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我起身微笑:“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一边赶快将手中的鸭脖子扔到手边的垃圾桶里。
  女人有些迟疑的看着我的手。
  我也低头看看,想了想,微笑:“您稍等,我洗个手,不好意思啊。”
  那女人点点头,坐到沙发上。
  我快步奔到卫生间洗手,不晓得这个古里古怪的女人要快递什么,不过据以往经验,越是这种古古怪怪的人给的钱也越多,期望这是今年的开门红。
  等洗完手出门,我X,这个女人呢?人呢?
  光是一个洋娃娃躺在桌子上,不,坐在桌子上,洋娃娃身边压着一个信封。
  我拿起信封,嚯,信封这个厚啊,打开不出所料是一堆人民币,我亲爱的人民币,还有一个字条:“委托送达地址:……;送达时间:晚上12点;收件人:顾正泽”
  晚上12点,嘿,亏她想得出来,大晚上的给人家送过去一个洋娃娃,这事情怎么看怎么邪气。
  不过,看地址离阿彩住的地方很近,倒可以先到阿彩家里待一会然后送东西。
  可是这娃娃怎么拿呢?我办公室翻腾来翻腾去找出来一个纸盒子,看大小刚好可以装下娃娃。
  兴冲冲的把娃娃往盒子里面放,我就发现一个问题,这娃娃手脚僵硬,根本就不能把它平着放。
  这怎么办?
  我看着洋娃娃的脸,这娃娃貌似一幅不高兴的样子。
  这年月,老板有不高兴的时候,客户有不高兴的时候,家人有不高兴的时候,一个娃娃都嘴撅脸吊的,老子还有不高兴的时候呐。
  想了想,从柜子里面翻出来大江当时买微波炉用的纸箱子,大江当时极有先见之明,非常肯定的认为在以后的快递业务中,用到纸箱子的地方肯定不少,能省就省,废物利用嘛。把娃娃放进箱子,用胶条封号,我拍拍手,总算松了一口气。
  
  我一直觉得自己很爷们,尤其是现在,你想,一个方方正正的大箱子,我一姑娘家手一拎就走,多么的威武。
  然而手一拎没错,一拎就走成问题了。
  原因很简单,我拎不动。
  我倒抽一口冷气,不就是个洋娃娃嘛,有这么重?看着那莫名其妙的女人抱进来的时候挺轻巧的,怎么我一拎就这么沉?
  拎了几下,我算是放弃了,打电话给大江:“你在哪里呢?”
  大江醉醺醺的声音传过来:“我刚和哥几个喝完酒,打车回家呢。”
  我赶快说:“你到办公室来一趟,有个大件我带不走。”
  大江哼唧:“大过年的,不办公。”
  “我呸,这么厚一墩子钱甭管过年不过年就算今年是大年初一你都得给我来一趟”。
  大江一听钱的厚度,声音一下清醒了:“你等着啊,我马上到,师傅,先去一趟…”
  好极了,我坐着等他,一边翘着二郎腿继续扒拉出来没吃完的那袋子鸭脖子啃。
  就在这啃得当口,我就听着细细的哭声一点一点传到耳朵里。
  
  我停下吃,四处寻觅,这办公楼里哪里来的婴儿哭声?
  那哭声却越来越大。
  我盯着纸箱子。
  不错,声音正是从箱子里面传出来。
  我皱眉,难不成我打包装的时候触动了哪个开关不成?话说现在的智能娃娃做的真好,我都不晓得开关在哪里。
  一想到要撕开包装重新打一遍我心里就烦,不过总不能让它就这么哇哇的哭着,现在打击贩卖人口正严,别人听着箱子里面传出哭声指不定就报警去了。
  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命啊,这就叫劳碌命。
  
  打开箱子,就看见那个洋娃娃闭着个眼睛在哭,声音是手机铃声的那种强化式放大.我感慨万分,现在这科技水平真没说的,我玩娃娃的时候娃娃会眨眼睛都高兴的不行,倒是也有会哭的娃娃,可是音质跟这个相比实在是差太多了.
  我把娃娃拎出来,娃娃的哭声越来越大,简直要震耳欲聋了,反复的看,这新科技的东西我还找不到开关,摸着娃娃身上也没有什么貌似开关的东西.
  这娃娃穿着小白纱裙,裙子是缎子的,弄得还挺复杂的样子,我不敢掀开裙子找开关,这么复杂的裙子我不一定会穿,要是弄乱了指不定客户要求赔钱.
  左看右看,娃娃哭声依旧,我看着这娃娃的脸,实在喜欢不起来.
  这是一个典型的日系漫画娃娃,不知道怎么的,是比例问题还是表情问题,一点都不可爱,看着倒像是前一阵子在网上传过的那套鬼娃娃照片一样,给人感觉怪怪的.
  想到那套鬼娃娃,我浑身打了个哆嗦,眼前这位莫名其妙的就哭,莫名其妙的就让我拎不动箱子,该不会是…
  正想着,那娃娃突然停了哭声,抬头,冲我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