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就在我抬手冲着咬了一半的苹果继续下口的一刹那,我听见两个声音交替着响起:“求求你,救救我吧!”“爸爸,爸爸!”
  接着我就发现自己被这个疯男人抱住脚不断晃,鼻涕眼泪蹭了我一裤腿。
  我很郁闷的看着这个男人,晃嘛晃啊,你没看见电梯都出故障了,再晃老子得陪你玩完!
  娃娃被扔到了一边,不高兴的在叫。
  我忍住踹开这个男人的强烈愿望,仔细看着正在叫爸爸的洋娃娃。
  你见过能一脸不满的叫人的洋娃娃吗?
  我前两天就见过一个,而眼前这个跟那个明显是一个,连衣服都没变。
  我叹了口气,这年月生意不容易做啊,前两天还听一个同行跟大江抱怨,说我们一单等于他活活干一个月的,大江就跟他讲道理,老兄,我们接的单子不能跟你细说,总而言之,我们是做细分行业或者说特殊行业的专业快递,当然挣钱了。那老兄一脸羡慕,大江看着他也一脸羡慕。
  我想,人和人是有缘分的,当然,不只是人,和其他生物也是有缘分的,我敢发誓当年大江创办幸福快递公司的时候绝没有考虑只做这个“细分领域”。
  看着眼前这个洋娃娃,这位叫了一会爸爸,貌似闻到什么味道,突然停了叫声,看着我。
  我撇嘴,小朋友你终于想起我了吧。
  洋娃娃开始砸吧嘴了。
  我气定神闲地踢开腿旁边碍手碍脚的人。
  那老兄貌似恢复了点神智,缩手缩脚的窝到电梯间的角落里面,蜷缩着蹲着,用袖子擦擦鼻涕,像是想看戏一样。
  我很不屑。
  在这个男人面前,我又一次觉得自己真是一条汉子。
  也许是他的动静引起了洋娃娃的注意,洋娃娃咔咔吱吱的转过头看他。
  这男人又是一声哀嚎,冲我扑过来,不晓得是想掐住我还是想抱住我。
  我刚想闪身,就觉得脚底下猛的一震,整个人就开始飞速往下沉,显然电梯经不住这么折腾失控了。这个男人也被吓傻了,在电梯里大声吼着什么完全我听不清。
  我抱住头蹲在地上,今天出门应该看看黄历,不过大概看黄历也没什么用,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
  
  尘土飞扬。
  我不知道小小的电梯间里面哪里来这么多尘土,我睁不开眼睛,就听着耳边风声呼啸,脚下大地震动。
  好吧,今年还不是2012年,我提前上船了。
  努力在风沙间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一道红影翩然拂过,怎么说呢,像是一道绸子从眼前拂过,也像是一片云霞从眼前飘过。
  鼻子中闻见淡淡的清香。
  我很震撼。
  睁大眼睛,我在哪里?
  头上蓝天白云,远处高山崇岭,脚底下黄土延绵。
  一个发髻高挽的红衣女子站在远处冷冷的看着我。
  红衣翩然。
  此时何时?此地何地?
  我怀疑自己要不然就是被撞出了脑震荡,要不然就是撞晕了看见幻象。
  如果吧,如果我脑子被撞傻了一辈子就看到眼前的这个样子那也成,起码风景好看。
  就听见身边一个声音说:“你是谁?”
  声音仿佛听过,嫩嫩的,是个小娃娃的声音。
  我低头,自己身边站着一个小女孩,白白嫩嫩的扎着个小辫子很是可爱。
  远处的女子看见小女孩,仿佛有些吃惊,睁大眼睛看着小女孩。
  我看着这个女人也很吃惊,睁大眼睛看着她。
  这不就是阿彩老家那个红灯笼的女人嘛,我靠,你还真阴魂不散,从阿彩老家追到这里。
  阴魂不散?!
  我打了个哆嗦。好吧,我眼前这二位貌似都不是善茬,你们最好掐起来,掐起来!
  
  那女人飘飘忽忽的就走过来,走到娃娃跟前站定,蹲下看娃娃。
  娃娃抿着嘴看着这个女人。
  我趁机离这两位远了点。
  女人和娃娃对我的挪动没有发表意见,两个只是互相看着,脸上说不清楚是什么表情。
  娃娃伸手一指我,说:“这个人是我的。”
  那一身手很有气势,让我想起让子弹飞里面姜文的手势,很爷们。
  女人却没有伸手指指点点,到底是大人,有涵养。
  女人只是轻轻站了起来,双手轻轻的拍了一下。
  漫天花雨。
  又来了,又来了,这女人的毛病就是总整些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一点都不实在,风花雪月的还不如实实在在来一刀明白痛快。
  好吧,我承认我的性格很不女人,很不温柔,但我就讨厌这么花里胡哨腻腻歪歪的样子。
  
  不过这次漫天花雨还真是漫天花雨,就见淡粉色的花瓣,应该是梅花的花瓣吧,柔柔的从天空飘下,那女人问娃娃:“漂亮吗?”
  娃娃伸手,手上落了几片花瓣,娃娃抬头,眼睛亮晶晶:“真好看,这是怎么弄出来的?”
  女人“扑哧”一声笑了:“这是幻术,还有更好看的呢,想不想看?”
  娃娃重重地点点头。
  女人起身,水袖轻轻挥出,漂亮极了,随着水袖清扬,我所在的场景忽然就换了。
  换成什么呢?站在岸边,娃娃坐在一个小船上,小船旁边开满了睡莲。
  江南细细的雨丝轻轻飘在脸上,清凉而舒服。
  随着女人柔美的歌声:“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
  随着歌声,清清楚楚的,清澈见底的水中红色的鱼轻快地游了出来,绕着娃娃的小船钻来钻去。
  娃娃把手伸进水中,那小鱼就在娃娃手中穿梭,逗得娃娃咯咯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