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按理说八九点钟的夏天,村里面的人待在外面乘凉的不少,可是我走了这几分钟,屋外面一个人都没有,何止一个人都没有,连人声音都听不到。安安静静,没有风的声音,没有树的声音,没有知了的声音,没有男人们下棋女人们唠嗑小孩子们做游戏的声音,什么声音都没有,有的只是我的呼吸声。
  我刚要问阿彩,阿彩已经转过身来,拉住我的手,手心里面都是汗,低声说:“我觉得挺奇怪,这地方不是村子里,我不认识路了。”
  我一哆嗦,死死扒住阿彩的胳膊:“不会吧,姐姐,我天生胆小,这段时间走背运尽看见稀奇古怪的东西才跟你出来散散心,你别吓我。”
  阿彩看着我没出息的样子,自己倒是不害怕了:“瞧你那窝囊样子,是福是祸,都到这一步了你还能干嘛?”
  我哆嗦:“干嘛?我躲开不成吗?话说,咱们不是出门没走两步吗,这能走到哪里去?”
  阿彩低头沉思:“我不知道。”
  我看着她那个样子就来火,“啪”的一巴掌打在背上问阿彩:“疼不?”
  阿彩出其不意也来火,一把掐住我脖子,咬牙切齿:“你吓傻了啊,使这么大劲道。”
  脖子挺疼,不是梦。
  阿彩放开我,看看天。
  天上黑压压一片,没有星斗,就像个锅盖一样扣着。
  我郁闷,这四面八方连带天上都黑乎乎的,可怎么找方向啊。
  一个念头闪过来,我和阿彩面面相觑,同时说:“鬼打墙?!”
  阿彩又摇摇头:“不对,鬼打墙是你起码还能有个方向走,虽然在原地转圈子,但是怎么也走不出原地,咱们两个这是连原来的地方都找不到了。我琢磨着是不是跟刚才看见的灯笼有关系。”
  有什么关系?
  阿彩拉着我坐在地上,眉头皱着,说不出的郁闷:“刚才那灯笼我就瞅着有问题,如果咱们现在不是做梦的话,那就是遇见了阎王灯,想不到舅公还藏着这个东西。”
  我一听这灯名就别扭,真不吉利,八成不是什么好东西。
  
  村子里面有阎王灯的传说,不过这传说到现在已经没多少人知道了,老人家提起来要么不知道,要么当鬼故事吓唬小孩子,小孩子也不大爱听,就渐渐要失传,也不知道阿彩从哪里刨根问底的知道这么多。
  
  话说,舅公的祖上是给因为犯事给打回原籍看祖坟的将军。老人家,不,按照说法,当年过来的时候不过四十岁,正值壮年,带着夫人和七八个老仆人在坟旁边定居下来。
  
  胡将军官场失意心里面不痛快,又不能溢于言表,整天山里面转悠,劈个柴火打个野猪,晚上没事了也不大说话,带上二两烧刀子跑到坟上喝一场,一开始家人不敢找,大晚上黑灯瞎火的往坟堆子上奔,谁心里不犯怵。可是日子久了,也就无所谓了,四五个人一起去,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喝的烂醉如泥的将军两个人抬不回来。不过坟地毕竟风大,刮起风来呼呼的,一个仆人叫桩子,家传的做灯手艺这个时候就派上了用场,那灯笼糊的轻便结实,用来晚上到坟地里找人是轻便好使。
  
  就有这么一天,几个人估摸着胡将军差不多应该又在坟堆子上喝高了,点上灯笼就往坟地里走。深一脚浅一脚,走着走着,就发现不对劲,四面八方漆黑一片,什么声音都没有,走到哪里不知道,几个人就有点慌了。不过好在这灯好使,漆黑一片中,还能照个亮。几个人就商量,这地方稀奇古怪,要不先回去,自个先找到家门了,再多叫些人来,人多阳气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也就闪避了。
  话虽这么说,可是回家的路还是不好找,有个人就说了,看见那里没,那里有一串红灯笼,记得刚出村口的时候,王三家门口就挂着串红灯笼,往那边走错不了。
  众人就想,不错,王三家门口是挂着灯笼,那就走吧。一行人就往红灯笼的地方走。
  不像是鬼故事中的灯笼那样飘飘忽忽,前面的红灯笼非常稳定,而且越走离得越近,众人稍稍放心了。等走近了一看,众人傻了。
  
