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卓轩苦笑:“这位是道茜小姐,现在是幸福快递公司的快递员。”
  我怒目而视卓轩,不是给他看过官方名片嘛,叫市场部总监好不?
  然后听卓轩说:“这位是“乔倚晴”。
  我听这名字,你说都是名字,咋别人就起的这么有诗意呢?像是武侠小说一样。
  倚晴看着我,真难得她眼中一片天真未泯,我喜欢这个女人。
  想我自己,高度近视的眼镜带着个眼镜,上网上的眼睛红血丝都要出来了,天真不天真的,世界一片朦胧混沌倒是真的。
  我微笑。
  倚晴也微笑,然后说了句:“嗯,还是没变多少。”
  说罢,轻轻摸摸我的脸,翩然而去。
  我石化在原地,傻了。
  这年月,不熟悉的人能随便摸人家的脸吗?能吗?能吗???!!怎么跟卓轩接触的人都是这么稀奇古怪??
  卓轩看我石化的样子笑:“好了,倚晴就是这样自来熟,不过人是没什么坏心思的,你跟她相处久了就知道了。”
  我跟她相处久?就冲她刚才那一下我就不能跟她相处,这也太不靠谱了。
  
  卓轩苦笑:“这位是道茜小姐,现在是幸福快递公司的快递员。”
  我怒目而视卓轩,不是给他看过官方名片嘛,叫市场部总监好不?
  然后听卓轩说:“这位是“乔倚晴”。
  我听这名字,你说都是名字,咋别人就起的这么有诗意呢?像是武侠小说一样。
  倚晴看着我,真难得她眼中一片天真未泯,我喜欢这个女人。
  想我自己,高度近视的眼镜带着个眼镜,上网上的眼睛红血丝都要出来了,天真不天真的,世界一片朦胧混沌倒是真的。
  我微笑。
  倚晴也微笑,然后说了句:“嗯,还是没变多少。”
  说罢,轻轻摸摸我的脸,翩然而去。
  我石化在原地,傻了。
  这年月,不熟悉的人能随便摸人家的脸吗?能吗?能吗???!!怎么跟卓轩接触的人都是这么稀奇古怪??
  卓轩看我石化的样子笑:“好了,倚晴就是这样自来熟,不过人是没什么坏心思的,你跟她相处久了就知道了。”
  我跟她相处久?就冲她刚才那一下我就不能跟她相处,这也太不靠谱了。
  
  卓轩见我还处于震撼和痴傻状态,也不多说什么,拿起我手中的盒子,我才想起来一件事情:“对了,跟你说一下,过两天我们集体要去丽江旅游,你去不?你去的话一起去,旅游费用我们掏,说起来还是托你的福呢。”
  卓轩皱眉:“丽江?”
  我看着他手中的盒子:“是啊,具体你跟大江小徐他们问,大江负责订线路,他两个千叮咛万嘱咐让我把话带到,这盒子里面不会是电警棍吧。”
  卓轩笑:“什么电警棍,亏你想的出来,好端端为什么有人要给我送电警棍?”
  我好奇:“那是什么,长的这么像电警棍?”
  卓轩想了想,拉着我往办公室里面走:“打开给你看看,好多年前的事情了。”
  
  
  我有时候在想,我这个人自小到大命都比较背,就拿中奖来说,唯一中的一次还是个纪念奖,连末等奖都不是,所以我早就绝了中奖这份心了.
  当卓轩把我带到他们会议室,关上门,打开盒子的时候,我就琢磨,我要淡定,尽管我有些激动.
  卓轩转头看我,我睁大眼睛很是激动的盯着盒子.
  我晓得这副样子比较三八,但是你看,深受女人关注的几大因素都凑齐了,帅哥,神秘的盒子,单独在办公室,这种种因素凑在一起能不激动人心吗?
  卓轩无奈的笑了,随手打开盒子.
  我很是诧异.
  怎么说呢,这个盒子我压根就没打开过,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当时决定把盒子带给卓轩的时候,曾经检查过盒子的密封情况,抽象的是这盒子压根就没有个缝隙以及锁孔.
  就这么黑漆马虎的一块,浑然一体似地,要不是客户说过这是个盒子,我还真把它当成一个铁块.
  当然了,这玩意铁不像铁,木头不像木头,材料上来看还真难认出是个什么东西.
  卓轩就这么随手一掀,盒子就打开了.
  当然,这个是个小事情,令我目瞪口呆的是盒子里面的东西.
  碧绿通透的一根玉笛,笛身绕着丝丝红色的血线,像极了一个人的血脉.
  伤心的血.
  玉笛静静地发出柔和的光亮,血丝仿佛会流淌一样,不知道为什么透着股子伤心.
  我看着玉笛,就这么突然的,心事重重起来.
  仿佛所有的伤心都在这一刹间涌了出来,说不清,流不尽,绵绵无绝.