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这个时候,就听黑暗的车里一声细细的声音:“妈妈。”
  我明显觉得车子晃了一下,拜托,你吓我没问题,你吓着师傅了我们一起玩完。
  当务之急要稳定师傅的心情:“师傅,这是我们新买的智能型娃娃,不但会开口叫人,还会说别的话呢。”
  这话出来后,车子明显的恢复了匀速,前面司机师傅有些放松的笑了:“刚才吓了我一跳,我还说这洋娃娃怎么会说话呢,到底是高科技,该不少钱吧。”
  我笑:“是啊,这娃娃贵着呢,买的我肉疼。”
  司机师傅说:“你们就是钱多的没处使,有这钱和时间,自己生一个不比洋娃娃好?”
  我刚要说什么,腿上明显轻了一下,这娃娃离开了我的腿,阿弥陀佛,甭管你是何方神圣,你赶快回到大江那里吧,他反正已经这个样子了,不在乎让你多坐一会。
  刚送了一口气,就听“嘎吱”一声急刹车,我没防着,一下子撞到前排座椅上,大江也好不到哪里去,几乎要从后座上滚下来。
  就听司机师傅气急败坏的说:“你神经病啊,把这个拿走,正开车呢也不怕出事!”
  我一听就傻了,再看师傅,师傅已经冲下车来,把车门拉开,把大江往车外面拖,我一看阵势不对,自己自觉主动的拉开车门下车,然后司机师傅就跟一阵龙卷风似地冲到座位上一把拉出洋娃娃扔到我怀里,开着车就走。
  我眼睁睁的瞅着那车从我跟前像一阵风一样的开走了,冷风中,大江迷迷糊糊的声音和娃娃的声音同时传到耳朵里:“咋了咋了,到了吗?我怎么瞅着像是大马路上呢,哪个小区还建到大马路上?”
  “妈妈,我饿了。”
  我看着黑暗冷清的大马路,再看看身边大江和怀里的洋娃娃,我这大过年的遭的都是什么罪啊,我想仰天长啸:“我~害~怕~!!!!!”
  
  恐惧属于生命的一部分,你我都在劫难逃
  ------------------------------------------------------------弗里兹•李曼
  
  我常常想,一个人最害怕的是什么呢?是未知还是黑暗?这两者都代表了人类所无法达到和触摸的世界,由于无知,所以害怕.
  而现在,我站在黑暗中,不知道大江和面前这个定定看着我的洋娃娃会有什么样的举动而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来摆脱这种举动,所以我此刻的害怕是加倍的.
  无论如何,我不能干站在这里和这二位大眼瞪小眼,这样下去情况会更糟.
  
  正要迈步,洋娃娃咧开嘴笑了,橡胶做成的嘴一笑就形成一个空洞,这个洞和四周的黑暗那么的协调.
  我倒抽一口冷气,全身上下戒备着,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
  洋娃娃”嘎嘎吱吱”的转头,那声音在黑暗中变得如此刺耳,伴随着这个声音,刚才一直傻傻坐在地上不吭声的大江就缓缓的站了起来.
  从我的角度看上去,大江站起来的姿势那么的笨拙,就像是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一般,摇摇晃晃重心不稳.
  我倒退一步,眼瞅着大江站直了,对我笑.
  此刻的大江就像一个被牵着线的木偶,洋娃娃笑,大江就笑,洋娃娃伸手,大江就直直的冲我伸手.
  我瞪着眼,不去理会大江,转头看向洋娃娃,洋娃娃仰头看着我笑着,空洞洞的嘴巴砸吧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想吃东西了.
  我听着大江咂巴嘴的样子,突然间就想起来小心.
  人的记忆和联想很奇怪,我这会居然能想起小心来不得不说是我的本事.
  小心小时候想喝奶了就会砸吧嘴,动作和洋娃娃一样,当然,小心那个小可爱比这个洋娃娃幸福多了,一砸吧嘴,杜若就会飞奔过去给他喂奶,母子两个的样子别提多幸福了.
  我看着洋娃娃,轻轻问:”你是不是饿了?”
  洋娃娃没有回答,洋娃娃当然不会回答,只是砸吧着嘴,在黑暗里,这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
  
  就在我转身想跑的当口,大江的动作快似闪电,一伸手就掐到了我的脖子上,我瞅着大江,偌大一个男人,眼睛一片黑暗,嘴巴像婴儿一样咂巴着,委实说不出的恶心恐怖.
  我琢磨着大江是不是想喝血?
  我一高跟鞋踩在大江脚上,力道之大我估计大江的脚背要穿,没想到大江就跟没事人似地,仍然死掐着我的脖子,然后一口咬下来,我疼得想叫,但是脖子被掐着还真叫不出来.
  血就这么流了出来.
  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大江真的吸了一口血.
  就在大江吸了一口血的同时,我产生了错觉,仿佛是一个幼小的婴儿,向我张开手臂,那婴儿长的有点像此刻在地上的洋娃娃,但是白白胖胖,比洋娃娃可爱了不知多少,婴儿在啼哭,我明明白白的感觉到他是在要我抱,要我疼爱.
  那么小的孩子,伸手,要求妈妈的拥抱,妈妈的疼爱.
  而我与他之间,仿佛是隔了千重万重,他触摸不到我,感觉不到我的体温,只有我的血液对于他而言是温暖的.
  如果得不到你的怀抱,那么就让着鲜血抚平我对你的思念.
  
  然而疼痛让我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