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没等我动脚步,杜若皱着眉头走了过去.
  站在两个人面前.
  女人没有抬头,只是痴痴看着男人.
  杜若低声道:”此地不宜久留.”
  看样子杜若竟然认识这两个人?
  那女子长叹一声,站起身来,看着杜若,笑了:”杜若,你还是那么谨慎.”
  杜若苦笑:”我没想到此时此地能够见到你们,你却是何苦,非要跑到这里来?”
  女子眼波婉转:”当年我遇见你和顾青凌的时候,也是在一家酒楼,一晃居然这么多年了.”
  杜若神色一黯,没有说话.
  女子转头,深深看着微笑看着她的男人:”只要你还好,我就放心了.”
  男人也微笑.
  此时此地,所有的喧嚣就像被外面的风吹到九霄云外,只剩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对望着,天地间只剩落雪纷飞.
  我不晓得这两个人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能够在一起,但是就在这一刹那,仿佛男人的疲倦也好,女人的无奈也好,都变得不那么重要.
  我想,就在我不相信感情,慢慢变得和石头一样冷漠的时候,我看到了这两个人的眼神.
  在我而言,是一种幸运.
  不管世事如何艰辛,也不管命运多么诡谲,人世间总有一些美好的东西存在,不是神话,也不曾被琐碎的生活磨去光彩.
  女子深吸一口气,转身,走向门外.
  门外面,风雪飘零.
  转头,座位上空空荡荡,就仿佛从来没有人坐过,除了一碟没有被动过的凉菜.
  
  杜若看着窗外,脸上悲喜不明.
  顾青凌,这个名字像是个男人的名字,感觉上仿佛是书中翩翩佳公子,一笑山水中的感觉,什么样的男人能叫这样的名字呢?
  张子亮不知什么时候从厨房钻了出来,抱着胳膊看着杜若.
  我看张子亮,张子亮一改平常嬉皮笑脸的样子,微微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我瞪着这两个人,老板娘不务正业,大厨兼杂役也不务正业,这两个人就这么各想各的心事,您二位,咱们生活在现实中,现实就是已经有食客拍着桌子开骂了.
  刚想说什么,却听张子亮开口:”青淩公子和我是故交,却不知道你和他有什么渊源?”
  杜若飘忽的目光从窗外收回来,看着张子亮,良久:”他是亡夫.”
  
  这是我第一次听杜若说起她的私事,我很好奇.
  然而还没等我好奇下去,就听见有人怒斥:”这饭馆人都死光啦!”
  我靠,大情人节的您再生气,说话也文雅几分好不好?
  冲过去,食客横眉立目的质问我:”我点的鱼香肉丝呢??!!!肉丝呢???!!”
  我忍气吞声如小媳妇:”待会就好,马上就好,您稍等,呵呵,稍等.”
  说罢,袖子一卷冲进厨房.
  冲进去才发现,我怎么会做鱼香肉丝啊!!!
  我狂打求助电话给大江,大江无奈,边告诉我做法边往过来赶,顺便据我听着旁边的声音,估计阿彩卓轩和jenny姑娘应该都能过来,我长出一口气,这就叫天无绝人之路.
  
  等大江和卓轩赶到的时候,我已经蓬头垢面气喘如牛了,还好没到6、7点钟的饭点,否则我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大江看着我狼狈不堪的样子,再看坐在一边吃苹果一脸纯真无辜的阿穷,顿时狂笑。
  拜托,我怎么一点都不觉得好笑?
  Jenny几乎是贴着卓轩,冲我娇笑:“哎呀,道茜你看你把自己弄成什么样子了?”
  我穷凶极恶的挥舞着锅铲,狠毒地看着这一群人:“你们要是再帮不了忙还说风凉话,别怪我不客气!”
  卓轩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叠面巾纸,微微一笑往我脸上擦:“先把锅灰擦掉。”
  我一愣。
  如果啊,咱说如果,如果换个场景,比如说海滩上,天蓝蓝,海蓝蓝,我穿着长裙和卓轩散步,卓轩这个动作的含义就太明白不过了。
  可是,问题是,我现在系着围裙,挥着锅铲,饭馆子里面5、6桌子人等着吃饭,大江阿彩等闲人围成一圈看热闹,此情此景,要说卓轩的动作有什么含义我实在是难以置信,而且,大哥,就算你要表白,你也换个场景好不?
  当然,这些话说起来长,在当时也就是一两秒钟的事情。
  一两秒之后,jenny姑娘神奇的接过我手中的锅铲:“哎呀呀,女人还是会做饭来得好,阿轩,你今天见识见识我的手艺噻。”
  我立刻求之不得的把围裙打包赠送。
  阿彩笑着帮我把脸上剩下的锅灰擦完,我说,我脸上有这么多锅灰?
  大江挽起袖子准备端盘子。
  嗯,好,这还像个样子。
  我不敢看卓轩什么动作和表情,毕竟,男女有别的不是,我道茜平时在大大咧咧,卓轩刚才的动作也实在是有些越界,要说,按照我和大江小徐的关系,这二位都从不在我脸上擦来擦去,这动作,这…,唉,都说情人节是非多,今年我算是见识了。
  
  帮大江端着盘子往外走,就听jenny娇滴滴的声音:“哎呀,真是的,阿轩你帮人家看看人家脸上有没有锅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