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张子亮看着卓轩,上上下下左左右右。
  卓轩皱眉头:“看什么看,我又没红包。”
  张子亮笑的一脸猥琐:“你刚才在雪地里面和个美女在说话,你当我没看见?”
  卓轩蔑视:“就你眼尖。”
  张子亮笑:“我跟你说吧,别的我看不到,这些事情休想逃过我的眼睛。”说罢,低声跟卓轩嘟囔了几句,卓轩笑:“没有的事情,你别乱猜。”
  张子亮笑:“成。”
  说罢,埋头吃元宵,再不多话。
  
  我盯着这两个人。
  有鬼,绝对有鬼。
  首先,我可以肯定的是那个女人就不是人活着就不是正常人。回头
  其次,那个女人也消失的太快了吧,阿彩要是看见她绝对不会有认不出来的道理,那姐们在阿彩老家出来表演的那次多吓人啊。
  第三,这段日子据我观察,有张子亮出没的地方绝对有奇奇怪怪的人出现,反之也可以成立。
  所以,绝对有问题,那女人都能一路从阿彩老家追到这里,哪能那么容易就被打发了?
  
  卓轩看看我:“琢磨什么呢?目光阴沉,眉头紧锁,一看就有问题。”
  我说:“不是阴沉,而是阴冷,刚才那个女人是个什么来头,你到说来给我听听?”
  卓轩摊手做无辜状:“不知道。”
  我怒:“不知道?你还能不知道??”
  声音不知不觉就拔高了。
  就觉得脑后生风,“啪”的一声大江拍在我头上:“大过节的吼什么吼,吃醋了?”
  我郁闷:“吃你妹啊。”
  卓轩“扑哧”一声笑出来,冲大江眨眨眼端起元宵就吃,一副拒绝回答任何问题的样子。
  我气结,揪住大江的领口咆哮:“你怎么四处碍手碍脚啊!”
  大江摊手:“我跟你说,就冲你这个样子嫁不出去是正常,你看看杜若姐,再看看夏天妹子,哪个不是温文尔雅,就你整天跟马教主一样吼来吼去,到时候小心把鼻孔吼大了就更悲催了。”
  我靠,你是我哥们吗?
  我仰天长笑,咬牙切齿的说:“大江,那一年在大明湖畔的道茜你难道忘记了?”
  大江一哆嗦,从我手中逃出来:“您别介,我这辈子还想找个好人家嫁了呢,您慢慢吃元宵,不够我再给您下。”
  说罢拔脚跑进厨房,就听着小徐一阵爆笑。
  笑你妹啊,你们都不晓得问题的重要性。
  
  我看着阿彩,这丫头正从包里面掏腊羊肉,我走过去拍拍她低声道:“你知道我刚才说的女人是谁吗?”
  阿彩低声道:“我刚才就压根没听你说什么。”
  我一巴掌拍她的背:“你们这群人都是神马人??!!”压低声音:“今天我看见咱们上次在你老家见得那个女人了。”
  阿彩一哆嗦,一包腊羊肉就掉在地上,也顾不得腊羊肉的问题,阿彩拉住我:“就那个灯笼女?”
  终于有人有反应了,我点头:“就那个灯笼女!”
  阿彩倒抽一口冷气:“她还真是锲而不舍啊,怪不得一路上我眼皮直跳,她追到这里干什么,是想要咱们两的命还是看中卓轩了?”
  我转念一想,还真是,按照这女人的表现,弄不好还真是看中卓轩了,那就好,我长长出了一口气。
  阿彩疑惑地看着我:“怎么了?”
  我笑:“我个人觉得吧,应该是后者,你没见她当时那个傲娇的小眼神。”
  阿彩也长出一口气:“这就好,卓轩呢?卓轩有意思没?”
  我笑的一脸奸诈:“只要不是冲我们来,就算卓轩没意思,咱们也撮合了。”
  阿彩也笑,和我一握手:“好姐们!”
  身后传来大江疑惑的声音:“你们两个嘀嘀咕咕一脸奸笑的在说什么呢?”
  我不回答,转头笑眯眯的看着卓轩。
  卓轩皱了眉头:“干嘛?”
  阿彩幽幽的长叹一声:“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也惘然。”
  卓轩一哆嗦,我和阿彩放声大笑,全然不顾一屋子人厌恶的眼神,哇哈哈哈哈!
  
  鬼娃娃
  阿彩这个人样样都好,就是有个毛病,见不得洋娃娃。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初中的时候她第一次到我家看到我挚爱的洋娃娃以后吓得花容失色时我复杂的心情。
  所以,当这个女人抱着这个洋娃娃来到办公室后,本来还和我在一起啃鸭脖子看《绝望主妇》的阿彩尿遁了,偌大一个办公室剩下我一个人面对着这个抱着洋娃娃的客户。
  我很鄙视。
  因为这个女人让我很不舒服。
  不舒服的原因不仅在于30多岁的人了堂而皇之的抱着一个洋娃娃让人觉得古古怪怪,而且这个人抱洋娃娃的方式也让我不舒服。
  怎么说呢,洋娃娃不是躺在她的臂弯里,而是坐在她的胳膊上,就像是抱着一个大孩子一样。
  洋娃娃倒是很漂亮,脸蛋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给人的感觉吹弹可破一样,眼睛大大的,嘴巴小小的,睫毛和头发都是长长黑黑的,标准的一个中国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