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杜若很是看不惯我嚣张的样子,一把把我拉出门:”吃好了帮我端盘子去吧,这会我忙不过来了.”
  大江在后面急着叫:”杜若我的姐姐啊,你把这壮劳力拉走了我可怎么办?”
  声音渐远渐小,嘿嘿,老子今天就翘班,怎么着吧!
  走在喧嚣的大街上,不少男孩子手里面捧着一大束玫瑰花急匆匆的走着,也不少情侣们手挽手的晒幸福.
  我羡慕的看:”你看人家多好啊.”
  杜若一反常态的沉默着.
  我扭头看杜若,杜若正看着一个捧着玫瑰的男孩子出神.
  我看杜若的侧面,真是美女一个,不晓得她曾经有过什么样的故事.
  我跟杜若算下来也认识了一段日子了,自打把她带回家,我们两个经常无话不说,可是就有一个话题从不提起,就是她以前的生活.
  我不知道杜若以前住在哪里,过什么样的生活,甚至连小心的爸爸都不曾听杜若提起过.
  杜若的从前仿佛就是一片空白,而杜若就从这一片空白中横空出世一般和我生活在一起.
  我不敢提.
  还记得那个时候第一次见杜若,杜若抱着小心在地下通道疲倦至极的坐着,连声音都快发不出来了,谁知道是什么样的磨难能够让杜若成为这种样子?
  杜若嘴角微微浮起一丝笑容,像是要赶走记忆一般的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
  我亦步亦趋的跟着.滚滚人流中,我若一叶小舟载浮载沉的随波逐流.
  
  张子亮来到店里的时候,我正在擦桌子.
  就听见”咕噜”一声响.
  抬头,阿穷抱着肚子愁眉苦脸的看着我.
  我靠,看来大江的话是真的,这二位还真是快揭不开锅了.
  张子亮坐在柜台前一幅快要饿死的样子看着杜若:”杜若,有吃的没?再不吃就出人命了.”
  杜若皱眉头:”你们两个大男人怎么饿成这个样子?”
  我见状赶快奔到厨房把中午的剩饭舀了两碗塞进微波炉里.
  阿穷默默地在我身后跟着,我走到哪里,阿穷就跟到哪里,最后在微波炉前面默默地站好盯着微波炉里面的饭.
  就听杜若在外面长叹一声,走了进来,挽起袖子进厨房:”小道,你看着把所有的剩菜剩饭都弄出来,我用大锅炒,这两碗根本不够他们两吃的.”
  杜若有个很大的优点就是知人之明.
  当我看着这二位风卷残云般的慢慢一大炒锅剩饭填进肚子里的时候我有些发愁:”杜若,就冲他们两个的这吃法,你这饭店顶得住吗?还不被这两人给吃空了?”
  杜若拿着锅铲沉思:”不会,子亮刚才跟我说他会做饭,阿穷力气够用,我可以把店里所有小工全辞了,就这两个人,买菜洗菜墩子大厨跑堂兼杂役他两个全包,这样下来不会亏.”
  张子亮把饭咽下去:”我没问题,阿穷,你愿意到杜若这里打工兼吃饭吗?”
  阿穷的头都快要埋进碗里了,嘴里不晓得哼唧了几声什么,就听见筷子拔饭的声音.
  我发愁,这两个人到底饿了多久能饿成这个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低低的声音传过来:”请问,这里晚上还有座位吗?”
  我转头.
  一个男人,就那么站在饭馆的门口,穿着普普通通的羽绒服,在有些阴沉的天气里面不知道怎么显得那么疲倦.
  杜若看着这个人.
  张子亮也抬头看着这个人.
  这个人微低着头,浑身上下散发着一个意思,就是累.
  杜若有些皱眉,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张子亮的手指轻轻敲着桌子,一下,一下.
  这两个人的反应很奇怪,招呼客人可不是这么招呼的.
  没等我说什么,门口站的男人突然抬起头来..
  剑眉星目,目光如夜空中的闪电划过一般,犀利尖锐..
  目光扫过杜若和张子亮.
  张子亮若有所思的看着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淡淡笑了,重又把头低了下去,仿佛累到极点,连头都不愿意抬了一样,淡淡的问:”请问这里晚上有座位吗?”
  杜若的样子有些好奇,不过总算是开口了:”有,你想坐哪里尽管挑.”
  男人微微点头,慢慢走过来,走过杜若,走过张子亮,走过我,走到靠窗户的一个位置上,慢慢坐下来,有些怔忡的看向窗外.
  张子亮挠了挠头,看了杜若一眼,自觉主动地走过去:”请问您想吃点什么?”
  我笑,张子亮还是进入角色了.
  有时候想想也无奈,人活一世,如果能够快意恩仇笑傲江湖多么潇洒,然而现实总是堂堂七尺男儿需为五斗米尽折腰.
  为了吃饭养家,上司脸色要看,客户脸色要看,受了气怎么办,还能怎么办,自己想办法咽下去就是.
  小说里面没有告诉我们大侠们怎么挣钱,总之银两往柜台上一拍就是豪爽,除了王动郭大路,其他人仿佛从来没有为生活犯愁,没有妻儿要养,没有生病付不起钱,没有为未来发愁.所以我们爱看小说,抛去生活的负累,悲喜都潇洒起来.
  张子亮却没我想的那么多,坦坦然站在那个男人面前,拿着点菜的单子准备记录.
  或许想不开的人就只是我而已?
  男人没看菜单,点了支烟,把烟盒递给张子亮:”抽一根?”
  张子亮取出一根烟,用打火机帮帮男人点着,又给自己点着.
  男人看着张子亮手中的菜单:”来个20块钱的凉菜就成,再来两瓶啤酒.”
  张子亮记下来交给杜若.
  男人看着张子亮,若有所思.
  我看着男人若有所思.
  男人仿佛有些羡慕似地对我说:”能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多好.”
  按理说这话没错,我应该点头,但是这男人看着杜若和张子亮说这个话我就不好点头了,他两个没啥关系啊?
  我摸摸下巴,没吭声.
  男人突然微微笑了,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小指:”瞧见没?这红线都牵着呢.”
  我睁大眼睛,盯着张子亮和杜若的手,话说没看见啊,难不成这男人是月老,还能看见人手上的红线?!又或者这哥们神经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