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王觅一头扎进屋子,屋子里面倒是暖和,一个人笑着跟自己打招呼:“王兄,无巧不成书啊,居然在这里遇见了。”声音听着挺熟,王觅循声望去,窗户底下坐着一个人,竹青色的长衫,正举着一杯茶在喝,这不就是对面街上那个买书的李尘轻嘛,原来这小子也来考试。
  王觅正想说什么,一个喷嚏就打出来,这才发现自己从上到下没有一点干的地方。李尘轻放下茶杯,呵呵笑道:“看来王兄是被淋得很了,你到里屋去换身衣服吧,我表妹帮你把身上衣服烤一烤,要不非生病不可。”
  王觅看向少女:“这是你表妹?”
  李尘轻笑:“乡下姑娘,不常去咱们县上走动。媛儿,过来见见我们县上的才子王觅。”
  少女抿嘴一笑,双颊笑靥顿生:“王哥哥。”
  王觅顿时觉得雨过天晴,这脆生生一声王哥哥叫的王觅才情万丈,连谦虚都比往常有几分才气:“李兄见笑了。”
  李尘轻呵呵一笑,不再说什么,只是把王觅带到里屋换衣服,王觅见李尘轻把房门掩上,边脱衣服边巴巴的问:“李兄,不晓得你有个这么漂亮的表妹,不晓得有人家了没?”
  李尘轻皱着眉头笑:“乡下丫头,现下倒是没有说定人家,不过…”
  王觅着急:“不过怎样?”
  李尘轻看着王觅的样子,摇了摇头:“王兄,以你的人品学问家境,何愁找不到佳偶,媛儿一个乡下丫头,实在是…”
  王觅被说破心事,虽然脸上一红,但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李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令妹好好一个姑娘,你一口一个乡下姑娘,没的说轻了人家,再说,我这点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什么人品学问都是狗屁,就只是能安安分分过个小日子罢了。”
  李尘轻看着王觅穿上自己的衣服,倒是贴身,挠了挠头:“这个事情等王兄府试高中了再说吧。”
  王觅看李尘轻淡淡的样子。满腔热情被打消多半,也懒得跟李尘轻多话,只是叹口气,推开房门走了出来。
  走出门来,媛儿正帮忙熨衣服,王觅想着自己的衣服被媛儿的小手一点点熨过,不由有些痴了。
  李尘轻也不多话,走出来自顾自坐在窗前喝茶。
  媛儿向王觅微微一笑,如梦如幻。
  王觅自觉有些失魂落魄,坐在李尘轻对面,拿起一杯茶也啜了两口。
  雨声如铃,李尘轻手指轻轻敲着桌子,像是在打拍子一样。这雨怕是一时半会停不了了。
  李尘轻看看窗外,又看看王觅,再看看媛儿,终于忍不住了:“媛儿,衣服差不多干了吧。”
  媛儿一愣,摸摸衣服:“嗯,差不多了,不过还得晾凉。”
  李尘轻点头:“那就先晾着吧,我和王兄都有些饿了,你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先拿来我们垫垫饥。”
  媛儿微微一笑,放下熨斗,翩然离开,走过王觅的时候,王觅隐约闻见一股幽香。
  李尘轻也看着媛儿,直到媛儿的身影没入门后。
  
  媛儿的身影一消失,还没等王觅回过神来,李尘轻一把拖住王觅往里屋拉,王觅大吃一惊,没等反抗,已经被李尘轻拉了进来,李尘轻探头探脑的向外瞄了一眼,掩上门,神色严重:“王兄,你不要命了!”
  王觅张大嘴,不晓得该说什么。
  李尘轻悄悄对王觅说:“王兄,你都不觉得奇怪吗?这屋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这女子一个人在这里,难道不可疑?”
  王觅皱眉:“这不是你表妹吗?”
  李尘轻悄悄道:“我也是被雨困在这里,进门跟她聊天,她说她是我远房表妹,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我纵觉得奇怪也不能矢口否认啊!”
  王觅目瞪口呆的看着李尘轻,李尘轻一拉王觅衣袖,接着说:“你看看,这大雨里面谁知道这屋子到底什么位置?我走到这里的时候已经不辨东南西北了,再看这屋子,从外面看一个小茅草屋,里面暖暖和和一滴雨都漏不进来,王兄你不觉得奇怪吗?”
  王觅转念一想,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哆嗦:“李兄,你的意思,莫非?”
  李尘轻一把捂住王觅的嘴,就听外面媛儿的声音叫到:“表哥?王哥哥?”
  李尘轻应道:“我两个在里屋,王兄刚才忘了换袜子。”
  媛儿轻笑一声,没了声音。
  王觅心下惊疑不定,任由李尘轻把自己又拖出了里屋,对面媛儿已经在桌子上摆满了点心,小小一个桌子,各式点心倒是齐全,这倒让王觅心下更是起疑,这小小一个茅草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时半会的哪里能准备这么多点心呢?
  李尘轻暗地里朝王觅使了个眼色,示意王觅不要吃这些点心,王觅想起传说里女鬼招待人吃东西就拿出些蚯蚓毛虫什么的,不由得心下打了个哆嗦,冲李尘轻暗暗点了点头。
  媛儿见他两人不动手,有些奇怪,睁着清澈的大眼睛,问:“怎么了?刚才不是说饿,现在又不吃了?”
  李尘轻清清嗓子:“咳,这个,我受了些寒,胃上不舒服,这些东西太硬,不晓得有热汤没有。”
  媛儿有些不高兴:“表哥你又不早说,这会哪里去准备热汤呢。”
  李尘轻笑:“好表妹,哥哥给你赔不是,看在我们两个都被这场雨淋了个透心凉的份上,就劳妹妹驾啦。”
  媛儿撅着小嘴:“厨房里有一根树桩子是准备当柴火的,我劈不开,你帮我劈开了我给你生火做汤去。”
  李尘轻看看王觅,王觅看看李尘轻,无可奈何,李尘轻微微给王觅使了个眼色,让王觅小心,便站起身来说:“那是自然,我去劈柴,妹妹稍坐着等等啊。”
  说着朝后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