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转念想到客厅里面的杜若,影子大哥出门的时候别吓到杜若和小宝宝了。
  想到这里,我赶快走到客厅里面,借着卫生间的灯,杜若面朝沙发里面还在熟睡,怀中的小宝宝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也没有哭,见我过来,把头转了过来,亮晶晶的眼睛在黑夜里特别有神。我正想仔细看看小宝宝的脸的时候,杜若迷迷糊糊的把孩子圈了圈,小宝宝看不见了。也许天底下的母亲都是这样,把自己的孩子保护的严严实实,即使在睡梦中,也害怕宝宝受伤害。
  
  四处转了一圈,影子大哥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屋子里面除了杜若母子的呼吸以外一片静谧。困意重重的袭来,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
  扑倒在松软的被子上,我还没来得及看表就睡着了,梦里面又是梦了几千遍的火车。
  天知道为什么我会起来这么早?!
  当我揉着惺忪的睡眼爬到脑中跟前仔细看的时候,眼前的数字让我诧异了,五点,凌晨五点。
  天晓得自从失业以来我多久没有这么早起过床了,我郁闷的又看了一眼表,转手把闹钟塞到了床底下,眼不见为净,嘿嘿。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美羊羊和喜羊羊到底是什么关系?到底是什么关系?我怎么记得美羊羊暗恋喜羊羊?可是喜羊羊明明是喜欢灰太狼的…啊呸,我在想什么,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清洁工阿姨又出来扫地了,其实她很辛苦的,可是她没有失业,我失业了,为什么我到现在都不认为到大江那里工作是工作?去去去,我要睡觉,不能想这些烦心事,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啊,我忘记要把戒指送到哪里去了,昨天大江忘了给我地址,我得要地址去。
  
  我叹了口气,爬起身来,从床底下把闹钟又拿了出来,五点半。
  算了,收拾收拾起来吧,毕竟今天得送戒指去不是,第一笔生意,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
  我看着外面有些透亮的天,爬起身来,其实,我真的很敬业的说。
  
  走出门的时候,杜若还在睡觉,她实在是太累了。我看了看冰箱,冰箱里面还有很多吃的,应该足够杜若吃一天,明天是周末,再看买什么菜吧。
  
  小区里面已经很热闹了,简直就是狗展,各种各样的狗牵着睡眼朦胧的主人自由自在的溜达着,其中居然还有一只猫,更奇的是所有的狗对于这只猫都视若无睹,仿佛已经见怪不怪了一样,而这只猫也自得其乐的溜达着,我想,这只猫大概以为自己是一只狗吧。遛猫的居然是个男人,看起来年纪不大,长的挺周正的,见我看他的猫,笑了:“早。”一笑,露出尖尖的虎牙,居然挺可爱的。我笑着点了点头,那猫看着我,疑惑的过来,闻了闻,突然间张牙舞爪的就要咬我,我忙闪开,真是奇怪,从小到大,猫见了我都只有高兴或者不理睬两种,像这样凶悍的扑过来的还真没有。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像这样大清早跟着一堆狗一起溜达的猫不也没有嘛。
  那男人急忙拉住他的猫,对我说:“不好意思呀,这只猫有的时候见了生人就是这个样子。”
  我笑:“没关系。”难道我还和一只猫一般见识不成?
  那男人倒是热情:“我叫张子亮,住在对面4号楼4单元404室,有空了常聊聊呀。”
  张子亮….我看看脚底下冲我哈着的猫,扯了扯嘴角露出八颗牙齿:“好呀,好呀,我上班去了,以后聊呀。”
  说着,加快脚步走了,背后张子亮好像还在看着我。
  
  看看表已经六点半了,给大江挂电话他应该醒了吧。
  “为了你我变成狼人摸样
  为了你染上了疯狂
  为了你穿上厚厚的伪装
  为了你换了心肠….”
  几天没打大江的电话,大江的手机铃声还是这么销魂。
  
  几千年过去了,刚才喝的牛奶在胃里面翻腾的我都要挂掉电话的时候,电话通了。大江这次表现不错,没有像猪一样一直等电话打没电了才晓得电话响。
  一个略带磁性的女人从话筒那边压低了嗓子问:“谁呀?”
  我张了张嘴,脑子里面飞快运转,没听大江说他妈要过来呀,再说了,江阿姨的声音不是这样的呀,难道是他干姐姐?不对呀,这姐们我也见过,说话也不是这样的。
  就在我飞速思考的空当,对面的女人怒了:“说话呀?!”
  我说话了:“我找江海平,请问您是?”
  那声音沉默了一会,嗓音突然变得柔媚无比:“我是他女朋友,他还睡着呢,我这就去叫醒他,你等等呀。”
  说罢,话筒那边传过来极其温柔极其清楚的声音:“小江江,小江江?起床了,起来了嘛,有你的电话,喏,这是电话,你说说话嘛,人家大清早的打过来你也接一下嘛,好不好嘛?”
  我看着将要进站的车,听着电话里面小江江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声:“喂?”
  我捏着嗓子:“小江江,是我了啦,你怎么听不出来人家的声音了嘛。”
  对面小江江倒抽一口冷气,声音终于恢复了清醒:“姐姐,你一大清早有病啊。”
  我刷卡,上车,在车上一票人惊讶的眼神中撇了撇嘴:“放你的屁,你才有病,昨天晚上那个单子的地址在哪里,我得给人家送过去。”
  大江鄙视的笑了一声:“大姐,你有没有用过快递,人家收到东西后还要在单子上签字的。昨天你急急忙忙的走了连单子提都没提,我和小徐商量着你今天还是先来办公室吧,顺便把办公室打扫一下,对了,戒指带了没,别把戒指又忘了。”
  我…我一口气差点没提起来,大江,你等着瞧好吧。我愤恨的挂上电话,送完戒指去逛西单的打算就这么又泡了汤,大江你个剥削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