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牌桌上的故事-序
  春节打牌,我闲极无聊,看着周围这几个人,问:“你们最害怕的是什么?”
  大江懒懒散散:“输钱。”
  我怒:“认真点!”
  大江看着手中的牌认真的想了想:“没钱。”
  我看着大江的脸,想起当年还青春飞扬的时候有一晚大江看着满街灯火通明说:“我这辈子最害怕的就是一个人孤苦伶仃,所以我要有很多朋友和女朋友。”
  现在的大江真的很看重钱,自打我退出公司之后,大江和小徐联手张四认真的开始了公司的运营,现在的幸福快递公司和以往懒懒散散的形象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以至于我有时候后悔推出了公司。当然,这是另外一回事,以后再说。
  转头看卓轩,卓轩也看着手中的牌,认真的说:“我怕孤独。”
  我默然。
  小徐叹了口气:“我怕夏天离开我。”
  夏天则紧握着小徐的手,轻轻说:“我怕幸福一闪即逝。”
  您二位可以演琼瑶剧了,这么诗意。
  杜若秀美的脸闪过一丝凄然:“我怕打雷。”
  打雷?杜若居然害怕打雷?也难怪,我第一次看见她就是在一个雷雨天,打雷闪电的,她抱着孩子在乞讨,估计是有心理阴影了。
  再看荆浩,这哥们是来看小心的,自打他正式收了小心当徒弟以后就常过来,据可靠消息称,等小朋友年满6岁他就要把小心带走了,我靠,小朋友上小学怎么办?我问杜若,杜若倒是无所谓:“为什么非得上小学?荆先生博古通今,有他来教小心,还要上学干什么?”我干瞪眼,得,孩儿他娘都认为上学是浮云,我操那门子的闲心呐。
  荆浩皱了皱眉看着张子亮:“我怕少年人误入歧途。”
  我靠,这人真是模范教师一枚。
  张子亮一晒,朗朗道:“我平生最怕伪君子。”
  张子亮旁边那个叫阿穷的小伙子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张子亮和荆浩,又看着我,眼神很单纯:“我怕吃不饱。”
  再看小心小朋友,小朋友扑闪着大大的眼睛,大声道:“我怕鬼!”
  我看着小朋友,嘿嘿的笑了:“小心小朋友,阿姨给你讲个鬼故事好不好?”
  
  牌桌上的故事-鬼故事
  给小朋友讲故事有个通用的开头,就是:“从前……”
  从前,有个书生。
  书生嘛,当然是要赶考的,这个书生也不例外。
  这个书生叫王觅。
  王觅身无长物,既不是天才也不是蠢材,既没有力气也没有才情,除了考试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用句老话就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啊。
  王觅这次要努力考的,是府考的秀才。
  王觅没有什么大志向,如果这辈子能考中秀才,就不枉读书一场,起码能当个先生有口饭吃,至于举人进士什么的,王觅扪心自问,想都不用想了。
  要府考就得到府城去,王觅背着书和干粮去府城,府城不过就半天的路,走走就到了,也用不着车马什么的。
  不过天公不作美,王觅走走就发现下雨了。
  要说也奇怪,青天白日的,这雨说下就下,还来势汹汹,王觅临行前大意了没有带雨伞,这下措手不及被淋了个落汤鸡,书淋湿了没事,重要的是干粮全泡水了这在府城几天下来还不得饿死?
  王觅在大雨里面苦不堪言,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条泥泞小路曲曲折折看不到头。
  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得稀里糊涂往前走,走着走着连方向都看不见了,就看着地上的水越积越多天也越来越黑的时候,王觅终于看见了一个小茅草屋。
  屋子实在是太小了,大雨里面孤零零的,像是随时都要被水冲走一样。
  不过这个时候王觅也顾不得那许多了,有个小屋子总比没有小屋子来得强。
  踉踉跄跄走近屋子的时候,王觅发现一桩怪事,屋子的烟囱在冒烟。
  你很难想象一个大雨里面飘摇欲倒的小屋子会冒着炊烟。
  不过王觅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浑身湿淋淋的几乎是扑到门口,努力敲门。
  在王觅怀疑自己是不是用力过大,再敲下去这小小的门板都要被自己敲碎了的时候,门开了。
  一个少女站在门口,眉目如画,笑靥如花。
  宛若一幅画。
  王觅愣住了。
  一向看惯村姑大婶的王觅一直有个审美观就是女人一定要胸大屁股大,这样好生儿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嘛。至于脸,反正关着灯都一样,马马虎虎就成。
  然而这个少女彻底颠覆了王觅的审美观,少女美的轻盈,就像是大雨里面那股袅袅的炊烟,步轻腰细声如银铃:“你是谁?”
  王觅老老实实说:“我叫王觅,要去府城赶考。”
  说完觉得自己有些傻。
  少女倒是无所谓,打开门:“请进来吧,我这里刚好也有被雨困住的读书人,你们到能聊聊天,等雨停了一起走倒也有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