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阿彩拍了我脑袋一下:“仔细看!”
  我仔细看,考!前面虽然小但是还是能看见的,不就是一串红灯笼吗?!
  
  我拽住阿彩的手:“姐们,咱不过去成不?过去了干什么啊,又不是去找胡将军,咱们就呆在这里,等着天一亮不就没事了?”
  阿彩甩开我:“现在也就是九点左右,你等天亮等到猴年马月去。”
  我郁闷:“那也不能过去啊,过去干嘛?你参观啊?”
  阿彩不吭声,我也不吭声。
  眼下这是没办法,又不能过去,又不知道往哪里走。
  盯着红灯笼,红灯笼越来越大。
  
  我X!这红灯笼越来越大!阿彩也发现了这一点,跟我一起跳了起来,戒备着,真是山不来就默罕默德,默罕默德来就山啊,我们不过去你过来,有种!
  我低头看看我和阿彩的鞋,还成,都是旅游鞋,能跑。
  我弯下腰,死命的把鞋带帮结实了。
  阿彩踢我:“快起来,要准备跑了!”
  我深呼吸,踢踢腿,活动活动脚腕,心里面绝望的想,我就算跑死了也跑不了一个晚上啊,就算是马,八百里加急也要跑出马命来的。
  
  就在红灯笼跟衙门越飘越近的当口,一个人,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站在红灯笼前面。
  
  要看的东西太多了,我说不出来的忙。
  首先,真的是个古香古色的衙门,我不认识草书看不懂衙门牌子上的字,不过就三个字嘛,不是“鬼判殿”就是“兰若寺”。
  其次,那个人,啧啧,怎么说呢,看背影很是古典,居然是长袍啊长袍,月白的长袍,负在背后的手上拿着把扇子。头发是长发挽髻,嚯,好一个风度翩翩的古代人。
  
  阿彩悄悄问我:“这哥们哪来的?”
  我鄙视她:“我要知道了还能跟你在一起,不过他面对着那灯笼,会不会是替咱们消灾挡祸的?不知道正面长什么样,最好是丰神俊朗,长眉入鬓,目若朗星,微微一笑,温润优雅……”
  阿彩一胳膊肘拐我肚子上:“醒醒吧你,什么时候了还花痴,你今年都多大岁数了还看言情小说,丢人不丢人。”
  我大怒:“老子不但看言情小说,老子还写呢,怎么着?”
  阿彩微哂,不理我了。
  我还懒得理她呢。话说,这半年在幸福快递干活,钱没挣多少,稀奇古怪的事情看的太多了,前两天还现场直播开肠破肚呢,就眼前一灯笼也太小儿科了。
  
  正想着,一个娇娇俏俏的声音从灯笼旁边传过来:“哟,这位公子有何贵干?”
  前面那哥们波澜不惊:“没什么事,出来散散步。”
  我咋就听着这声音耳熟?
  阿彩也皱着眉头。
  娇娇俏俏的声音笑了,听得我头皮发麻腿发软:“那公子散步可真散的不是地方,碍着妾身的道了。”
  说着,从衙门口走出来一个娇娇滴滴的古典美人,话说,这古代人长得就是好看,秀发如云眉似黛,一双凤目在灯光下说不出的水灵娇媚。
  美人朝着帅哥纳了个万福:“不知公子是哪路高人,跟这两个小丫头有何渊源?”
  帅哥淡淡道:“你潜伏了几千年,怎么这会急着出来?”
  美人蹙眉:“潜伏?”
  帅哥不答。
  美人微微一笑,我心里一酥,真是一笑醉风月啊,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有男人肯牡丹花下死了,换了我我是男人我也干。
  美人道:“不是我急着出来,而是这两个小丫头的血味招人,该是阴年阴月阴日生的人吧,一闻就闻出来了。”说着长叹一声:“这样的人,就算我不招惹,也免不了其他什么东西招惹吧,公子你护得了一时,护得了一世?”
  说着,又笑道:“说来也巧,前几年我刚得了个阳年阳月阳日生的男人,虽然喝的烂醉不好闻,但是药效仍在,正需要化解化解,公子你要是硬拦着我,那可是生生阻了我修行,公子难道忍心么?”
  帅哥也叹了口气:“像你这样的修为和样貌,阻了你的修为实在是罪过。”
  
