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王觅见李尘轻消失在门后,心下有些惴惴,便也站起身来,刚想说去帮忙的话,不妨媛儿一把拉住自己衣袖,跪在跟前。
  吓得王觅赶忙拉媛儿,媛儿已是泣不成声:“求恩公救命。”
  王觅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怎么了,怎么了,有话好好说。”
  媛儿泣道:“恩公,只要你能救我出去,我这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你。”
  王觅拉起媛儿:“到底怎么了?”
  媛儿朝后屋看看,厨房里劈柴的声音传了过来,方才抹了把眼泪:“我原本是府城刘大老爷家的丫头,一年前和夫人出门踏青,结果遇见了强盗,夫人被杀,我也被打晕了过去,等我醒来,就在这个小屋子里面了,这个人说自己叫李尘轻,还说官府正在抓我,说我勾结强盗谋害主母性命,我真是冤啊。李尘轻跟我说,等风声过去,他自出钱给官府摆平这个事情并纳我为小妾,可是,可是…”
  王觅胸口跟堵了块石头一般:“可是怎样?”
  媛儿急道:“可是最近我发现这个李尘轻压根就不是人!”
  王觅一怔,却听媛儿道:“李尘轻从来不在白天见我,开始我以为他是掩人耳目,结果,结果有一天我发现他在灯下面没有影子,他给我拿来的吃的全都是果品点心,都是拜祭死人用的物事,你仔细看这一桌子点心,哪一样是家常吃的呢?”
  王觅吃了一惊,朝桌上看去,就见满桌子果然是冷糕之类的吃食,不由得心下凉了半截,就听媛儿续道:“我心下害怕,仔细看他脚步,他脚下漂浮,并不起半分尘土,脸上也没有什么血色,真叫人害怕,天可怜见这场大雨叫我遇见恩公,否则,还不晓得要怎样呢。”说着捂住嘴盈盈的哭了起来,看的王觅心里乱纷纷,回想李尘轻原本就与自己不熟,连着几个月都没见着,今天这一见还真有些稀奇古怪。愣着神,媛儿却拉着自己衣角哀求:“恩公,现在趁他后厨劈柴,你行行好带我逃走吧!”
  王觅看着媛儿楚楚可怜的样子,一时间不晓得说什么好,就在这时,屋外又传来敲门声。
  
  王觅一哆嗦,媛儿迅速站起身来,擦了擦眼泪,朝门走去。
  王觅听着厨房,劈柴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可是李尘轻却并没有从后门走出来,难道说他已经听到媛儿跟自己说的话了,这却如何是好?
  心下正纷乱之时,却听媛儿惊呼一声:“表哥?!”
  王觅一抬头,门打开处,赫然站着李尘轻,李尘轻脸色苍白,淡淡笑着冲媛儿点了点头,径直走了进来,衣服却有些湿了,坐在王觅对面,喝了口茶。
  媛儿惊异不定的看着李尘轻,李尘轻淡淡笑道:“我劈完柴,把不用的木屑扔了出去。柴已经劈好了,你去做饭吧,眼瞅着天都黑了。”
  媛儿定定看着李尘轻,又转眼看向王觅,王觅也傻了眼,不知所措的看着媛儿,媛儿无奈,只得走近后厨。
  李尘轻一把抓住王觅的手,王觅分明觉得这手冷的彻骨:“王兄,不得了了,我刚才听着你们在说话,就赶忙从后厨窗户里面翻了出去,本想着能逃出去找个人把你一起救了,结果你猜怎么着,我闷着头跑,居然又跑了回来,他奶奶的这不是鬼打墙是什么?!咱们可得想个办法,要不然一起在这女鬼手里玩完!”
  
  王觅心下叫苦不迭,这两个人说的貌似都有道理,倒叫他信那个的?
  李尘轻也不晓得是在雨里面冻得还是吓得还是别的原因,总之看起来脸色苍白,手上冰冷,这天还没黑,也不好点灯,看不出影子不影子的,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深思间,就听李尘轻悄悄说:“王兄,你有朱砂没有?”
  王觅道:“这不是道士们用的东西,我带着个做什么?”
  李尘轻挠挠头:“我听老人们说这个辟邪,你看眼瞅着到晚上了万一这女鬼再来什么帮手你我两个人可怎么办。”
  王觅抬眼看着窗外,外面黑压压的也看不出个时辰来,不过不管他两个谁是鬼,反正到了晚上王觅一个大活人总是讨不到什么好去。
  听着厨房里面不知道稀里哗啦的什么声音,看着李尘轻苍白的脸,王觅和李尘轻大眼瞪小眼,本来就不好使的脑子里面乱糟糟的每个头绪,李尘轻一会看天,一会看地的,不知道在想什么,王觅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就突然有一句话蹦了出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不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管他两个谁是人谁是鬼,管他娘的谁死谁活,老子先跑了是要紧!
  想明白这一点,王觅顿时觉得天宽地阔,直抒胸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