  灯笼挂在一个衙门前面,哪里是王三家。衙门上面还有字。
  识字的就抬头认:“鬼判殿”。
  这一看,魂飞魄散,甭管做梦不做梦,这地方就不该来!
  殿前面睡着一个人,鼾声震天,几个人听着这鼾声挺耳熟,大着胆子仔细一瞧,可不就是胡将军。
  几个人就开始嘀咕,这个事情他从头到尾就透着古怪。将军好端端的坟堆子上睡觉,也没见哪天就睡到阎王殿里来了,就算他大限到了自己醉倒阎王殿前,可眼前这几个人也跟这事没关系啊,找人还能天上地下的混找?!话又说回来,该不该把眼前的将军给抬回来是个问题,抬吧,阎王殿前抬人,这算是个什么事?不抬吧,万一将军跟这事没关系,就由着他这么睡着也不仗义。
  嘀嘀咕咕半天,不知道那个就说了:“奇怪,今天出来拿的灯笼不是这个啊。”
  众人瞧去,倒抽一口冷气,眼瞅着出来拿的福字灯怎么就成了个字姓灯,这字姓还不一般:《蒋》,众人心里面一激灵,翻过去一看,果不其然《秦广王》。
  
  也难怪就提到人家衙门口了。提灯的那位一哆嗦就想把灯给扔了,其他人看得明白,一把摁住:“你小子不要命了,在人家衙门口摔人家的灯!”
  提灯的顿时要哭:“我这是遭了哪门子的孽哟,要是能回去,我跟桩子那孙子没完,做的是个什么灯,弄不好是给阎王做的灯给我弄错了?!!”
  大伙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往下絮叨,琢磨了琢磨,把灯规规矩矩放在衙门前的地上,鞠个躬:“老爷,不是小的们不尊重您,而是这个做灯笼的糊涂,都是一场误会,让我们把将军带走吧。”
  
  说完,等着,衙门没什么动静,众人就动手了,七手八脚抬起将军。刚抬起来,有动静了。
  
  那灯自己跳了起来,就好像被谁提了起来一样,紧接着,阎王殿的大门“吱呀”一声就开了。
  众人发一声喊,扔了将军掉头就跑,就听见背后咯吱咯吱嘎嘣嘎嘣的声音说不清楚是咬人胳膊还是嚼人肉,怎么听怎么渗人,更渗人的是声音近在背后,仿佛下一口就该咬到自己胳膊腿上一样,众人没一个敢回头的,风一样的跑,眼瞅着气都要跑断了的时候,一声鸡叫,背后的声音猛的停了。
  几个人瘫坐在地上口吐白沫差点把命跑没了。
  清点人数,去的时候五个,回来还是五个,胡将军呢?没敢回头看。
  等坐了一会,天色已亮,几个人发现自己就坐在坟堆子上面,四面旷野,那有半分胡将军的影子。
  就听刚才提灯的那位一声惨叫,大伙一哆嗦,难不成被咬了?凑过去一看,背后冷汗唰一下就流了下来,那福字灯好端端在手边放着,连灯纸都不带破的。
  
  老人们说,这就是阎王灯,是当初桩子给阎王家做的,结果误给了这伙人,结果这伙人就提到了阎王殿前。至于胡将军嘛,那是大限已到,反正像他这么喝酒的总有一天得这么喝过去。
  
  但是这个灯,有人说是桩子自己收回去了,有人说是扔了,就不知道下落了。
  
  阿彩言之凿凿的说,这个灯应该是桩子自己收回去了,因为桩子就是舅公的祖先,这个事情是村长的爷爷亲口说的,错不了。
  
  我发愁。
  要是真的话,难不成我和阿彩还得到阎王殿前转一圈?
  再说了,都隔了多少年了,阎王还在乎这个灯?!!我们又没有打灯笼,就是看一眼,又怎么地,阿彩的舅公不是经常看嘛。
  
  想想就发愁,
  阿彩突然凑到耳朵边,吓得我差点叫出来,阿彩把我拉过来,指了指前面:“看见没?”
  看见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