  我和阿彩本来听的正高兴,听到这句,大吃一惊,XX的,就这么三言两语就挡不住?!看来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啊,刀却架在我和阿彩的脖子上。
  阿彩一拉我,我两个拔脚就跑。
  就听“叮”的一声响,那女人轻轻呼了一声:“你还拦着我?”
  我俩停步,往回看,还真是,那女人的袖子被帅哥的扇子挡了一下,正往自己头上飘。
  帅哥声音很温润:“对不住了,这两位是我故交,你要是今天买我个面子放了她两,来日我自带薄酒上门请小姐恕罪。”
  那女子“哼”了一声:“天底下就你们男人说话不算数,我要是信了你,我,我…”
  说着,双颊微红,灯光下煞是动人。
  我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两位调情,却突然漫天花雨。
  
  考,这就是所谓爱的花瓣么?
  漫天的花瓣扑头盖脸的就飞了下来,悄无声息的,挺好看,飞近了一看,我惨叫一声,这女人真阴毒,这哪是花瓣呐,这是活生生的蜜蜂,你就想想那黑压压的蜜蜂从四面八方狰狞的飞过来的样子吧。
  这是夏天,我和阿彩穿的单薄,连个罩脸的东西都没有。
  阿彩一把搂住我往地上按,我不等她使劲,自觉主动爬在地上捂住脸,胳膊挨叮总比脸好。
  
  帅哥手中扇子轻轻扇着小风,蜜蜂就是飞不到跟前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斗法。
  我和阿彩不捂脸了,托着腮帮子一起看比赛。
  故人?谁啊?
  
  美女泫然欲泣:“你一个大男人欺负我小女子,我…”
  说着,长袖一翻,柳腰一折,别说,这女人腰真细。
  
  蜜蜂就换了。
  换成雨丝,看得见的前端闪着刀光的一道道细雨从空中掉落,又是花又是雨,这姐们风雅。
  阿彩在耳边冷哼一声:“斗法还讲究这些个华而不实的东西,风骚。”
  帅哥扇子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笛子,横在嘴边,洋洋洒洒,听得我如醉如痴,我虽然是个俗人,但是,我也是会欣赏美好音乐的,这帅哥吹得笛子是真好听。
  
  雨还是掉不到头上来。
  美女耐住性子听了半天笛子,娇嗔了:“你我两个花前雨下就只是吹笛子么?我这里好酒一潭,今日咱们两个无醉不归。”
  说着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酒壶来,左手一只壶,右手一只杯,细水长流的开始倒酒。
  帅哥笛声一停,笛子变回扇子,轻摇折扇,看着美女。
  
  我记得古龙的书上有过类似描述,就是一个倒酒,另一个旁观,两个高手其实是在比拼内力,难道今天就能看到这个?那么还有月圆之夜紫禁之巅我也要看。
  
  美女的酒却一下子就倒完了,酒壶一晃不见,美女袅袅娜娜的捧着杯子走到帅哥跟前:“公子,多有得罪之处,还望公子海涵。”
  帅哥一笑接住酒杯一饮而尽,酒杯还给美女,美女俏俏一笑,转身朝挂着灯笼的殿中走去,花枝摇摆的竟然就这么走进去不见了。
  
  耳边突然传来小孩子嬉闹的声音,我抻着脖子看着帅哥,心里说上帝保佑让帅哥转身我看看帅哥长什么样吧。
  帅哥果然不负众望缓缓转过身来,就在灯火阑珊处,朝我微微一笑,天高云阔,月朗星稀,我眼睁睁的看着他转身,慢慢消失在夜色中。
  
  我傻了。这哥们不就是……
  阿彩在耳朵边嚷嚷:“这不就是卓轩嘛,我靠,我说怎么这么耳熟。”说着死命摇我:“道茜,你那里有他电话,看快打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我一下子掏出手机,掏的过猛,手机掉在地上,手忙脚乱的捡起来,拨通电话,卓轩的声音在那边响起来:“怎么了?”
  我不晓得说什么,张张嘴,看着阿彩,阿彩看着我,我就突然说了句:“你是谁?”
  卓轩嘿的笑了:“你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