股子像玉一样坚硬的质感。灯随着热气的上升慢慢开始旋转,图片讲的是牛郎织女的故事,随着灯的旋转,一个故事慢慢展开,故事流畅,感觉就像看电影一样,从七仙女河边洗澡,到被抓上天,完整的故事就那么在灯里面演着,最后七仙女那衣袖一飘,我竟然朝后面闪了一下,彩带翻飞,在繁星满天的天河,牛郎挑着担与织女隔河相望,我觉得我都看见织女的眼泪了,正看着入神,蜡烛熄了,一只白烛刚好燃尽。
  
  手艺到了这个地步,说什么赞美的话都是白说,我傻兮兮的看着舅公,舅公看着我的神色满意极了:“怎么样?闺女,不是我说,你们这一代人就是太浮躁,这样的东西就算我教给你做,你也没这个耐心。唉,想当年,为了练这个手艺,可是遭了多少罪啊,你们这一代人怕是连刀尺笔锉刮铲剪都使不全,哪像我们那个时候,我小时候光是竹刀就学了三年,你就看看栓子那个样,瓷马二楞的到现在连个画都画不到一块,用个什么电脑鼓捣鼓捣就能出个图案,我就说他,出去了别说是老呼家的人,丢人呐,还有那个木头……”老人家絮絮叨叨,我眼光游离到灯上,又游离到阿彩脸上。
  
  阿彩这家伙在看什么呢,一副神神叨叨的样子,我顺着阿彩的目光看过去,舅公刚才忘了关箱子,箱子底里放着一个大红的灯笼。
  大红灯笼有什么稀奇的,满大街都是,不过,我念头一转,这箱子里面就只这一个走马灯和这个大红灯笼,嗯,阿彩有眼光,能让老爷子这么宝贝的放着的灯笼绝对不是什么俗物。
  
  正想着,阿彩就笑眯眯的开口了:“舅公,您这个手艺真是没的说了,天下无双!”舅公摆手:“莫胡说,莫胡说,天下高人多了去了,你这个话说出去我这张老脸也没处搁了。”阿彩嘻嘻一笑,指着柜子:“这是什么灯笼啊,您老让我们也见识见识呗。”
  
  舅公顺着阿彩的手指看过去,就是一哆嗦:“这个东西可不能混指着,过去鞠个躬,别得罪了。”说着把我和阿彩揪起来,一人一边一起跪倒柜子前,嘴里念念叨叨:“娃子们年轻不识轻重,您大人大量,千万莫怪。”
  我有些郁闷,不就是个灯笼嘛,至于这样大惊小怪的。阿彩在边上冲我做鬼脸。
  
  舅公跪完,又一手一个,把我们拽出堂屋,拽到堂上供着的观音跟前,让我们恭恭敬敬一人上三炷香,自己在旁边念叨:“娃子们年轻,有什么纰漏您多护着点,唉,也怪我老糊涂了,说得高兴没留神,您可千万帮着担待担待。”
  
  我老老实实鞠了三个躬,正要开口问舅公原因,手机响了,卓轩打过来的,声音是无比欢快:“哎,小道,我跟你说,你赶快跟杜若去个电话,她儿子今天正式拜师学艺了,真是好事情啊!”
  我很诧异:“小东西不才两岁嘛,拜个什么师啊?拜谁啊,学什么?”
  卓轩听我开口,不知为何,声音突然顿了一下,不像刚才那么欢快了,有些沉稳的冷:“你在干什么?”
  我更诧异:“我刚拜完观音啊。”
  卓轩的音调沉稳中带着几分威压:“不管你在干什么,赶快和阿彩买火车票回来,不要耽搁。”
  阿彩这会凑了过来:“谁啊?”
  我把手机给她:“卓轩。”
  阿彩摇手不接手机:“长话短说,说完了我带你看星星去。”
  
  阿彩小的时候经常一个人爬到一个小山坡上,小小一个丫头也不觉得害怕,一个人躺在山坡上看星星,脑子里面就自己给自己编故事,弄到后来,提起这个老村子,阿彩自己都有些分辨不清楚哪些事情是自己想象出来的哪些是真实发生的。阿彩的妈妈经常念叨,晚上看不见阿彩了就去小山坡上找一找,一看,小丫头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天上正出神呢,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几年几年的就喜欢这样。
  阿彩一说起来这些事情就眉飞色舞,我很是纳闷:“你晓不晓得害怕两个字怎么写?万一有孤魂野鬼的飘过来你咋个办?”
  阿彩总是冷冷瞪我一眼:“孤你个头啊,离我家最多五十米,跟自己家后院一样,你在你家院子里面害怕不?”
  
  好吧,我掐了手机,跟阿彩一前一后的冲着那个土坡走。
  话说,走着走着,我觉得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