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暗地里嘞了嘞裤腰带,王觅看着还在天上地上乱看的李尘轻,悄悄道:“我想到一个法子。”
  李尘轻精神一振:“什么法子?”
  王觅悄悄道:“我听说童子尿辟邪,妖魔鬼怪最怕童子尿了,你等着,我去院子里面给她来个辟邪宝物。”
  李尘轻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这法子管用吗?你是哄她喝下去还是冲她泼下去?!”
  王觅一晒:“管她三七二十一,茶里放一半,冲她泼一半不就得了?”
  李尘轻翻翻白眼:“你小心打草惊蛇,上来二话不说泼人家一身,就算是人也得跟你翻脸!”
  王觅一摊手:“那李兄有什么好办法?”
  李尘轻默然。
  王觅清了清嗓子,大声道:“李兄,我去解手,你是否同去?”
  李尘轻也清了清嗓子:“王兄请便,屋子里没有马桶,还请到屋外出恭。”
  王觅大步朝屋子外面走去,打开门,头也不回的冲进雨里。
  (完)
  
  “然后呢”,夏天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我,我看着早就睡的口水横流的小心小朋友,嘿嘿的笑了:“然后王觅就一路小跑到了府城,鼻塞头痛流鼻涕,考场上擤鼻涕的声音连考官都厌恶,自然就没有考中,等来年再考了。”
  “那媛儿和李尘轻到底谁是人谁是鬼?”荆浩摸着下巴问。
  我看看手上的牌卖关子:“清一色!”
  卓轩轻轻笑:“我琢磨着这两个人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我看着卓轩,这个男人自打上次以来总有种让我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什么时候我得弄点朱砂符水什么的看看他到底是人是鬼是妖是怪。
  大江鼻孔里出气,把钱扔到我面前:“小道能讲出什么好故事?这两个不就是两个苟且的狗男女,不小心下雨被个脑子糊里糊涂的书生撞破了包二奶的住处,情急之下编了个故事,就说有鬼,吓走书生算完,反正又不是什么熟人,不知根不知底的,就算跟别人说这个故事哪个能相信?”
  我数着钱,没理大江,这个庸俗的人。
  张子亮笑了:“小道这是最近工作不顺利,职场里面尔虞我诈说的都是鬼话,等小道主动辞职了以后两个人是握手言欢也好是互相斗争也罢,是人是鬼谁知道呢?”
  
  我看着张子亮笑了:“为了鼓励你对我职场奋斗不容易的同情,改明儿我给你讲个修真的故事作为报答。”
  
  牌桌上的故事-仙丹
  
  但凡道家修仙,总是离不开内丹和外丹.内丹在自家鼎炉内,修成什么境界除了靠自己无人能替,外丹就不一样了.找到好药材,水火并济之下,一颗丹药能改天换日,因而修行之人,即便以内丹根基为主,对于外丹也是不能小觑的.至于始皇炼丹,徐福东渡等等都是老生常谈了,在这里也不用提.
  
  林幻之就是一个修真中人,大隐隐于市,他也不愿意找个山头当道士,闹市之中,便是修身养性的最佳去处,甚么人情冷暖,甚么是非恩怨,看的深,看得透,修真才有意义.
  
  不过就算是修真中人,也还是人,出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都得操心,林幻之就开了一个字画铺子,挂几张仿名家的字画充门面,替别人画扇面,写书信才是日常营生.闲来无事,看门前儿童跳方格,抢糖吃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只是,但凡修真中人,总有自己的劫数,劫数来的时候能逃过去便是天大的福分,逃不过去也就是命罢了.林幻之算算自己入魔也好,中毒也好,雷劈也好,凡凡总总也经了几次,到了如今也不大在乎了,大不了一个闷雷下来两手一撒就此罢休,也不枉这百余年的寿命了.
  
  不过话虽如此,该谨慎的时候还是得谨慎,总不能一个人站在山头冲老天大吼你来劈死我吧,那就不是看透生死而是脑筋出问题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林幻之看着眼前这个人,总觉得这个人就是自己命里面的劫数.
  
  眼前这个人,长裙曳地,淡香宜人,就这么从这条热热闹闹大街上的千人万人中冲自己看过来,微微一笑,不胜风情.
  
  林幻之扪心自问,不认识这个人.从来也没见过这个人,自己也不是什么惹眼的人物,为什么这个人就这么看见自己了呢?
  就这么心下盘算着,倒也冲这女子微微笑了下算作回礼.
  要说此情此景,外人看起来倒是一道风景,女子美貌风情,林幻之清俊儒雅,千人万人中两人灯火阑珊处,是一个好故事,可是林幻之却知道这是劫数.
  
  劫从何来?手上玉扳指突然碎作两段.
  这扳指的玉材取自昆仑山脉中,昆仑自古做中国龙脉出处,所产玉石颇有灵气,这扳指自从第一次遇劫断作两半后,每逢劫数,无事自断,极是灵验,林幻之劫后余生便找能工巧匠加以修补,缝缝补补的到现在已有三十余年不曾断过了.
  
  这三十余年林幻之自问修炼进境极为缓慢,不但内丹没有什么进境,外丹的材料也配不齐,以至于林幻之都快要以为此生便就这样了,没想到就在这么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里面劫数悄无声息的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