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我转头,杜若正款款地走过来,身上穿的皮衣白色的毛齐锋出肩,煞是好看。
  我转头冲着杜若狂奔过去,一路竟然没有什么阻碍。
  躲到杜若身后,抬头看那女人,那女人看着杜若,微微笑了。
  杜若也笑,我个人认为杜若笑的更加美丽,要是单纯比相貌的话,两人其实不相仲伯,但是杜若身上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温婉和吸引人的地方,令人更加喜欢接近。
  我问杜若:“帮什么忙啊?”
  杜若微微皱眉:“这雪地里面都是什么味道,熏得我想吐,你帮我扇扇。”
  杜若姐姐,我就知道我爱你从来不会有错。
  我殷勤的用袖子帮杜若扇风,杜若冲我微微一笑:“好了好了,这下好受多了。”
  我仔细一闻,还真是,刚才满小区的香气这会没有了。
  再一看,刚才还开满枝头的梅花此时无影无踪,就像从来没有开过一般,刚才仿佛是一场梦。
  女人站着不动:“姑娘前来,是想做什么?”
  杜若没有理她,只是拉住我的手:“小道,我要给大家下元宵了,你来帮我搭把手。”
  说着,拉着我往回走。
  我偷偷回头,女人脸色冰冷,站在原地不动,卓轩的嘴角闪过一丝笑意。
  笑吧笑吧,这下剩下你们两位二人世界了,美不死你。
  拉着杜若温暖的手,我突然觉得刚才自己好无聊,朋友之间相互关心就足够了,至于他们都是什么来历,有什么秘密,他们不说,我又何必多想?
  雪地里面,万家灯火。
  
  回到屋子里面的时候,我问杜若:“杜若姐,那个女人是干什么的啊?”
  杜若把元宵一个一个放到锅里,手上边忙活着,边说:“谁知道呢,大概是来找卓轩的吧。”
  我笑:“你就装吧,刚才明明你救了我。”
  杜若回头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我跟杜若说:“那女人我见过的,去年我和阿彩去她舅公家的时候见过的。”
  杜若皱眉:“当时你们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嘛。”
  我点头:“是啊,可是当时也是卓轩替我们挡住了。说实在的,这两年经历的事情大多时候我都快要分不清楚是自己真的经历了还是在做梦,不过今天看这个女的,我还真没做梦。你说会不会是世界末日就要到了,我就看到这些个神神鬼鬼的事情?”
  杜若有些哭笑不得:“什么世界末日,净胡说。上次既然卓轩替你们挡了这个事,那么这次大概还会替你们挡一挡,你啊,是吉人自有天相。”
  我好奇:“那这个女人是个什么来头?”
  杜若刚要开口,却听门响,大江在那里大呼小叫:“卓轩,真有你的啊,出去一圈就带个美女回来,我也要出去一圈,上帝保佑能带回来一箱钱。”
  
  我扭头看向门口,不会吧,卓轩身边那个笑眯眯的女子竟然是阿彩!!这丫头不是说回家过年吗,怎么这会跑了过来?
  
  我扭头看向门口,不会吧,卓轩身边那个笑眯眯的女子竟然是阿彩!!这丫头不是说回家过年吗,怎么这会跑了过来?
  我冲过去一把搂住阿彩,阿彩仰天大笑:“我胡汉三又杀回来了!”
  我敲阿彩的肩:“你怎么和卓轩碰见了?”
  阿彩笑:“刚进小区门,就看见卓轩一个人在雪地里面发呆,我就拉着他回来了。”
  我疑惑:“你就看见卓轩一个人?”
  阿彩点头:“是啊,一个人背着手看着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江笑:“人家那是45度的明媚和忧伤,你懂什么。”
  卓轩有些迷茫:“什么45度?”
  我踢大江:“别胡说了,到阳台上把你那个青梅酒给我拿出来,今天阿彩来了,咱们不和啤酒。”
  大江郁闷:“敢情你一直放着那个酒是给阿彩留的啊。”
  我笑:“阿彩假期还没休完就回来了,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庆祝庆祝。”
  
  正说着,就听见一个声音在门口说:“青梅酒?看来我来的时候正好。”
  我转头,张子亮带着阿穷正站在走廊上,阿穷貌似有些畏怯,张子亮则探头探脑的往屋子里面看,不晓得在张望什么。
  
  荆浩笑眯眯的看着阿穷,心情不错,阿穷也就不那么紧张了。
  我看着这两位,回想起阿穷的饭量,有些心惊:“我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两位今天来有何贵干?”
  张子亮瞪了我一眼:“瞧你那小家子样,大过年的,我和阿穷就不能串串门,拜个年?”
  说道拜年,阿穷还真拜,直直的走到荆浩面前,“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磕了个头。
  我目瞪口呆,在场的除了我和大江小徐夏天有些诧异以外,居然全都笑眯眯地看着。
  荆浩还真就坦坦然坐着受了礼,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大红套封来,递给阿穷。
  话说,着中国的老礼我自打出生就没见过,这下还真开了眼。
  我琢磨着这屋子里面的人除了我跟大江小徐三个知根知底以外,其他众人肯定都有问题,等会喝高了一个一个挖掘。
  就看见张子亮瞄了一眼红包,笑眯眯的冲荆浩作揖:“看来当晚辈还是很有好处的,在下和阿穷平辈论交,是不是也能得个红包?”
  荆浩面不改色:“晚辈嘛,当然有,跪下磕个头就有。”
  张子亮居然笑嘻嘻的就要往下跪,大江一把拉住:“兄弟,咱这一屋子都是跟你平辈论交的,你这一跪我们全完,站着!咱新中国不兴这老礼!”
  张子亮又看了一眼阿穷手中的红包,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的悄悄大声说:“兄弟,你瞅瞅拿红包有多大多厚,要是这一跪一年的开销就有了你还想什么呢。”
  大江这个没出息的听了这话也动摇了,看着红包开始沉吟。
  我一把把大江拉到厨房:“想什么呢,跟我一起端元宵去。”
  大江长叹:“人穷志短啊!”说着一扭一扭走进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