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三更天.
  林幻之端坐在院子中,扇子打开放在面前小茶几上.
  离开了白天的尘世喧嚣,此时的林幻之清俊英挺,颇有几分出尘的仙风道骨,胡醉月抱着一壶酒,在一旁斜睨着林幻之,目不转睛得不知道看了多久,柔声道:”都说凡人常被色相所迷惑,今天我才知道是什么意思.”
  林幻之听着这不伦不类的话哭笑不得,只是板着脸不去理她,这狐狸精虽然生得魅惑,但是一举一动天真至极,竟似从未来过人间一般,像这般的狐狸精还真是少见.
  
  却见那扇子随着三更天一点点到来,当真起了一点点的雾气,慢慢的汇聚着往上飘,远远看来,竟像是云雾蒸腾.
  
  风骤起.不知从哪里刮过来的风裹聚着云雾从扇上旋了起来,扇上金屑随风飞扬,煞是好看.
  胡醉月皱着眉头放下酒壶,坐在了林幻之身后.
  
  林幻之虽然别扭,但是想了想仍然没动没说话.
  就在胡醉月做好后的一刹那,风停了.
  一个美女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林幻之面前,伴着金屑在身边飞舞.
  
  美女一袭白衫,清丽无匹,看着林幻之:”你是谁?”
  林幻之微笑:”在下林幻之,请问小姐芳名?”
  美女喃喃自语:”林幻之,林幻之,没听过.”
  林幻之心下无奈,今天遇见的虽然尽是美女,奈何怎么都是精怪一流?
  美女自言自语了几句,也不管那么多了,睁着大眼睛问:”你跟那个贱人是什么关系?”
  
  林幻之觉得自己的脑袋轰隆隆的疼,身后的胡醉月却是一点声音也无.
  刚想解释,却见那美女一伸手,一柄金剑”唰”的就到了身前:”你将我封入扇子,就是为了这个贱人?看我今日取你性命!”
  言罢金剑一晃径直冲向林幻之胸口,林幻之见剑势来的猛烈,不敢硬接,身形一晃闪了过去,身后胡醉月早有准备,长袖一飞,也飘了开来,同时嘴里道:”他就是为了我才这样做的,气死你算完.”
  那扇中美人脸色更冷,多余一句话没有挽着剑花一招接一招的狠.
  
  林幻之急道:”你都不认识我,我什么时候将你封到这扇中的?”
  
  那美人咬牙:”你吃了这贱人的丹药神志不清了!我不与你多说!”
  
  林幻之倒是有些明白了,八成这扇中美人自己修行吃了什么丹药把自己吃糊涂了,可是就算磕了药也不能自己把自己封在这扇中啊.
  
  胡醉月唯恐天下不乱一般还在那里乱嚷嚷:”不错,我花了足足一百年时间才练成的九转乾元丹就给他吃了,他为了成仙就不要你了,再说了,你生的那么丑要我是你我就自己识趣躲到扇子里不出来丢人显眼了.”
  
  美人怒喝一声:”贱人!”
  林幻之却是惊呼一声:”九转乾元丹!”
  
  胡醉月冲林幻之一笑:”怎么,你难道没听过九转乾元丹?”
  当然听过,此丹虽还未达到起死回生化人为仙的境界,但是倘若有了这个丹药,这三十年的毫无进境一夕之间便可突破,这是何等诱惑!
  胡醉月见林幻之动容,咯咯笑道:”我手上不多不少正好一颗,你若想要的话尽可以送给你,不过你得先帮我打发了这个莫名其妙的泼妇.”
  
  林幻之皱眉:”你得先告诉我这扇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胡醉月一笑:”我随手捡的.”
  林幻之躲过堪堪刺过来的一剑道:”那你丢了这扇子不就罢了.”
  胡醉月跺脚:”我要是能丢了这扇子还来找你作甚,这扇子自从到了我手里丢到哪里都自己跑回来,每到半夜三更我就得和她打斗一番,再这么下去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林幻之看胡醉月躲剑的样子突然就觉得好笑:”那你不正好勤于修炼了?”
  胡醉月怒道:”所以我把它送给你你每天好好修炼,没准说句什么好话她就听了也未知.”
  
  林幻之看着怒发冲冠的扇中美女,突然觉得胡醉月的这个提议也并非不可行.
  整整衣冠,冲美女深深一揖:”对不起,我一时迷了心窍,为了丹药将你封入扇中,现如今我知晓自己错了,你原谅我可好?”
  扇中美女正披发持剑冲林幻之刺来,听了此言,突然停了下来,良久,金剑”咣当”一声掉在地上,两行清泪换换落下:”你终于肯跟我说你错了.”
  胡醉月也没想到由此变故,诧异之极,窜了过来盯着扇中美女:”喂,听两句好话你就心软啦,那早知道我早跟你说了.”
  
  扇中美女没有理会胡醉月,只是盯着林幻之:”从此,你我好好过日子就成了,你别再负我,我,我虽身形已灭,但是每日三更天仍可出来与你相会,往后天长地久,你我再不分离.”
  
  胡醉月听闻此言,大笑.
  林幻之却是冷汗涔涔而下,这却如何是好:”这个,这个…”
  胡醉月笑道:”你们慢慢聊,我就不打扰了!”说罢就想跑.
  林幻之闻言,心下大怒,嘴上却急道:”醉月,你说让我认个错你我便可从此不受这泼妇干扰,为何你又走?咱们要生生一处,要死也死在一处!”
  这话出来,胡醉月突然停了脚步.
  那扇中美人的眼泪一串串滴了下来,月色中好不凄凉:”原来你对她如此死心塌地,我,我…”
  说着,慢慢俯身拾起地上金剑.
  林幻之看着胡醉月惊疑不定的脸色和扇中美女莫名其妙的举动,不知道自己这话哪里错了.
  
  却见扇中美人回剑,剑光四起,金光四期,竟是一剑硬生生插入扇中,扇上金屑四处飘荡,而扇中美人的身形却渐渐如雾般散去.
  
  月色下,洒金扇静静躺在茶几上,扇面上的金屑却早已纷乱,空白的扇面,正好作画.
  
  转头看胡醉月,胡醉月咬着嘴唇死死盯着林幻之.
  林幻之有些毛骨悚然:”怎么了?怎么了?”
  胡醉月长叹一声,走过来拉住林幻之得手:”我早知命中有一劫,却不知劫数是你.我师父当年看水月古鉴的时候对我说过,如果有一个人对我喊出生死一处的话来,这个人就是我命中的劫数,此生此世不离不弃.幻之,你我都是修行中人,这一生可是长得很呐.”
  
  林幻之只觉得从头到脚被泼了一头冷水一般,自己一生逍遥,难不成老了老了,要跟个狐狸精捆在一处?
  却见胡醉月在月下似笑非笑:”幻之,你若是肯与我在一起长久厮守,你就是我夫君了,那么我这颗九转乾元丹自然也就是你的,你意下如何?”
  
  林幻之心底下一片茫然,一个声音就在脑中盘旋着:”劫数,劫数啊.”
  要了这九转乾元丹,此后一生自由付诸流水;若是不要,自己练功再无进境,过的几十年油灯耗尽连寿命都没了还谈什么成仙得道?
  要,还是不要?
  丹药和自由,哪个更可贵?
  女人诚可谓,狐狸精变成的女人更可怕!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