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这笑容别提多诡异了,我吓得手一抖,这娃娃就扔了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看见一个人影从门口扑进来,一把抄住娃娃,我定睛一看,大江。
  大江抱住娃娃看了看,递给我。
  我不接:“怎么了?”
  大江一张嘴满口的酒气:“我走到门口就听见婴儿哭,一看你把个小孩子往地上摔吓了一跳,还以为你发脾气扔谁家的孩子呢。”
  我气结:“我吃饱了撑的。”转念一想:“不过你接的正好,这个娃娃要是被我摔坏了,这就不是今年第一大单子而是第一大赔偿了。”
  大江眼睛一亮:“刚才电话里没说清楚,你说这个单子到底多少钱?”
  我把装钱的信封找出来递给大江,大江打开一看,呵呵的就笑,把娃娃郑而重之的递给我,我还是不接:“干嘛?”
  大江皱眉:“快点,司机还在楼底下等着呢,等咱们把东西送到了我请你吃麻辣香锅。”
  我郁闷:“送东西人家说好了12点整,我脑子有病啊12点吃麻辣香锅。”
  大江嘿嘿的笑,伸直了胳膊把娃娃递到我跟前。
  我把他的胳膊给推回去,摆了个抱小孩的姿势:“你就抱着吧,我看着这东西慎得慌,你就想象着自己抱了一堆人民币心里就高兴了。”
  大江一想,果然小心翼翼的搂着娃娃:“不错,两者是可以划等号的,那我就抱着好了,你毛手毛脚的别把娃娃撞坏了。”
  我翻翻白眼,连娃娃带大江一起推出门去。
  电梯上,大江笑眯眯地看着娃娃,同坐电梯的一姐们一脸震撼的看着我们两个,想问什么又不好问,憋得脸上通红,我看她手上手机拿了又放下,想照相又不敢照的样子我看了实在都替她着急。
  从电梯里出来,走到出租车上,出租车司机看着我和一脸幸福抱着洋娃娃的大江一幅不可思议的样子,我没什么好解释的:“师傅,这人喝的有点高,见谅见谅。”
  师傅点点头,我们坐上车。
  开了一段路,师傅实在忍不住了:“我说年轻人,该要孩子的时候就得要孩子,你看他喜欢孩子喜欢成什么样了,抱着个洋娃娃乐呵,你要是再不生,就得出问题。”
  我想了想,又忍了忍,什么都没说,看着一脸幸福的大江,叹了口气。
  车子转过一个酒店的时候,酒店门前的光照在大江脸上,我突然发现大江的脸有些怪。
  
  我想仔细再看,车子已经转过弯,大江的脸又淹没在一片黑暗中。
  我看着大江和洋娃娃,大江抱洋娃娃的姿势还真像抱小孩,稳稳地把洋娃娃放在臂弯里,洋娃娃自打到了大江怀中,脸上看起来比刚才顺眼多了。
  摇摇头,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刚想闭起眼睛眯一会,就听大江说:“小道,你替我抱会孩子,我有点累了。”
  我撇了大江一眼:“还孩子呢,你倒是童真未泯啊,你累了就放在后座呗,反正车上也颠不坏它。”
  大江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生气:“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冷血,这么小一个孩子你让我放在后座上,万一磕着碰着怎么办?”
  我听大江的声音颇是认真,不由得认真看了看大江,大江的脸总有些古古怪怪的感觉,想了想,我打开车后面得灯。
  灯光一打开,大江明显的觉得刺眼,用手挡了一下眼睛。
  等大江的手放下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大江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黑,一双眼睛满都是黑色的瞳仁。
  
  人生就是这样,当你觉得你已经接受了一个打击的时候,另一个打击就在你想不到的时候到来。
  我看着大江,脑子里面轰隆隆的滚过一句话,不,三个字:“中邪了。”
  再低头看洋娃娃,这娃娃看着我,脸上微微的笑,我敢拍着胸脯打包票,这笑绝对的不怀好意。
  我心里头就发憷,就冲着这二位,我就算打架都打不赢,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伟岸的身影浮现在脑海中,这人经常出没于古里古怪的事件中,这人说话办事神神叨叨,这个人还带着个帮手,从人数上来看都能拿到胜算,这个人就是可爱的张子亮同志。
  上帝啊,幸亏我帮他送过快递,知道他和我住在一个小区。
  我急忙跟司机说:“师傅,我们去另一个地方吧。”
  师傅不高兴:“怎么到这会才说?”
  我心里嘟囔:“我也是到这会才发现自己这么倒霉么。”
  嘴上胡说了两句:“呵呵,钥匙落家里了,回去取钥匙。您就开吧。”
  师傅听了新地址,没再说什么,不过我突然觉得车速比刚才快了不少,大概师傅觉得我和大江两个神经病,能少跟我们在一起就少跟我们在一起。
  开了一会,师傅忍不住说:“麻烦您把后面的灯关上吧,费油。”
  我看着一脸痴呆的大江和古里古怪的娃娃,开着灯是被吓死,关着灯也是被吓死,一咬牙,伸手把灯关了,就在灯灭了的那一刹间,怀里凭空多了一个东西。
  我浑身一哆嗦,不用摸就知道,这个东西十有八九就是这个洋娃娃,我伸着手,僵在那里,咋个办?咋个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