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我的手死命的挪到裤子兜里,掏出手机,不管不顾的按了下去,我记得自从阿彩的老家回来以后,我就把卓轩的手机号码偷偷的设置成了快捷键,上帝保佑卓轩这会没有关机.
  大江的力道大得惊人,无论我怎么踢怎么掐怎么推都弄不开他,再这么下去我就要被他咬死了.不过我估计他没咬到动脉上,要不冲着这个劲头我不会越疼越清醒,而是应该失血过多晕倒在地才是.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卓轩在一片光芒中走了过来.
  光芒中的卓轩就像神仙一样,而我猜他应该就是神仙一流吧,要不怎么才打电话他就出现了呢?神啊,救救我吧.
  卓轩伸手轻轻拍了拍大江的肩膀,大江居然就这么松了口.
  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爆发力,一下子跳开大江,我瞅着这距离都能有四五米远.
  卓轩笑眯眯的看着我:”原来你们两个在这里啊,小道,你是什么时候和大江好的?”
  我轻轻掏出手帕纸,擦了擦脖子,定睛一看,我x,全是血啊全是血!!!
  我吼:“好你个头啊,你眼睛瞎了还是瘸了,他在吸血,吸血!”
  大江却开口了:“小道,你脖子怎么了?咦,我嘴里这是什么味道?呸,这么腥。”
  我定睛看大江,这片光中,大江的眼睛明显恢复了正常,一双眼睛黑白分明,这就好,这就好,我悲从中来:“你们两个呆子啊,我要去医院,这还不得打狂犬疫苗?!”
  说完,我突然想起洋娃娃来,低头看,洋娃娃就像一个真的洋娃娃那样坐在地上,没有了笑,也不动。
  要不是我脖子上的伤口还在疼,我还真以为刚才是一场梦。
  卓轩走过来,小心的看看我的伤口:“还好,伤的不大,我刚才开车路过你们两个,还以为你们打KISS呢,幸好我好管闲事了一下。你好好的怎么惹大江了?这家伙平时不咬人的。”
  大江一副痴呆相:“我好端端的咬她干什么?真是莫名其妙。”
  我定睛看前方的光,是车灯的光,可这灯也太亮了吧。卓轩拉着我往车的方向走:“瞧瞧我新买的车,这前面叫氙气大灯,亮吧。”
  我龇牙咧嘴的没吭声,心里道:“亮,亮的我都把你当神了。”嘴上说:“你接到我电话了?”
  卓轩一怔:“你给我打电话了?”
  我翻白眼,二话不说爬到后座上,不管怎么,老子是病号,要去打狂犬疫苗。
  大江犹豫了一下,从地上捡起洋娃娃:“小道,我今天喝的有些高,头晕,这个是不是客户要送的快件,我记得你跟我说很多钱的。”
  我哼:“是很多钱,你先抱着吧,等我打完狂犬疫苗了咱们赶12点给人送去,这年月生意不好做啊。”
  大江犹豫了一下,看我受伤的样子,把洋娃娃抱在怀里关上车门坐好,又犹豫了一下,扭过头看着我犹犹豫豫的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咬你,不过,不过我咬你的话你应该不用打狂犬疫苗吧。”
  
  从医院出来,我看看表,已经11点半了,值班医生看我是被人咬了后坚决不给我打狂犬疫苗,稍微清洗包扎了一下伤口就把我打发出来了,我觉得等我回去以后可以让大江和国外那个著名的自称是吸血鬼的那个哥们联系联系,互相沟通一下吸血的心得。
  洋娃娃自打卓轩出现以后什么异动都没有,就跟一个普通的洋娃娃一样安安静静地任凭大江抱着。
  我问卓轩:“你晚上能不能和我们一起送一下快递?这个洋娃娃说好要12点整送到,要是送到了我请你吃金钱豹。”
  卓轩笑:“看你们两个的样子,一个醉醺醺的,一个有伤,我也不放心啊,当然送你们去。”
  我看着卓轩,犹豫着。
  卓轩看我,问:“想说什么?”
  夜色中,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我突然举得卓轩的神色有几分温柔。
  我迟疑:“我想问你件事情,你不要笑话我。”
  卓轩微笑:“什么事?”
  我想了想,都到今天了,有些事情不问我如何能甘心?
  
  鼓足勇气,我问卓轩:“你说这个洋娃娃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卓轩帮我拉开车门:“当然有。”
  我的心里猛地一跳。
  说句老实话,我自打进入幸福快递公司以后遭遇过的灵异事件实在是太多了,但是苦于这些事情我又不能逢人就说,卓轩这个人我也怀疑很有些神神叨叨的来历,所以我一定要确认一下,要不然我真要怀疑自己神经有问题了。
  “那你说今天大江咬我这个事情应该不是他发酒疯吧,而你及时过来,也应该不是巧合吧?”
  卓轩看着大江在座位上坐好,开始发动车子,车子的轰隆轰隆的声音中,卓轩的声音清晰的传过来:“世界上的事情当然都不是平白无故发生的,每个人的悟性和缘分也都不一样,你看见的,在你而言自然就是真实的。”
  我沉吟:“那么我看见这个洋娃娃会笑,我听见它会哭,这也都是真实的了?可是我和一个洋娃娃能有什么因果?再说了…”
  卓轩听我吞吞吐吐的,问:“再说什么?”
  我吸了口气:“再说了,我一直觉得你是修道的人,因果之说不是佛家的说法么?”
  卓轩哈哈一笑:“小道,没想到你对这些还有琢磨。”
  我也笑,只是不免有些尴尬而已:“我身为一个中国人,儒释道三家就算不学也不能一无所知么。”
  大江讥笑了一声:“小道就你那半瓶晃荡的学问就不要在卓轩跟前卖弄了。倒是你没事瞎琢磨人卓轩干嘛?要是喜欢就直说嘛,现在是什么年月了,还遮遮掩掩旁敲侧击。”
  我一口气憋在嗓子里面出不来,呛得咳嗽,大江,如果有前世,我个人认为上辈子跟你肯定有仇,如果有来世,现在我掐死你咱们就有缘分了。
  等顺过气来,我不理会大江,很花痴的看着卓轩开车的侧影:“真的,你说你会不会飞?”
  卓轩叹了口气:“会,我一飞冲霄,飞出亚洲走向世界。”
  我翻翻白眼,看着大江抱着洋娃娃笑的没心没肺的样子就来气:“那你说这个洋娃娃是怎么回事?”
  卓轩听我问洋娃娃,倒是不笑了:“这个洋娃娃有很深的怨气。”
  我问:“为什么?”
  卓轩良久没有说话,我看着窗户外面漆黑的夜色,就听见卓轩的声音慢慢悠悠从耳边响起:“你说一个刚出生的娃娃为什么能有这么大的怨气?”
  我一哆嗦:“刚出生?它…它…”
  想到洋娃娃要吸血的样子,的确像极了婴儿饥饿时的样子,那哭声,那愤怒中的害怕和恐惧。
  大江把洋娃娃举起来,我看着洋娃娃,刚出生的娃娃的怨气?
  卓轩说:“一个婴儿,刚出生就被扼杀,一股怨气不散,凝聚到带有母亲气息的洋娃娃上,偏生这母亲本人怨气也极大,不晓得从哪里学了些泰国的邪术,用本人的鲜血来供养,不过幸运的是这婴儿实在太小,而母亲又是门外汉,所为有限。”
  大江手上有些哆嗦,不大敢抱着个娃娃,我看他那副脓包样子,反正有卓轩在,怕什么?从大江手里接过娃娃,娃娃自打卓轩出现以后一直安安静静什么异动都没有。
  我心里面突然就可怜起这个娃娃了。
  多么可怜的小婴儿,刚出生便被生母扼杀,母亲不但不超度它,还要让它保持着怨气这是什么样的命运呢?
  
  大江叹了口气:“那为什么这个疯女人要我们把娃娃交给其他人呢?”
  卓轩摇摇头:“不知道,但是你们既然接了这个单子,还是把它送到吧。”
  我有些担心:“那要是它对那个人不利呢?我是说,我是说…”
  卓轩说:“你是说它会杀了那个人?”
  我点头。
  卓轩叹气:“我觉得应该不会,它要是有这个本事你现在就不会坐在车里跟没事人一样了,缘起缘灭,由着他吧。”
  说着,车子一停。
  我看已经到了要送达的小区。看表,差10分12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